长江云客户端

长江云公众号

【网络媒体国防行】90后特种兵狙击手:人枪合一 它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35度高温下穿着长袖长裤,接受着太阳的烘烤,在草地上一趴是什么感受?在陆军第80集团军某特战旅,记者体验了一把高温下的实弹射击。 

趴在地上开始据枪,好不容易找到枪托应该放在肩胛骨部位的正确位置,却找不到靶子在哪里,只能模糊地看到前面有个白色的影子。硬着头皮开出第一枪,耳朵里出现了轻微的耳鸣。等5发子弹全部打出,记者趴的位置上已经有了明显的汗渍。 

5发子弹打出了16环,其中一发打在了别人的靶子上。当着特战旅那么多的狙击高手,特别是其中还有90后的狙击手,这个成绩让同为90后的记者汗颜。百米射击对一些人来说真难,但是对特战旅的狙击手们来说,这样的实弹射击难度差了很大的火候。 

特战队员正在进行狙击训练。 

贾银浩1993年出生,参军6年,入伍第三年的时候开始接触狙击手这个称号。除了“说打你左眼绝不打右眼”的基本标准,贾银浩狙击的难度进一步提高:子弹先穿过限制孔,再穿过两个摇摆的“人质”之间的缝隙,一招击中“恐怖分子”。 

24岁的贾银浩已经荣立了三个三等功。没有一次的功绩可以不劳而获,在和平时期能有如此成绩更是难上加难,况且是一名90后的士兵。莫欺是少年,中国特种兵狙击手已经不再和年龄挂钩。 

贾银浩刚拿到88狙击枪的时候,激动得晚上都睡不着觉,“枪特别长,枪身特别新。当时拿着枪瞄了半天。天天缠着我师傅问这个枪怎么打,这枪准不准,这枪怎么瞄。”激情过后,贾银浩遇到的就是“无边无尽”的据枪。枪身前面放个弹壳,据枪的时候必须保持纹丝不动才能不使弹壳掉下来。 

长期趴在地上据枪,两只胳膊肘要支起上半身,时间长了,胳膊肘的位置竟然变厚了,“两个肘部的皮肤是很嫩的,时间长了就变成老茧了,再后来就流血,结疤之后还要训练。新疤摞在老疤上,慢慢那个位置就变厚了。现在所有人据枪已经不疼了。”一层疤痕就是大树的一个年轮,新疤不断地摞在老疤上,就像一棵小树苗逐渐长成参天大树。 

特战队员正在进行狙击训练。 

第80集团军某特战旅是支什么样的部队?为什么一名90后的战士可以成长为百步穿杨的狙击手? 

这支部队经历了辽沈战役、抗美援朝和对越自卫反击战的锤打,是实打实地从战争中成长起来的。这支部队身上延续着战斗精神,这种精神可以让军人时刻保持着血性,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这支部队身上更庚续着祖国利益永远第一的大情怀,有国才有家。 

2016年6月王冰在新疆大湾训练场进行狙击训练。 

在特战旅,大家都称王冰为“兵王”。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称谓。1990年出生,大学入学三个月即弃医从武,先后参与“利刃—2011”中印尼特种部队反恐联训、“砺刃—2013”全军特种部队比武、“金鹰—2016”国际狙击手比武等,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 

这双本该为病人把脉开药的手握上了钢枪,却变得更加如鱼得水。 

“人枪合一,它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离不开它,它也离不开我。”入伍8年,王冰和“狙击手”这个称谓便相伴了8年。从最老的85狙击枪,到后来的88狙击步枪,再到去年使用的7.62mm口径自动步枪、12.7mm狙击步枪,王冰在一代代狙击步枪的更新换代中摸爬滚打。 

“国家对我来说就是一切,有了国家才会有我。像伊拉克、阿富汗这些战争国家,国家是存在的,但是民不聊生。咱们所认为的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负重前行。”王冰就是这负重前行的一员,他说自己所付出的一切,不能也不会用值不值得来衡量。 

2016年,王冰出国参加比武,其中有个科目叫搜索射击。很小的靶子,高、宽各15公分,而且只会露出一半。在正面300米,左右600米的区域内,狙击手要先搜索到靶子,找到以后立即测出距离和风速,对目标进行射击,而且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命中所有才有分数。 

“所有的训练都向实战化靠拢,不像以前是为了比武而练,现在是为了打仗而练。”一个目标的转变就让所有的平时训练都变了“味道”。狙击手的相遇才是真正的“狭路相逢勇者胜”,谁先发现目标,谁先扣动扳机,主动权就在谁的手中。  

在这名90后身上,可以看到国家至尚。对国家忠诚,这是一名军人最崇高的情怀也是最质朴的情感。当敬起第一个军礼,五星红旗就占据了他们心中第一的位置,“作为军人,我们把国家放在第一位,小家放在第二位,这样我们的国家才会强大。” 

(责任编辑 罗晓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