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

上海旅行团核酸检测后,为何32小时才落实管制措施?

2021-10-24 08:18:42 
分享到:

十一黄金周结束,针对疫情,人们小小地松了一口气,因为有五亿多人参与国内旅游的这个长假里头,疫情防控相当平稳。然而,十一长假过后仅仅一周多,国内疫情又卷土重来。本周一,10月18号,一个从上海出发的七人自由行旅行团在西安确诊全部感染,另外一名中途加入的银川人士也确诊感染。迅速就像推倒了的多米诺骨牌,这一波疫情确诊病例总数谈不上大,但是波及面足够广,不到一周的时间,涉及了接近十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最初确诊的旅行团虽然来自上海,但上海在筛查308名在沪的相关人员,核酸检测结果都为阴性,那么更大的可能性,他们是在旅行的途中感染了,这给我们提了怎样的醒,又该如何去防?

多条旅行团传播链指向额济纳旗

本周,“旅行团”引发的疫情持续发酵,继陕西西安最早通报的上海旅行团传播链之后,又浮现出浙江湖州旅行团、甘肃兰州旅行团、云南昆明旅行团等多条旅行团传播链。这些旅行团的途径地,大多是陕西、宁夏、内蒙古、甘肃这四省的著名旅游地,疫情的发生,让正值旺季的“深秋西北游”戛然而止,许多外地游客被迫滞留旅游地。

旅行团导游 叶榆宁:原计划的行程是去往阿拉善盟的腾格里沙漠,然后额济纳旗的胡杨林,还有巴丹吉林沙漠进行摄影采风活动。然后是17日达到额济纳旗,因为疫情暴发就滞留在额济纳旗了。

叶榆宁是资深的西北游全陪导游,如今,他和司机滞留在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的酒店之中,和他们一起的还有旅行团的30名游客,他们目前的核酸检测均为阴性。这个旅行团由来自上海的退休老人组成,爱好摄影的他们,最期待的就是要拍摄额济纳旗的胡杨林。

旅行团导游 叶榆宁:额济纳是有8000亩的胡杨树,每年10月会有胡杨节,胡杨节的景色程度,是在咱们国家目前西北地区,或者全国的旅游市场上进入秋天一个最佳的线路,每年10月会有大量的游客来到额济纳旗。

上海游客 宁先生:胡杨林公园实际上我们早上进去是专门去拍羊的,拍完以后工作人员骑着摩托车进来找我们,告诉我们现在这里封闭了,让我们马上出去。一般胡杨林是二道桥、四道桥几个地方比较好一点,都没去成。

在叶榆宁等人抵达额济纳旗之前的两天,也就是10月14日,最早通报确诊感染的上海旅行团离开额济纳旗,在离开前,他们还在当地进行了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抵达甘肃嘉峪关后,他们再次进行核酸检测,最终结果为阳性。而之所以反复检测,是因为此行的终点陕西西安,要求外省游客持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记者采访到一位近期曾赴陕西旅游的游客俞女士,陕西对外省游客确有这样的要求。

上海游客 俞女士:我们是在上海团队一起做的一个核酸检测,然后再出发去的(陕西)延安。应该说是陕西的酒店基本上都是要提供48小时的核酸检测的阴性的报告。过了两天以后,我们就是担心后面有些景点,因为确实当中遇到有些景点需要48小时核酸证明所以在延安做了一次。

俞女士原本计划再组织一批同事到陕西旅游,但疫情发生,这一计划已经取消。相比之下,滞留在额济纳旗的游客,处境更显艰难。本周,额济纳旗防控形势步步升级,多条旅行团传播链的行程共同指向额济纳旗。尤其是一家名叫桐楠阁的餐厅成为焦点,不仅最早通报的上海旅行团曾多次在这里就餐,出现确诊病例的兰州旅行团和浙江湖州旅行团,也曾在这里就餐,这家餐厅的5名服务员也已确诊感染,这家餐厅关联的病例已超过20名。本周四,餐厅所在的达来呼布镇镇区成为高风险地区。

旅行团导游 叶榆宁:按照咱们国家的防疫政策,那必须清零以后,核酸检测没有问题才可以离开,滞留的时间目前都无法准确预测。

据统计,近万名游客滞留额济纳旗。自本周五起,当地对滞留游客提供餐食、药品等配送服务。

叶榆宁和游客们目前居住的房间,200元一晚,由他们自费解决。旅行团成员的平均年龄65岁,最大的76岁,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并不容易。

