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

以史为鉴 开创未来——两个伟大的历史决议

2022-02-03 15:33:04 
分享到: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在极端险恶的环境中发展壮大,能够带领人民在短短一个世纪的时间里重塑山河,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党善于从历史中不断总结经验教训,不断提高应对风险、迎接挑战、化险为夷的能力水平。

系统梳理历史进程,对于重要问题作出结论并形成决议,是党总结历史经验的一种重要形式。到目前为止,党已经制定并通过了三份历史决议,分别是:1945年党的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1981年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及2021年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三份决议在重要的历史关头,深刻总结了历史经验,廓清了重大问题,统一了全党的思想,促进了党内的团结,极大推动了党和人民的事业,是党的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光辉文献。

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陈列着《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修正稿)和《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其中,第一份历史决议是在抗日战争即将取得胜利,新民主主义革命即将进入新阶段的历史背景下产生的。第二份历史决议是在“文革”结束后,改革开放大幕徐徐拉开的历史背景下产生的。两份决议的通过,具有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深远意义。

1935年1月召开的遵义会议,结束了“左”倾错误路线在党内的统治地位,但由于长征途中形势危急,没有对政治路线问题进行全面讨论,产生“左”倾错误的思想根源没有得到彻底清算,导致在此后的一段时期中,全党上下依然存在着一定的思想困惑,对革命斗争造成了负面影响。延安时期,陕甘宁边区环境相对稳定,中央有条件着手解决历史上遗留下来的路线问题,并将总结历史经验作为整风的重要形式。随着整风运动的全面展开,全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得到了空前提高,系统总结党的历次错误,进一步统一全党思想的条件已经成熟。1944年5月,中央书记处会议决定成立以任弼时为召集人的党内历史问题决议准备委员会。在任弼时、张闻天、胡乔木等人的努力下,经过多次易稿和修改,很快形成了决议草稿。1945年春,毛泽东开始亲自动笔,对文稿进行了至少七次修改。据胡乔木回忆,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修改均在同一份铅印稿上进行。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陈列的正是这三次修改的底稿。其中,第四次主要是对文字进行润色,第五次主要是在开头部分增加了一段话,第六次是胡乔木汇总毛泽东等人的意见而作一次局部性修改。这一修改稿上除了毛泽东的笔迹之外,还有其他领导同志的少量笔迹。1945年4月20日,决议被提交六届七中全会进行讨论,并获通过。

《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重点回顾了六届四中全会至遵义会议召开之前的历史,全面阐述了历次“左”倾错误的发展过程、主要表现及严重危害,深刻分析了产生错误的社会根源和思想根源。明确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强调对于党内历史问题应采取“从团结出发,而又达到团结”的原则。高度评价了毛泽东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解决中国革命问题的杰出贡献,肯定了确立毛泽东在全党的领导地位的重大意义。决议的通过,标志着延安整风胜利结束,同时也为七大的顺利召开奠定了思想基础。

第一份历史决议通过30余年后,中国共产党迎来了又一次具有深远意义的历史转折。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随着各领域拨乱反正的深入推进,如何评价新中国成立后17年的历史,如何评价“文化大革命”,如何评价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成为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

1979年是新中国成立30周年,中央决定由叶剑英在国庆节作一个讲话。叶剑英的这一讲话对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史进行了初步回顾和总结。1979年10月下旬,邓小平在同胡耀邦、姚依林、邓力群谈话时,要求立即着手起草建国以来党的历史问题决议。随后,胡乔木主持成立了起草班子,开始了历史决议的起草工作。1980年2月,起草小组完成了第一份提纲草稿,但邓小平对这一提纲并不满意,他指出决议应当突出三个问题:一是确立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二是分析建国30年来的大事和一些负责同志的功过是非;三是对过去的事情做一个基本的总结,引导大家团结一致向前看。1980年5月,起草小组拟出新的提纲并很快形成文稿,邓小平审阅后认为这一稿仍然没有很好地体现原先的设想,他再次强调要重点阐述毛泽东思想是什么、毛泽东同志正确的东西是什么,对于错误的东西的批判,要突出制度的因素,不能单讲毛泽东同志本人的错误。1980年9月,起草小组初步完成草稿,此后,经多方征求意见和修改后,又向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的一些老干部征求意见。陈云建议增加一部分梳理解放前党的历史,这样一来毛泽东同志的功绩和贡献就会概括得更加全面,在此基础上讲确立毛泽东同志和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便更加有根据。此后,起草小组又对稿子进行了多次修改。1981年6月27日,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一致通过了这一决议。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简要回顾了新中国成立以前28年的历史,系统梳理了新中国成立以来32年的历史,对于建国以来的重大事件和问题,进行了总结、作出了结论。分析了党在这一历史时期所出现的错误和曲折,及其背后深层次的社会历史原因。对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进行了客观的评价。进一步肯定了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正确道路,明确了党在新的历史时期的前进方向。决议回答了一段时期以来党内外存在的困惑和质疑,在全党范围内统一了思想认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在十一届六中全会上获得一致通过,标志着党完成了指导思想上的拨乱反正。

两份决议均经历了长期酝酿、反复修改,几易其稿才最终成为党的正式文件,这充分表现出党对于历史问题的审慎态度。通过制定决议,党不仅深刻思考了历史上所取得的成就和遭受的挫折,也充满信心地擘画了未来的发展蓝图,其基本论述和结论至今仍然适用。

度之往事,验之来事,参之平素,可则决之。正是由于党敢于直面问题,善于反躬自省,勇于自我革命,才能带领人民渡过激流险滩,取得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在“两个一百年”交汇的重要历史时刻,我们应当深入学习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第三个历史决议,勿忘昨天的苦难辉煌,无愧今天的使命担当,不负明天的伟大梦想,以史为鉴、开创未来,埋头苦干、勇毅前行,为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来源:学习时报 责任编辑 唐元)

0
分享到:

便民服务

定制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