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客户端

长江云公众号

从幸存者到挑战者再到领导者,阎志20年凝结“卓尔智慧”

陈润商业观察  商业世界死磕  

1、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民营企业家是承载中国改革开放历程的一个重要群体。

这群人冲破安贫乐道的传统观念,对财富的渴望被空前释放,从体制内出走,寻找到市场的空白领域孤注一掷。这一代创业者有些彷徨失意,弱小稚嫩,但智商高、情商高、胆子大。他们不必像九十年代初的先行者那样头戴“红帽子”,也没办法像90年代末的海归派“互联网英雄”那样挟资本号令四方,他们是最接近市场经济和本土特色的创业者,凭借成就功名的热血、发财致富的渴望和“产业报国”的理想,20年间由精明逐利的商人蜕变为有情怀、有格局的企业家。

时势造英雄,制度、环境比英雄更能创造历史。1993年11月,十四届三中全提出:“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是发展社会化大生产和市场经济的必然要求,是我国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股份制是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组织形式。现代企业制度的基础是《公司法》和《合同法》,而此前国家体改委公布《有限责任公司暂行条例》和《股份公司暂行条例》正是这“两大法”的雏形。到1996年卓尔创立时,“市场经济”、“股份制”、“企业家精神”、“领导力”等词汇已深入人心,“下海”开公司理所当然,阎志和这一代企业家顺应时势并推动历史,中国真正进入企业家时代。

这一代创业者用智慧和激情影响了中国经济进程,在商业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他们举步维艰,他们勇往直前;他们逆境生存,他们顺势发展。这代人及他们创办的企业,对于中国民营企业和中国商业史研究具有举足轻重的样本价值。

2、卓尔无疑是这个重要群体的典型代表。

1996年,阎志离开体制下海创业,从最不起眼的文化传播工作室起步,经历过草创时期的生死考验,也有过发展期的迷失困惑,又经历扩张期的膨胀疯狂,近两年正面临转型期的焦虑疼痛。20年间,卓尔完整走过创业、扩张、上市、产业集团的全部阶段,涉及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横跨广告、产业地产、纺织、交易平台、港口、文旅、互联网、投资等众多产业形态,既有农业、制造业、服务业,也有金融业、互联网业,完全可以代表中国所有企业形态,内容丰富而庞杂,成长历程充满智慧和力量。

从幸存者到挑战者再到领导者,卓尔在过去20年间形成了极具个性的价值观和方法论,我将其概括为“卓尔智慧”,主要包括8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市场驱动战略。

对于民营企业而言,战略往往不被关注,什么赚钱做什么,擅长什么就做什么,关键看行动能力,做成之后再总结战略。卓尔由广告起家,后来围绕广告做多元化,逐渐进入实业,再到产业地产和公用物业,由此发现打造全球交易平台的价值,如今形成“投资机构+智能交易”的战略架构。卓尔的战略路径看起来没有章法,实则围绕核心做多元化,具体版块和环节做专业化,本质是围绕市场需求做战略布局。一个优秀的企业,必须要与人类需求、市场导向相关才有价值。

第二,关联产业组合。

许多民营企业过度依赖主业,一旦进入行业下行周期或经济危机整个企业都陷入绝境。卓尔涉足行业很多,跨度越来越大,但始终很稳健。阎志无论进入哪个领域、行业,都对项目进行市场调研与行业定位,抢占制高点,每个产业都要做到数一数二,从全省到全国再到全球。有激情,敢创新,凡事追求行业领先,否则不如不做。与此同时,卓尔注重关联产业之间的组合发展,做广告时做实业,在做实业时做产业地产,做产业地产时做交易平台,做交易平台时做投资并购,如今已形成金融、文旅、航空、交易平台四大产业矩阵,每一个都是新兴行业、朝阳产业,齐头并进,有序发展。

第三,资本整合能力。

从做产品到做企业易,从做企业到做资本难。很多民营企业家认为勤奋赚钱心里踏实,可现代化企业必须进行资本运作才能获得快速成长和持久竞争力。阎志在创业第四年就谋划“争取三年内使卓尔成为上市公司”,2004年差一点登陆香港资本市场,期间不断在白酒、教育、纺织领域进行投资并购。2011年卓尔发展在香港上市之后,立刻收购中国基建港口,入股汉商集团。进入2016年之后,卓尔投资并购规模更大、更频繁,控股兰亭集势,收购汇茂科技,并购嘉实资本旗下三家公司,入主中农网,每次并购都在加快、夯实智能化交易生态圈的战略布局。此外,卓尔全面实行证券化,要求所有产业公司都要上市,按照上市标准经营管理公司,自我要求规范透明。

