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客户端

长江云公众号

“厉害了,中国桥!” ——中国开启超级桥梁建设时代

正在建设中的港珠澳大桥。林彦臣摄/光明图片 

  【砥砺奋进的五年·中国新名片】  

开栏的话  

这个五年,注定将烙入历史记忆。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瞻远瞩战略谋划,创新发展理念,“中国号”巨轮乘风破浪,拥抱新的朝阳。广袤大地,长虹飞架,高铁驰骋;浩瀚蓝天,大飞机展翼翱翔,鹰击长空;马里亚纳海沟,中国蛟龙向世界最深处下潜;喀斯特天坑,“天眼”正在放眼宇宙深空……

这是砥砺奋进的五年,中国桥、中国路、中国港、中国车、中国楼,不断攀越世界高度,成为精彩中国的新名片;这是不懈创新的五年,中国人用智慧和汗水浇灌梦想之花,铸就新的世界奇迹。

今日起,本报开设《砥砺奋进的五年·中国新名片》专栏,与您一同走近五年来标志性的重大工程,揭示中国自信背后的深层力量。

6月2日,阳光洒向伶仃洋面,浪花奔涌,巨轮穿梭。

眼前的港珠澳大桥如蛟龙出海,大桥主线浇筑式沥青铺装已全线完成,6.7公里的岛隧工程正在收尾。这一全长50多公里、耗资千亿元的跨海大桥即将在今年通车,跨过珠海,连接澳门半岛,通向香港大屿山,从珠海到香港只需要30分钟车程。

“厉害了,中国桥!”64岁的日本专家花田幸生这样评价。

从2011年始建到现在,花田幸生作为大桥专家团成员,参与并观察着这里的变化。

“这是No.1,世界最长的海底沉管隧道。”花田幸生对中国桥隧建设水平的提高由衷感佩。

作为世界顶级隧道施工专家,花田幸生有30多年隧道工程经验,参与过厄勒海峡、博斯普鲁斯以及釜山海底隧道的建造。“港珠澳沉管隧道施工水深将近50米,是非常困难的,但中国成功了。”花田幸生说。

“看着眼前这面中国国旗,我们感慨万千”

  ●采访地点:港珠澳大桥振交四号工程船

林鸣,中国交建总工程师、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总经理、总工程师。

6月6日,他将作为中国桥梁工程师的代表在北京举行的世界交通大会上发言。

巨浪打在窗上,工程船剧烈晃动,但林鸣一直安静地看着手中的文稿。

他一遍遍斟酌。“我最终想表达的,是‘开放’,中国会越来越开放。”林鸣告诉记者。

从2005年主持建造润扬大桥到后来的南京三桥,再到主持建造今天港珠澳大桥海底沉管隧道,青丝已换白发,但追求世界顶级的梦想未变。

林鸣笑着说,其实自己就是个“工头”。

作为超级工程的“工头”,林鸣要号令千军万马,身上有股天生的倔强。

至今,那个天价咨询费带给他的震动仍记忆犹新——

巨大沉管的深水安装是一道难题,荷兰一家世界著名隧道沉管公司同意派出26个专家提供技术咨询,咨询费开价1.5亿欧元,当时相当于15亿元人民币。

“第二天清早要咬牙签约,头一天晚上,我整宿睡不着,这么昂贵的费用,我们心有不甘!”林鸣回忆说。半夜三点,他有了新想法,决定考虑别的方案。

当时,这家荷兰公司表示,衷心地祝福中国人能够自己研发这套系统。但是,“如果一旦不成功,再找我们时就不是这个价钱了。”

但这样的“敬告”并没有改变林鸣的主意。“后来通过不断论证研究,与振华港机合作和集成创新,终于以较低的成本拥有了自主技术。”林鸣说。

沉管隧道工程最终获得了500多项专利,创造了“最长、最大跨度、最大埋深、最大体量”4个世界纪录。直到今天,林鸣依然难忘那个场景——

他和几位同事为了沉管最终接头设计到荷兰做试验,荷兰一家顶级的工程咨询公司邀请他们去交流。为了欢迎中国工程师,他们专门升起了中国国旗,这是自1881年公司成立以来第二次为来宾升起国旗。“看着眼前这面中国国旗,我们感慨万千!他们敬仰的不仅仅是中国的实力与中国的超级工程,还包括中国工程师的不懈努力和在关键技术上的跨越,我们赢得了世界同行的尊重!”林鸣语气坚定地说。

“别小看中国的‘80后’,他们创造力十足”

