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客户端

长江云公众号

红色记忆:西北战场我军五战五捷

1947年3月起,在国民党军对陕甘宁边区发动重点进攻期间,我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兵团按照中央军委的部署,在彭德怀、习仲勋等指挥下,以不足敌人1/10的悬殊兵力,采用“蘑菇战术”与国民党军胡宗南部周旋,先后取得了青化砭、羊马河、蟠龙、沙家店、宜瓦战役等五次歼灭战的胜利,越战越强,随后转入外线进攻,从根本上改变了西北战场的形势。

青化砭歼灭战。1947年3月,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撤离延安时就预见到,胡宗南部进占延安后,必然急于寻求解放军主力决战。于是,指示西北野战兵团,除以一部在延安西北方向诱敌深入外,主力隐蔽在延安东北方向待机歼敌。彭德怀按照中央意图,决心歼灭敌军伸向延安东北方的侧翼掩护部队。

3月24日拂晓前,按照彭德怀的命令,西北野战兵团各部进入青化砭伏击阵地。25日10时许,胡宗南整编第三十一旅旅部及第九十二团全部进入伏击圈,西北野战兵团各参战部队按预定计划拦头断尾,东西夹击,以多路纵队将被围之敌截为数段。国民党军顿时大乱,指挥失控。经1个多小时的激战,毙伤俘敌2900余人,其中包括旅长等3名少将,缴获其大量装备和辎重。这是中共中央撤离延安7天后我军取得的第一个胜利,不仅打击了国民党军的嚣张气焰,而且补充了我军装备,鼓舞了我军士气。

羊马河歼灭战。青化砭一战,胡宗南发现西北野战兵团主力所在,随即命整编第一军由安塞掉头东进,与整编第二十九军向青化砭方向分进合击。在青化砭一带扑空后,国民党军被迫以整编第一三五旅守瓦窑堡,主力于4月6日南下蟠龙、青化砭集结补给。西北野战兵团主力迅速集结于蟠龙、瓦窑堡大道两侧待机歼敌。

4月12日,胡宗南部整编第一军、第二十九军9个旅开始向蟠龙、青化砭西北地区进犯。13日,西北野战兵团阻敌于李家岔、新庄沟以西地区。胡宗南误认为我军主力位于瓦窑堡――蟠龙大道以西,遂急令第一三五旅迅速南下,并令整编第一军5个旅向三皇峁、凉水湾方向急进,企图包围西北野战兵团。14日晨,胡部第一三五旅沿瓦窑堡――蟠龙大道两侧高地南下。10时,我西北野战兵团第二纵队、教导旅和新编第四旅迅速将敌包围于羊马河地区。经6小时激战,西北野战兵团全歼第一三五旅4700余人,俘少将旅长等。此役首创西北战场一役歼敌一个整旅的范例。

蟠龙歼灭战。羊马河战役后,胡宗南发现西北野战兵团主力在瓦窑堡以南地区,乃令整编第一军、整编第二十九军迅速进至瓦窑堡东南,企图围歼西北野战兵团。此时,西北野战兵团已转移至瓦窑堡至清涧大道以南及永坪东北地区隐蔽待机。胡宗南为防伏击,只走山路,不走大道,结果大兵团在陕北高原“旅行”数日,处处扑空,陷入兵疲粮缺的困境,不得不于4月17日南下永坪、蟠龙地区休整补充。

此时,蒋介石误认为中共中央及人民解放军主力部队要东渡黄河,遂令胡宗南、邓宝珊南北夹击,企图将中共中央和西北野战兵团合围于佳县、吴堡地区。胡宗南按照蒋介石旨意,集中整编第一、第二十九军共9个旅的兵力,于4月26日由蟠龙、永坪地区分两路向绥德前进;以一六七旅旅部率一个团及陕西民团第三总队守备补给基地蟠龙。

根据敌情变化,西北野战兵团立即调整部署,以第三五九旅一部,及绥德军分区部队、晋绥独立第五旅佯装主力,诱敌北上;集中第一纵队和第二纵队及新编第四旅围攻蟠龙,同时,以第三五九旅主力于清涧以西阻击绥德、清涧可能回援之敌;以教导旅阻击青化砭地区进犯之敌。蟠龙是国民党军在陕北的重要补给基地,工事坚固,防守严密。西北野战兵团于5月3日凌晨向守敌发起突然攻击,4日攻克了蟠龙以东、以北之主阵地及蟠龙外围制高点,当日黄昏结束战斗,全歼守敌整编第一六七旅等部6700人,俘敌旅长等3名少将,缴获大量粮食和军需物资。

