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客户端

长江云公众号

五十四集团军:铁军中的铁军 番号由周恩来拍板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十四军首任军长丁盛

有研究者概括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十四集团军是一支“组建很晚,历史却很长,善与外敌作战,战果十分辉煌”的部队。而五十四军的将士们只说自己所在的部队是一支“铁军”——从1924年孙中山大总统府的铁甲车队叫起,一直到今天的重点建设部队。

周恩来拍板:“就叫五十四军”

朝鲜战争爆发后的19 5 2年10月,中共中央军委决定,原第四野战军第四十五军和第四十四军各一部(四十五军军部、直属队、第一三四、第一三五师;四十四军第一三○师)合编为一个军入朝参战。用现在的话说,这是一次“强强联合”。这两个军的3个师,都经过了血与火的考验,都有着闪光的经历。

——第四十四军的前身是抗日战争时期晋察冀的八路军第三纵队和新四军第三师。抗战时期纵横冀中的马本斋的“回民支队”就是这支部队的一部分。1942年日寇发动惨绝人寰的“五一大扫荡”后,冀中主力部队陆续转入外线,其中有6个团由吕正操带领撤到晋绥根据地。抗战胜利后,根据朱德总司令的命令,吕正操带领约一个团的冀中子弟兵进军东北,出关后部队壮大为保一旅,后来编为邓华纵队的第一师,即东北民主联军第七纵队第十九师。邓华率十九师参加了血战四平街、锦州战役和天津战役。平津战役后该师编为第四十四军一三○师,南下进军广东。

——第四十五军的前身是红军时期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工农政府警卫团,也被称为“瑞金团”。长征前夕,该团扩编为红一方面军第九军团,军团长就是著名的“奴隶将军”罗炳辉。长征中四渡赤水时,红九军团单独活动于黔北川南,迷惑调动敌军,掩护主力顺利突破重围。1936年奉中央军委命令,红九军团改编为红三十二军,与红二、六军团一起组成红二方面军,北上与中央红军(第一、三军团)会师陕北。抗日战争中,该部被编为八路军一二○师三五九旅七一八团,后编为警备第一旅,驻守陕甘宁解放区的关中分区。抗战胜利后,该部进军东北,编为热辽纵队,后改为东北民主联军第八纵队,以弱胜强,取得了辽西三战三捷的胜利。在天津攻坚中,第四十五军一三五师首先一举突破民权门,而后全军以勇猛动作插入市区,与兄弟部队一起会师金汤桥,将天津南北守敌一举割裂,赢得战役全胜。南下以后,在衡宝战役中,一三五师大胆插入敌后拖住敌军主力,为全歼李宗仁、白崇禧的桂系4个主力师起了关键作用,被刘伯承称为“腰斩七军”。

随后,四十五军的官兵将胜利的红旗插上了镇南关(今友谊关)。现在这两个军的主力合并为一个军,可谓兵强马壮。但也出现了一个问题——两军合并,用哪个番号呢?要知道,番号被取消就意味着原来的部队在地球上消失了。如果在战争中,部队番号被取消,则是奇耻大辱。四十四军的领导说,按排序,我们在前,番号应该用我们的;四十五军的官兵叫得更响,我们过来一个军部,两个师,当然要用我们四十五军的番号。这些争论,报到军区,军区首长也难下决心,最后报到了中央军委。

主持中央军委工作的副主席、政务院总理周恩来,把四十四军军长张才千、政委谭甫仁和四十五军代理军长丁盛、代理政委谢明叫到北京开会,专门解决这个问题。

两支兄弟部队的领导,都慷慨陈词。周恩来听完,笑了,说:“你们说得都有道理,希望自己的军番号保留嘛,无可厚非。其实这个问题不难解决,两个军的番号都可以保留!”在场的人都看着周恩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周恩来说:“我看可以这样,四十四军选你们一个‘四’,四十五军选你们一个‘五’,组成五十四军,这不是两个军的番号都保留了吗?”在场的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有人鼓掌。掌声响起,周恩来摆摆手,说:“这叫皆大欢喜。”1952年10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十四军在广东惠阳正式成立了,隶属中南军区建制,丁盛任首任军长,谢明任政委。

参谋长萧克:“他被称为丁大胆”