●采访地点: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的主营地

珠海市香洲区唐家湾镇,海边的三叶梅明艳动人。

这里是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的主营地。

在港珠澳大桥沉管隧道的管理团队中,80%以上是“80后”。

“别小看中国的‘80后’,他们创造力十足!”林鸣评价说。

2000多个日日夜夜,荒岛上的挑灯夜战,台风里的顽强坚守,数以万计的工程实验,失败后倔强地爬起,他们的付出,只有他们自己懂——

张怡戈,来自云南大理,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一工区副经理。从港珠澳大桥西人工岛成岛至今,已经在岛上工作生活了6个年头,平时住在岛上的集装箱里。6年时间他只回过一次云南老家。皮肤黝黑的他总是挂着灿烂的笑容。他说:“小孩今年上一年级了,我很想他,但在外面干工程就要放弃一些东西。”

刘经国,来自陕西省铜川,31岁的他是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三工区一分区副经理。在他看来,整个隧道工程可谓零瑕疵、零容忍、零遗憾,较真、执着,这是中国的工匠精神。

杨永宏,来自内蒙古包头,“80后”的他已是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副总工程师。他说:“记得来工地那天,是2010年的圣诞节,转眼大桥就要通车了,我们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一样,熟知她的每一个细节。”

在茫茫伶仃洋上,有太多难以忘却的瞬间——

当33节巨型沉管最后吊装完工,33面中国国旗插上工程平台的那一刻,杨永宏热泪盈眶,他们欢呼雀跃。

“你们的自信来自哪里?”

“来源于我们脚下的这个巅峰!我们成功了!”

面对记者的提问,杨永宏指着身后世界最长的海底沉管隧道,露出阳光般的笑容。

“自信,源自我们的制度优势”

   ●采访地点:港珠澳大桥沉管隧道施工现场

“隧道是双向六车道,你们看墙面、排水网,漂亮极了!”走在沉管隧道中,林鸣向记者介绍每一个关键部位,如数家珍。

海底沉管隧道共有33节沉管,相当于在海中建造33艘航母体量的工程,管节的缝隙如何做到最小?要滴水不漏堪称世界难题。

2015年12月,香港土木工程署前任署长刘正光前来参观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参观前一天,他给林鸣打电话,询问参观隧道需不需要穿雨衣雨鞋,林鸣告诉他“并不需要”。

然而,当天刘正光没有穿雨衣,但还是穿了一双雨鞋。

结果出乎他的意料,当时24节沉管的192个接头没有一点点渗漏的痕迹。他对林鸣说:“沉管隧道没有不漏水的,没有想到你们的隧道能够滴水不漏!”

20世纪90年代,当中国大陆开始第一条沉管隧道的建设时,美国、荷兰、日本的海底沉管隧道已有近百条。在港珠澳大桥之前,全世界最长的公路沉管隧道不到4公里,而港珠澳大桥沉管隧道达到了6.7公里。

中国的自信靠的是什么?

“毫无疑问,是我们的制度优势。”林鸣说。

当第10个沉管安装出现偏差时,工程团队邀请了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国家海洋环境预报中心等多个单位共同参与,通过航天专业了解沉管是否发生运动,用海洋专业研究为什么会出现偏差,创新提出“对接窗口”概念。

“跨行业跨专业的集成创新更有爆发力!”林鸣坚定地说。

据交通运输部数据,目前世界排名前10位的跨海长桥中,中国占据6座,分别是港珠澳大桥、杭州湾大桥、东海大桥、青岛海湾大桥、舟山大陆连岛工程、嘉绍大桥。

世界排名前10位的斜拉桥,中国占据7座;世界排名前10位的悬索桥中,中国占据6座……放眼未来,一批与港珠澳大桥规模相当的通道工程——深中通道、舟山东部通道、琼州海峡通道正在建设或规划。

中国已开启了超级桥梁建设的时代——林鸣的语气铿锵有力。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推进实施,越来越多的“中国桥”走向世界。

2014年,横跨多瑙河的泽蒙-博尔察大桥建成通车,这是中国企业在欧洲承建的首个大桥工程,结束了近70年来贝尔格莱德市多瑙河上仅有一座大桥的历史。

日本土木工程咨询公司专家久保田真评价近年中国桥梁发展时说:“有这个过程之后,你就会了解中国人本身的这种朝阳气质,就是肯定要做好。”

荷兰隧道工程咨询公司执行总裁汉斯·德维特说:“我相信,许多国家可以从中国高效地解决问题中学到很多。”

(责任编辑 彭云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