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

痛悼!这位曾参与抗美援朝的百岁老兵走了,曾深藏战功60余年

2022-01-24 08:33:50 
分享到:

1月23日凌晨3点30分

老英雄陈训杨与世长辞,

享年102岁。

陈训杨

接下来一起重温

老英雄陈训杨的生平事迹

↓↓↓

陈训杨出生于1920年,江西宜春高安市大城镇洲上村人,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荣立一等功两次、三等功一次,被评为“水上英雄”。复员后他深藏赫赫战功60余年,参与家乡建设,直到老人近百岁了,他的事迹才渐渐为人知晓。这些年来,他荣登中国好人榜,获评“全国优秀共产党员”“江西省最美退役军人”“全国最美家庭”等荣誉。

资料图

1948年,陈训杨被国民党抓壮丁,到国民党部队当了兵。“双手被国民党士兵死死地用绳子捆着,他们骗我说只是去运送装备……”老人经常对子孙回忆起当时被国民党士兵抓壮丁的情形。

不到四个月,陈训杨在一次战斗中被解放军俘虏。而这次被“抓”,为他打开了一个崭新的世界。“被俘虏后,一位解放军班长递给我一个窝窝头,让我先垫垫肚子。可窝窝头太硬了,咬不动,班长就带着我去炊事班煮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那碗面条我吃得好香哟……”70多年来,那碗面条的温度依然是老人最美好的回忆之一,时不时地对家人讲起。

陈训杨没有文化,却深切地感受到解放军和国民党不一样,于是,他放弃了解放军发放的遣散费,选择留下来参加解放军。

1949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决定发起渡江战役,百万大军枕戈待旦,准备横渡长江,直取南京,国民党以70万兵力扼守长江天堑,企图阻止解放军渡江。

陈训杨所在的第46师138团决定成立渡江突击队,抢占渡口,打掉敌人的堡垒,为大军开路。突击队,其实就是“敢死队”,报名条件有三个:党员、南方人、识水性。陈训杨不识水性,也不是党员,却勇敢坚定地报名参加了突击队。

“战斗在一天的凌晨打响,江面风大浪高。一声令下,渡江突击队划着船向长江南岸冲去。敌人密集的炮火不断落在船的周围,炸起冲天水柱,被炸死的鱼,还有牺牲战友的尸体,成片成片地浮在江面上,难以分辨……即使身边不断有人倒下,但剩下的人依然勇往直前。我当时根本没想到什么是生,什么是死,只一心向前冲……”陈训杨老人常常陷入这段难忘的回忆中。300多人的突击队,只有50余人突破封锁线,完成占领敌阵地的任务后,最终只有十几个人活了下来。

成功打掉敌人堡垒,陈训杨又马不停蹄地领到了新的任务,运送战友过江。冒着枪林弹雨,他担任小船的舵手,在江面上来回六次接送战友。

从凌晨两点到清晨八点,陈训杨靠着一身打不烂的“铁骨头”,未曾停歇,不知疲倦。最后一次过江,他的小渡船被敌人的炮弹击中,炸成了碎片,陈训杨靠着一块木板,在江面上漂了好久才上岸。

资料图

这场战役后,陈训杨荣立一等战功,被授予“水上英雄”称号,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50年,陈训杨随部队入朝作战。在朝鲜战场上,志愿军经常遭受到敌人的炮火攻击,还要忍饥受寒。1955年4月,结束了浴血奋战的岁月,陈训杨复员返乡。离开部队的时候,首长杨得志叮嘱他们:“你们是老功臣,回家后不能居功自傲,要以普通党员的身份搞好家乡建设,再立新功!”陈训杨将首长的话铭记在心。

1958年,陈训杨被任命为高安上游湖水库施工团第三连指导员。在工地上,他带头每天凌晨3点钟起床,一日三餐在工地上解决。修建水库遇到很多难题,他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

陈训杨说,他一生只会干两件事,打仗和修水库。陈训杨带领乡亲们没日没夜地干,每个月的团部总结大会上,他的连队都是雷打不动的先进。从1956年至1960年,他先后参与修建碧山、樟树岭、九龙、上游湖、锦惠渠等水库、堤坝,被评为县劳动模范。

陈坝根、陈坝英、陈坝凤……老人的每个子女名字中间都有一个“坝”字。一个“坝”字,让大家感受到陈训杨埋藏在心底最深沉的家国情怀。

1960年,水利建设完成,组织上有意将陈训杨调到黄沙苗圃。可他觉得自己是个只会打仗的“大老粗”,更不想躺在功劳簿上过日子。他找到县领导,主动申请放弃“铁饭碗”,回到老家当了农民。植树造林、开发果园、疏浚沟渠,在当大队党支部书记的那段日子,他带领乡亲们把洲上村建设成了“全乡模范村”。

硝烟弥漫、艰苦卓绝的革命战争年代,老人抛头颅、洒热血;一穷二白、筚路蓝缕的建设岁月,他又甘当铺路石、螺丝钉,他把“小我”刻进大国,为家国情怀写下最生动的注脚。

“我一不为官、二不为钱,只为主义,只为信仰。”因为这种无以言喻的精神之甘、信仰之甜,陈训杨一路走来,无怨无悔。

1950年,在云南剿匪途中,陈训杨的左眼被弹片擦伤,后经治疗才无大碍。1993年,年近七旬的他,旧伤复发,左眼球被摘除,共用去医药费630多元。镇民政所知道后,让老人的儿子带好住院发票去报销,没成想却遭到了老人的斥责:“家里出不起这笔钱吗?还要向国家伸手?你这共产党员难道是混进去的?”为了防止家人再打报销的主意,陈训杨干脆将住院发票全部撕掉。

失去的左眼、严重变形的肩胛骨,满身的创伤,这是战火留给这位百岁老兵的印记与荣光。然而,这些都还不算什么,对陈训杨而言,他说,能够活着,已经足够幸运。

他常常对家人说:“我有6个哥哥,两个哥哥参加红军失去了联系,两个被日军炸死,还有两个被国民党抓壮丁一去不返;那些和我并肩作战的战友们也一个个在战场牺牲……而我还能活着,成了家,生了儿子,过着幸福的生活。我要永远听党话,跟党走。”

送别英雄!

一路走好!

(来源:宜春发布 责任编辑 李小涵)

分享到:

便民服务

定制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