第四,顺应外部变化。

中国每年有上百万家民营企业倒闭,其中有一种死法叫“冤死”,受政策调整、经济萧条、市场波动等外部环境影响而衰败消亡。企业家既要“低头拉车”更要“抬头看路”。从早期的武汉城市圈到总部经济、商品交易中心,再到长江经济带、通用航空、民营银行、互联网+,甚至包括书店和足球,卓尔发展的每一步都顺应时代变化,甚至很多时候走在国家政策和市场转型之前,因时而变、因势而变的背后是积极、执着、稳健、公信的卓尔文化推动,是阎志的前瞻性战略思考所得。

以上四条“卓尔智慧”都属于外因,政策、市场、产业、资本等外部环境为卓尔发展带来时代机遇,以致阎志经常真诚“感谢”武汉这座城市和社会各界支持,感恩时代整体格局演变带来的发展机会。然而,很多民营企业家只追求外因不注重内因,出现危机困难不是向内求而是向外求,忽视企业自身经营管理能力提升。在这方面,也有四条“卓尔智慧”值得参考借鉴。

第五,企业文化引领。

大多数民营公司将企业文化供奉在“神龛”之上,企业文化的关键词与世界500强公司几乎完全一致,缺乏自身气质和内涵。卓尔的企业文化简单明晰,通俗易懂,四个词、八个字:积极、执着、稳健、公信。如果没有积极的状态,卓尔就不会做汉口北、武汉客厅,做广告公司照样赚钱;如果没有做事要有把事做成的执著,卓尔每次转型到危难关键时刻都有无数个放弃的理由;如果没有合规守法的稳健风格,卓尔在20年间早已不知倒下多少回了;如果没有兑现承诺的公信,卓尔不可能在武汉这座城市扎根、发展、壮大,并树立走向全国、迈向全球的宏伟志向。

第六,包容优秀人才。

很多民营企业家在创业期能做到礼贤下士,但企业做大做强之后却很难包容、重用比自己优秀的人才。“你对别人妥协叫做包容,别人对你的妥协叫做接受,”阎志说,“传统企业转型一定要依靠专业人,一定要做到与生态伙伴共享共赢才能走得更远,同时一定不要忘记了自己的生意基础。”自2000年卓尔举行第一届管理集训会议以来,阎志每年的演讲主题不同,但人才的重要性每次都必须强调,“决定我们走多远做多大,是我们能吸引多大规模、多高级别的人才,这需要胸怀”,“公司每年都引进人才,这还不够,还要加大力度”。时至今日,他仍然渴望有更多BAT高管级别的人才加入卓尔,共同实现世界500强的梦想。

第七,绩效导向机制。

互联网时代,免费模式大行其道,“羊毛出在猪身上,狗买单。”阎志却强调盈利:“每个企业都希望赚钱,赚钱是第一位的,这涉及到是否优秀的问题,赚多赚少是第二位,亏钱是我这个理想主义者所不能接受的。”从创业初期开始,卓尔每年初都会制定目标,分解责任,授权经营,从高管到基层任免升降都以绩效为导向。阎志经常说:“民营企业强调结果,结果是检验一切的标准,评价人的价值只有业绩。”

第八,强调风险管控。

过去20年间,中国民营企业“兴也勃焉,亡也忽焉”的故事每日上演,因为内部管理不规范、不守法而倒下的公司不计其数。卓尔将合规文化放在首位,在《卓尔标准》、《卓尔企业管理纲要》中反复强调规范运作,守法经营,让员工有章可循、合规办事,做到“不必”违规,“不想”违规,“不能”违规。卓尔把安全放在第一位,靠制度管控,在制度面前宁可牺牲进度、牺牲发展,在合规面前宁可牺牲规模、牺牲利润,合规守法卓尔才能坚守不败,才会成为受人尊重、被人信任的优秀企业。

客观来说,这8条“卓尔智慧”并非与生俱来,卓尔也是在市场浪潮中左冲右突,沉浮跌宕,反复试错,经过20年沉淀积累的成果。如果放大到整个中国民营企业群体20年创业史的视角来考量,这其实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那代创业幸存者大浪淘沙的智慧结晶,弥足珍贵。

(责任编辑 胡汉敏)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705111
  • 鄂ICP证:鄂ICP备15014731号-2
  • 中国湖北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