五十四军为什么选丁盛为军长?有好几种说法,笔者访问过多位老同志,他们大都认为这和丁盛在解放战争衡宝战役中的作为有着直接关系。曾任第四野战军参谋长的萧克将军曾经跟我说过,丁盛当时被称为丁大胆!这支部队也被称为铁军。1949年10月,南下的解放军第四、第二野战军组成左、中、右三路大军,呈“大钳形”包围国民党军白崇禧集团20余万人。

白崇禧发现解放军南下后,急忙由耒阳、乐昌等地调兵加强衡宝沿线,企图迟滞解放军行动。林彪等人判断白崇禧有决战企图,遂令中路军暂停进攻,原地集结待命,同时令西路军由芷江东进至宝庆、祁阳地区。10月5日晚,中路军主力接到林彪的命令,停止于衡宝线以北。五十四军战史有如下记载:

10月2日,一三五师向衡宝公路以南穿插,在永丰、青树坪一带与敌接触,迅即突破桂军一线阵地,继续向衡宝公路猛插;4日晚,先头部队四○三团占领衡宝公路上的水东江。因急行军途中顾不上架设电台,没有接到“停止前进”命令,继续向衡宝公路以南挺进;5日凌晨,一三五师全部通过衡宝公路,前卫进至衡宝公路以南的沙坪、灵官殿地区,犹如一把尖刀直插白崇禧集团的心脏。10月5日下午,一三五师师长丁盛和政委韦祖珍向第四野战军首长发电报,报告了所在位置。

参谋人员指着地图上的灵官殿向首长报告——这里是白崇禧设防的腹地!第四野战军参谋长萧克说:“这个丁大胆,简直是孙悟空,钻到牛魔王的肚皮里去了。”

首长们都知道,这太危险了!一三五师突进到这里,如果被白崇禧发现没有后续部队,很可能会被其吃掉!

晚18时,四野指挥部越过兵团和军两级,直接给一三五师丁盛、韦祖珍发电报:这也是林彪在大战役中指挥作战的办法,越级指挥,对关键部位的师、团直接控制。电文如下:

(一)你师明日上午应在原地休息和待命,准备下午向湘桂路前进,于6日12时左右突然进至洪桥、大营市一线翻毁铁路。

(二)你们暂时归我们直接指挥,望告电台特别注意联络我们。

(三)目前敌后甚空虚,你们须采取机动灵活的独立行动,袭歼小敌,截击退敌。

战争中的情况千变万化。一三五师的突然出现,叫白崇禧摸不着头脑。他的判断是,这个师可能向南直插湘桂铁路。——湘桂铁路可是部队机动的命脉,如被切断,部队想撤都难!

白崇禧马上调一个师断一三五师的后路,调他的主力部队第七军两个师和第四十八军两个师从正面堵截,企图用5个师把一三五师吞下去。

丁盛收到四野总部电报时,部队正安排宿营。当天夜里侦察分队就有人来报告,前后左右都有敌人运动。丁盛显得很冷静。他判断,如果撤退,路上肯定有重兵,这等于自投罗网。有人建议,立即构筑防御工事,抗击敌人的进攻。丁盛经过慎重思考,下了一道命令:全师向前猛打猛冲!就在丁盛发出冲击命令时,四野指挥部里的人正在地图前研究如何找到一条路,让一三五师退出来。他们电文刚刚拟好,译电员送来了一三五师急电:“我们前后都是敌人,部队正全力往前闯。”

好一个以攻为守!好一个当机立断!一三五师3个团从不同的方向拼命向前冲击,把白崇禧5个师的部署全冲乱了。

白崇禧部署一乱,林彪的机会就来了,他对参谋长说:“立即下令,各部队全线总攻。”

停了一下,他又说:“给丁盛发电,要一三五师不惜代价,坚决挡住敌人,哪怕战至最后一人,也绝不能后撤。”

四野参谋长萧克提议:“是不是给一三五师发一个嘉奖令?”林彪说:“可以。要他们一定顶住。”

收到野战司令部的嘉奖令和严令时,一三五师各个阵地正打得不可开交,丁盛的师指挥所也临时改为救护所,上百个伤员挤在里面。丁盛立即把野司的嘉奖令迅速通知到每个连队,大大鼓舞了官兵们的士气,阵地上杀声震天,白崇禧的部队开始溃逃。