沙家店战役。按照中央军委关于“两翼牵制,三军配合,夺取中原”的战略部署,西北野战军计划将国民党军胡宗南部引向陕北沙漠边沿,以利实现中央的战略决策。1947年7月28日,彭德怀率西北野战军围攻榆林。8月8日,经两天激战,解放军直逼榆林城下,对国民党在陕北的统治中心榆林城形成包围之势。

蒋介石唯恐丢失榆林,影响整个西北战局,于8月6日急飞延安,部署救援榆林并准备在榆林、米脂、佳县之间的三角地带“围歼”西北野战军。按照蒋介石的命令,胡宗南急令整编第一军、第二十九军所属8个旅分两路向绥德、佳县地区急进,以整编第三十六师为援榆快速兵团,驰援榆林。鉴于三十六师救援榆林,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当即同意彭德怀围点打援的计划。此时,解放军虽已歼敌3000余人,但榆林城尚未攻克。彭德怀立即果断决定撤出榆林战斗,以小部队佯装主力东渡黄河。野战军主力则向榆林东南,米脂东北地区隐蔽集结。胡宗南误认为西北野战军骤然撤围是“仓皇逃窜”,遂令所部迅速追击。此时,自恃“援榆有功”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师长钟松,率部经米脂县沙家店向乌龙铺方向孤军突进。彭德怀当即抓住战机,以西北野战军主力第一、二两个纵队及部分地方部队将整编第三十六师师部及第一二三旅、第一六五旅包围于米脂县沙家店一带。8月20日拂晓,战斗打响,激战一天,歼灭胡宗南部整编第三十六师6000余人,俘敌旅长等2名少将。

沙家店战役是扭转陕北战局的关键一仗,基本粉碎了国民党军对陕北的重点进攻。中共中央高度评价这一仗对全国战局的重大意义,指出:“经此一战,局势即可改变。”23日,西北野战军召开旅以上干部会议,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到会向指战员们祝贺胜利。毛泽东说:“沙家店这一仗确实打得好,对西北战局有决定意义,最困难时期已经过去了。”

宜瓦战役。1948年1月,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根据全国战局的发展,决定西北野战军主力自陕北南进,发起春季攻势,粉碎胡宗南的机动防御部署,解放黄龙山区,威胁关中,兼以调动胡宗南援豫兵团回援,策应陈谢兵团等经略中原。

为完成上述任务,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决定采取攻敌必救、围点打援的作战方针,首战攻击宜川县城。2月20日,彭德怀发布作战命令。24日,西北野战军第三、六纵队各一部围攻宜川县城。

宜川守敌被围后惊慌失措,请求救援。胡宗南一面严令坚守宜川城,一面急电刘戡率整编第二十九军火速东进援宜。26日,刘戡率整编第二十七、第九十两个师兵力从洛川经由瓦子街东进。西北野战军第一、二、四纵和第三、六纵各一部立即按预定作战方案迅速向瓦子街以东洛(川)、宜(川)公路两侧急进,隐蔽设伏,待机打援。

29日凌晨,整编第二十九军通过瓦子街后,西北野战军参战各纵队立即对敌断头截尾,分割包围,并同时从公路两侧向被围之敌发起猛烈进攻。3月1日拂晓,彭德怀下达总攻命令。战至下午4时,公路两侧敌军阵地全部被占领,压入沟底的敌人混乱不堪,纷纷缴械投降。下午5时,战斗结束,胡宗南部整编第二十九军全军覆没,中将军长刘戡自杀身亡。3月2日,西北野战军攻城部队又对宜川守敌发起总攻。战至3日8时,全歼守敌整编第二十四旅5000余人。

宜瓦战役是西北野战军转入外线作战取得的第一个重大胜利。此役全歼胡宗南集团主力整编第二十九军及所属2个整编师另一个整编旅,共计5个整编旅,3万余人,缴获大批军用物资。毙敌中将2名、少将3名,俘敌少将4名。3月3日,中共中央电贺西北野战军宜瓦大捷。7日,毛泽东以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名义发表重要谈话《评西北大捷兼论解放军新式整军运动》,盛赞宜瓦大捷改变了西北的形势,并将影响整个中原的形势。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