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

一人一马,大山“骑警”34年守护平安

2022-01-23 09:40:16 
分享到:

一个人、一匹马

行走在群山环绕的云贵高原

这是铁路民警李军的工作常态

崎岖的山路,他走了34年

今年却十分不舍

这是他的最后一个春运

待冬天过去,年过六旬的他

就要与这个奉献了一辈子青春的地方

告别了

为抓捕嫌犯,他飞扑而上,却摔断了手

李军,柳州铁路公安处南丹派出所泗亭警务区的驻站民警。1988年,他从铁道兵转业后来到这里,负责沿线治安工作。

1月17日,天蒙蒙亮,李军牵着马、挎着行囊,开始一天的巡线工作:“老伙计,让我们一起再看看这里的山、这里的水吧。”

泗亭警务区管辖区段地处云贵高原,这里群山莽莽,分布着50多个自然村,常住村民近50000人,多为布依族。连接贵州、广西两省区的黔桂铁路穿山而过,是沿线物资运输的重要通道,需要有人常年驻守巡护。春运期间,列车往来更加频繁。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黔桂铁路沿线治安环境复杂,盗抢、路外伤亡等案件时有发生。“穿着这身警服,就要守护这里的平安。”初来乍到的李军,暗暗下了决心。

春夏秋冬、寒来暑往,他一次次巡守在铁路线上,检查铁路设施是否安全完好,防范物资偷盗。冬天一身霜,夏天一身泥,饿了就吞几口干粮。

为了铁路沿线安全,他日复一日走村入户,宣传铁路法律法规,讲解铁路安全常识,提醒村民不要图方便上道行走,也不要让牛马进入股道。

为抓住偷盗物资的盗窃团伙,他蹲守在铁路沿线,警惕地注视着可能出现的“黑影”。有一次,在抓捕一名偷盗犯时,他追着嫌犯钻进山里,足足跑了一公里,又是翻山又是下河,直到嫌犯精疲力尽束手就擒。“只要他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我就决不能放过他。”

还有一次,在与一名扒火车的偷盗犯搏斗时,他飞扑而上,将嫌犯按倒在地,自己却摔断了手,骨头都露了出来。如今,伤疤依然可见。“他们是亡命之徒,我也不能怕死。”

20世纪90年代,李军和同事打掉了近四五个盗窃团伙,确保了铁路物资运输平安。

34个年头、12400多个日夜,陪他一起走过的,是身边的马儿。“黔桂铁路沿线基本都是山区,路险、山陡、石多,车难开、人难行。许多人觉得骑马‘原始’,但在这里特别管用。”

因为家中务农,养有骡马,李军自小就在马背长大,对马有很深的感情。从警的日子里,有了马儿的陪伴,他每日巡线从步行10公里,变成了骑马30公里。

这份付出与厮守,换来了布依村寨的安宁与幸福。在李军和同事的共同努力下,警务区管辖范围内偷盗、路外伤亡等案件逐年下降,实现了多年线路事故、刑事案件“零发生”。“我是一名党员,也是一名铁路警察,虽然工作不是惊天动地,但希望乡亲们看到我,能够感到安心、踏实。”李军说。

山里人交朋友,是以心换心的

“你对他们好,他们会对你更好。” 李军的话不多,却见心见肝。

中午时分,李军牵着马回到泗亭村。在村民何道芳的家门前,男女老少坐在篝火旁聊着天,见到他,大伙不约而同围了上来,递上热茶、送上糕点,拉着他嘘寒问暖。李军像个远道回家的大孩子,高兴得合不拢嘴。“每次进村都这样,大家把我当亲人,我也把他们当作兄弟姐妹。”

山里人交朋友,是以心换心的。

村民朱义春以务农为生,经济条件拮据。他难以忘记,儿子考上县城高中时,自己囊中羞涩无法支付学费,是李军来到家里,悄悄留下了一沓钱。自那以后,朱义春便在农闲时,把家中的马借予李军巡线:“山路不好走,只要你有需要,就带上这个伙计吧,寂寞时也有一个伴。”

村民何道芳也遇到了这样的困难。他的儿子在独山上高中,第一年高考落榜,改送到南丹复读。李军得知后说:“这一年,让孩子住我家,我老婆照顾着,吃、住更好一些。”就这样,孩子住进了李军家里,在他爱人陪伴下,顺利考上了大学。

李军,就是这样一个热心的人。农忙时,他挽起裤脚跳下田,帮着乡亲插秧;学校开学时,他来到村屯困难户的家里,给孩子送去学习用品;有村民到南丹赶圩,他带回自家招待,让大伙吃一个热乎饭……

一颗金子的心,换来珍贵的情。布依寨子的村民,把李军当成了自家亲人。每当李军进村,他们都会把他拉到家里喝茶吃饭,走时在他的袋子里塞上水果、干粮。为支持李军工作,村民组织了义务护路巡防队,自发到铁路沿线巡逻,开展爱路护路宣传,及时排查路外安全隐患。

如今,随着脱贫攻坚取得全面胜利,乡村振兴接续全面推进,曾经生活困难的村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泥巴路变成了水泥路,土坯房变成了小洋楼。依托黔桂铁路,泗亭村还引进了锰矿加工企业,有了产业支撑,日子越过越红火。

李军看在眼里,乐在心上。三十多年的驻守,这里早已变成了家乡。

结婚当天,他“跑”回大山,孤零零留下新娘子

李军的心里,有两个家。一个在山里,有布依老乡;一个在山外,有爱人和孩子。

新春将近,爱人彭光英带着年货,搭车来到警务区。“快过年了,我给他收拾收拾,让这里有点年味。”还没等李军巡线回来,彭光英就在10平方米的宿舍里忙活起来,“30多个春节,只和我过了2个,他都把山沟沟当成自己家了。”

上世纪80年代,彭光英和李军经朋友介绍相识相恋。彭光英一眼就相中了这个面向憨厚的小伙儿:“大家都夸他人好、老实,以后肯定是一个顾家的人。”

不曾想,结婚摆酒当天,李军就因为工作,跑回了大山,把新娘子孤零零留在了老家。“说不遗憾、不埋怨,那是假的,但谁让他穿着这身警服呢?” 彭光英说着,不禁红了眼眶。

结婚30多年,李军在大山里待了30多年,在家的日子屈指可数。这个家,基本是彭光英一个人撑起来的。最让她感到揪心的,还是李军的工作。“以前案件特别多,通讯也不发达,有时候他在大山里几天联系不上,我心里就发慌,生怕他出事。”

再坚强的女人,也有脆弱的时候。有一年,彭光英在老家遭遇车祸,被送往医院抢救。而那时,李军还在山里驻守。当她苏醒后拨通丈夫电话时,两个人都哭了。

扁担挑水两头搁,顾得了一头,顾不了另一头。说起家庭,李军是愧疚的,或许一辈子都无法弥补。但他深知:“大山里的平安,总要有人守护,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就必须义无反顾坚持下去。”

天若有情天亦老

如果大山可以动情

愿它记住这位平凡的铁路警察

是他与山为伍、与马为伴

默默守护着一方平安

用“舍小家”的坚守

谱写了一名共产党员

对事业的忠诚

对人民的情怀!

来源:中国铁路微信公号

(责任编辑 谢雅静)

分享到:

便民服务

定制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