丁盛抓住时机,通告各团:“敌人在我大部队打击下,正在夺路溃逃,四野首长要我师各部坚守交通要道,堵住敌人退路,打一个大的歼灭战。”

10月9日拂晓,一三五师攻击到鹿门以西的官家嘴一带,一部到界岭一线堵截南撤的国民党军。下午,国民党军第七军军部率一七二师经黄土铺向西撤退,一三五师四○四团和四○五团勇猛发起攻击,将国民党军第七军截成数段。

10日晚上,白崇禧的北线部署全部被摧垮,国民党军第七军副军长凌云上也成了“铁军”的俘虏。

出国首战:金城虎威

1953年1月21日,新成立的五十四军由广东惠阳出发,浩浩荡荡地向东北开进。2月上旬,第一三○师率先过江进驻朝鲜铁山半岛,担负抗敌登陆作战任务;军部和第一三四、第一三五师则在辽东半岛,抓紧作战训练同时担负守卫海防的任务。

5月2日,军部率第一三四、第一三五师大部队入朝,先是进至平壤附近地区,接替第三十九军防务,担负西海岸抗敌登陆及平壤地区反空降作战任务。6月下旬,他们又接到命令由西海岸开赴金城前线,配属第二十兵团参加夏季反击战役。夏季反击战役从5月初就开始了。五十四军赶上了金城战役第三阶段。这次战役集中了志愿军第二十兵团的第二十一、五十四、六十、六十七、六十八军,加上配属的炮兵、工兵,总兵力达24万人。

6月23日,第二十兵团召开作战会议。丁盛军长和谢明政委驱车赶到兵团司令部时,作战会议已经开始了。杨勇的部署是:五十四军一三五师和六十八军二○二师、六十七军全部组成中集团军。他们当面之敌是南朝鲜第八师和第六师一部。

五十四军一三○师和六十八军(欠1个师)组成西集团军,对面敌人是南朝鲜“首都师”。

丁盛和政委交换一下眼色。看来要打的都是伪军,没有号称世界第一军事强国的美军部队。

杨勇司令员开始点名,“五十四军你们打‘首都师’怎么样?”丁盛回答:“没有问题,一定会打好这一仗。”

7月13日21时,志愿军1000余门火炮齐发,向对方防御阵地展开猛烈突击,一小时内即全部突破其前沿阵地。经过激战,中、西集团军全线突破,第五十四军所属部队在各自集团内突入南朝鲜军阵地,完成了第二十兵团规定的所有任务。在志愿军的打击下,南朝鲜军“首都师”、第六师和第八师遭受重创,1.4万余人被歼。

14日17时,志愿军首长鉴于战役第一步发展顺利,为贯彻“稳扎稳打”的指导方针,巩固既得阵地,电令第二十兵团以主力控制现占领线,准备粉碎敌之反扑,而以若干有力支队,乘敌混乱之际,分别向南发展。中集团军的第一三五师1个团另1个营继续发展进攻,15日晨占领了602.2高地以南无名高地及后洞里。

志愿军向金城以南的战役进攻,对“联合国军”极为不利。侵朝军总司令克拉克和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泰勒飞抵前线,组织大反攻,夺回失地。南朝鲜总统李承晚也赶赴前线督战,下令部队每天组成3个团,以400余架飞机、30多辆坦克为掩护进行反扑。五十四军一三五师在巨里室北山坚守阵地,打退南朝鲜军多次进攻,歼南朝鲜军6250多人。

7月20日,在战斗最困难的时候,丁盛命令五十四军的预备队一三四师全部投入战斗。四○五团在巨里室西北高地与南朝鲜军展开争夺战,拉锯般地进行了25次争夺,直至7月27日,停战协议签订,阵地仍牢牢掌握在五十四军手里。

作为朝鲜战争最后一仗的金城战役,共歼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5.3万余人。这次战役向金城方向推进了160多平方公里,拉直了金城以南战线,有力地促进了朝鲜停战的实现。五十四军所属部队,出色地完成任务,出现了“二级战斗英雄”麻俊坤、王占山和15名国际功臣、14个一、二、三等国际功臣连。

1954年4月中旬,奉志愿军总部命令,第五十四军将金城地区防务移交朝鲜人民军,部队移防至元山北玉坪里、文川、龙潭里、高原、永兴地区,担负守卫东海岸的任务。1955年3月,又将东海岸防务移交朝鲜人民军,调防上端洞、宣川、古邑、定州、下端地区,守备西海岸。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第五十四军积极参加支援朝鲜人民重建家园。1958年奉命分批回国。

边境反击:瓦弄大捷

抗美援朝归国后,五十四军参加了青海、西藏平叛作战,对藏北青藏公路以西地区叛匪展开进剿,歼灭叛匪2000人,确保了青藏公路补给运输安全。

1962年10月,五十四军接到总参谋部命令,调一三○师到中印边界东段、传统分界线以北的喜马拉雅山脉南麓,参加反击作战。命令指出:根据瓦弄地区集结的印军和准备空运该地的援兵,估计瓦弄地区印军的兵力可能达2000~2500人,显有坚守瓦弄的企图。为了歼灭这一地区的印军,中央军委决定第一三○师全部调到察隅地区,在昌指部队配合下,执行歼灭瓦弄地区印军的任务。

五十四军迅即组成前线指挥部,(简称“丁(盛)指”)统一指挥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中的瓦弄地区作战行动。

11月6日,丁指进抵西藏察隅。先期到达边境的一三○师在师长董占林的带领下,正在进行战前侦察和准备。

10月16日,瓦弄作战全线发起攻击。4时40分,第三九○团以第三营向“07”高地发起进攻,团指率第一、第二营自“06”高地沿“05”高地东南侧向瓦弄方向穿插。

“ 0 7 ”高地战斗打响后,第三八九团主力沿刀底曲,向东台地发起进攻,行动中突遭台地北侧“80”高地反斜面上的印军侧击,部队被阻于半山坡上。师指严令迅速攻占该高地。

第七连向察隅河东“80”高地发起冲击。防守该高地的印军为锡克联队第四营四连,为保障主峰阵地安全,该连与刀底曲(河)南岸守军构成交叉火网,并以1个加强班占领西南山脚,在该地构筑地堡3座,以交通壕、堑壕与各地堡连接。七连三排排长周天喜带领分队向山脚进攻时,身负重伤,顾不上包扎,忍剧痛指挥战斗。在全排遭受严重伤亡,印军又猖狂反扑时,他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高喊着“为烈士报仇,为祖国人民立功!”率领全排英勇杀敌,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第九班班长陈荣,在排长牺牲后,主动代理排长指挥战斗。机枪手陈世荣被炮弹片炸断3根肋骨,肠子露出,仍顽强战斗,直至攻占“80”高地。战后,国防部授予周天喜“战斗英雄”光荣称号;班长陈荣记一等功;排、连分别荣立二等功和三等功。

经过10小时激烈战斗,印军前沿主阵地绝大部分被攻克。第三八八团控制了瓦弄扎公,割裂了印军部署,向纵深发展,直逼瓦弄。

丁指下令各部队加快进攻速度。很快,中国边防部队全部攻占瓦弄。印军大部被歼,一部溃逃到峡谷、深山密林。印军第四军军长考尔中将带部分机关人员乘直升机逃走。

瓦弄之战是中印边境战争中关键一战也是最后一战,歼灭印军3个营全部、1个营大部和印军第十一旅旅直分队等部共12000多人,号称参加过二战,曾击败“沙漠之狐”隆美尔军团的印度部队威风扫地。

军队整编:“老铁军”入列

1985年,邓小平向全世界宣布:中国裁军100万。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大整编,第五十四军整编为第五十四集团军。此时,一支被称为老“铁军”的红军师,加入了五十四集团军的序列。这个师的到来,使得五十四集团军的军史,又向前延伸了很长。

这个师曾经创造了我军历史上的多个第一——中国共产党掌握的第一支革命武装、参加南昌起义打响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第一个“支部建在连上”的党支部、第一个建立士兵委员会的单位,第一支实行“三大纪律、六项注意”的部队、第一个实践游击战“十六字诀”……

这个师的前身是大革命时期的孙中山广州陆海军大元帅府铁甲车队,领导人是第一期黄埔生中的共产党员周士弟等人。北伐战争中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三十四团,也就是著名的共产党人为主的“叶挺独立团”。在北伐战争中连克贺胜桥、汀泗桥,血战武昌城头,那时人们就称之为“铁军”。所以有人说,这支队伍诞生的时间,比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还早。

八一南昌起义时,叶挺独立团改编的第二十五师七十三团是南昌起义的骨干队伍之一。起义军南下途中,几次血战,在朱德、陈毅率领下顽强地坚持下来,沿闽粤赣边界移动,保存了800多人的起义骨干。1928年1月,朱德、陈毅率部智取宜章县城,发动了湘南暴动后改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师,朱德任师长,陈毅任党代表,全师发展到2000多人。4月中旬,第一师和湘南起义农军到达井冈山,与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朱毛会师”后,两支部队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

在坚持井冈山的斗争中,这支部队编为工农红军第四军第二十八团,是朱毛红四军的骨干,王尔琢、林彪先后任该团团长。后该团参加中央革命根据地的第一、二、三次反“围剿”作战,表现突出。

随后,该团整编为红一军团二师四团,耿飚、王开湘先后任团长,杨成武任政委。在长征路上,红四团曾经担任中央红军的开路先锋,我们耳熟能详的强渡乌江、巧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攻克天险腊子口等战役战斗都是他们所为。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该部改编为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三旅六八五团,杨得志任团长,邓华任政训处主任。1940年前后,其主力奉命编为八路军苏鲁豫支队,执行挺进华中任务。皖南事变后奉中央军委命令,改编为新四军第三师七旅,转战苏北抗日根据地。在著名的刘老庄阻击战中,该旅一个连82名勇士顽强掩护主力和群众转移,最后全体壮烈牺牲。被誉为“刘老庄八十二壮士”。抗战胜利后,他们千里进军东北。在恶劣环境下,参加了著名的秀水河子战斗,开东北我军歼灭美械蒋军的先河,大大振奋了我军的士气。在参加四平保卫战后,部队整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六纵队十六师,参加了解放东北的历次大战。在辽沈战役中,该师勇猛机动,一举切断了美械蒋军精锐廖耀湘兵团的退路,为全歼蒋介石五大精锐主力的新一军、新六军,取得辽沈战役决定性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

辽沈、平津两大战役结束后,该师千里南下,横扫中南大地。在共和国成立的礼炮声中,这支英雄的部队解放了她的诞生地——华南首府广州。随后又奉命参加解放海南岛的战役,先后两次强渡突破敌海空严密封锁的海峡,为战役胜利做出巨大贡献。

该师是一支将星云集、英雄辈出的光荣部队。共和国5位元帅(朱德、林彪、陈毅、罗荣桓、聂荣臻),粟裕、谭政、罗瑞卿等7位大将和萧克、杨成武、杨得志、耿飚等数百位将军先后在该师战斗和工作过。还有人统计,中央军委确定的36位军事家当中有15位在该师工作过。部队先后涌现出“强渡乌江模范连”“刘老庄连”“渡海英雄连”和“飞夺泸定桥二十二勇士”“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王玉山等英雄单位和个人。

1979年2月,南疆边界自卫反击作战打响。在副军长兼师长张万年的指挥下,他们在军事重镇谅山外围的支马、禄平地区接连打了四仗,四战四捷,张万年身先士卒,靠前指挥,在强渡奇穷河时,指挥位置距敌前沿仅有几百米。

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该师还先后参加了1998年长江抗洪、1999年国庆50周年大阅兵。从2000年以来,该师先后担负“军交-2000”演练、迎接江泽民视察检阅、“铁拳—2004”涉外演习、“和平使命—2005”中俄联合军事演习等重大任务,部队的全面建设不断加强。该师先后被总部、军区表彰为“军事训练一级师”“先进师党委”“抓基层先进单位”“整建制后勤管理先进师”“‘十五’期间装备管理先进单位”。2006年11月,该师被中央军委记集体二等功,涌现出了“见义勇为的英雄战士”徐洪刚等一大批英模集体和个人。

在长期的战火洗礼和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第五十四集团军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铁军精神”:听党指挥、忠于人民、坚贞不渝的铁的信念,不怕牺牲、敢于胜利、百折不挠的铁的意志,军民一致、官兵一致、牢不可破的铁的团结,令行禁止、执纪严明、秋毫无犯的铁的纪律,勇猛顽强、英勇善战、所向无敌的铁的作风。

(责任编辑 彭云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