旅行团导游 叶榆宁: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之类的,目前滞留的游客这些中老年人是非常居多,对这些药品的需求量也是比较大。

本周五,北京市昌平区新增4例京外关联本地确诊病例,四人也曾赴内蒙古额济纳旗、宁夏等地旅行。尽管多条线索指向额济纳旗,但传播链条到底如何,本次疫情源头在哪,仍然有待调查,由于旅行传播呈现出关联人数多、流动性大、波及范围较广的特点,流调和溯源的难度很大。

上海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专家组成员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 吴凡:我们分析几种可能性,一种可能性全国各地的人去额济纳旗旅行,把疫情带进去了。第二种可能性,额济纳旗这个地方有和蒙古国一个口岸,口岸地区我们就特别担心,像边境的输入,尤其是通过食物的这种方式,我们这次注意到一个餐馆成了一个似乎是关键的传播的节点,是不是会有一些物品来源于境外,这个我们要等待最后国家的调查之后再公布。

这一波疫情最初是周日的时候,西安通报了上海旅行团中,一对夫妇被诊断为确诊病例。这对夫妇在八天内进行的第四次核酸检测当中被确诊,之所以做了这么多次核酸检测与旅游目的地的要求有很大的关系,但是也有人说,他们做完核酸检测没出结果,就已经踏上了另外的旅程。其实,这并没有违反相关规定,但是却暴露出了相关规定当中的一些空白地带,接下来又该怎么办?目的地防疫如何能帮助我们扎紧篱笆?

景区48小时核酸检测,值得推广吗?

本周四晚,观看《魅力湘西》演出的游客,在查验健康码、行程码,并通过电子测温仪检测后,依次入场观看着这场精美生动的当地特色演出。

位于张家界武陵源区的《魅力湘西》剧场曾因疫情原因停演近2个月后,于国庆节前夕恢复了演出。经过了疫情背景后的警示,剧院接待人数被控制到了不超过观众厅总座位数的50%并间隔落座,还取消了与游客近距离互动的环节。

游客 樊女士:应该说是从张家界途中的话,就接到酒店老板的电话,问我是从哪里过来的,首先的话这一点让我感觉感到很好,对每一位进入到张家界境内的每一位旅客的话都是很负责任的,然后再加上包括订票,从前台这个票务送过去,到现在每个人需要凭行程卡和健康码是自己要去取票,再到时候进入整个魅力湘西的整个进程的话,觉得这疫情工作还是做得很好的。

自张家界市各景区恢复开业以来,都实现了限流措施,被规定客流量不能超过往年的50%。而除了防止游客瞬时聚集带来的风险,对景点从业者的检测作为基础却又薄弱的环节,也得到了更为严格的管控。

张家界市武陵源区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局长 向延初:景区景点工作人员、导游等从事景区服务的一线工作人员,未全程接种完新冠疫苗的不予上岗,一线工作人员及导游未完成每周一测核酸检测的不上岗,有服务到相关病例的工作人员一律不能上岗。

再次由跨省旅游引起的新一轮疫情中,备受关注的一点是,首发确诊病例上海籍的夫妇在八天内频频进行了四次核酸检测,而这其实都是在为前往目的地做好出行所需。根据西安市的防控要求,省外来返西安人员需提供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此外,他们计划参观的景区——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也要求另提供检测报告。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院长 工作人员:目前暂不接受来自中高风险地区的观众,那么来陕,返陕的观众要持进馆时的48小时核酸检测方能进馆。

早在处于全国暑期高流动性的七月下旬,三名外地游客在被确诊前曾来到过西安等地游玩,这使得陕西省内各景区提高了管控力度,以应对省外人员流动带来的风险。时隔三个月,从甘肃游玩后前往下一个目的地西安的两位游客,在为进入景区而准备的第四次核酸检测中,他们才被测出阳性结果。而景区核酸也成了当下日常常态化防护措施外更严格的管控手段。

上海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专家组成员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 吴凡:设想一下所有的景点都要求这么做的话,那得增加多少社会成本?而这个社会成本指的是官方的个人的,这个成本还不仅仅包括金钱,还包括时间成本,也包括医疗机构的医疗资源的浪费。我们更多的是应该把什么叫安全?就是我们在日常没有特殊情况下,不是高危险场所情况下,我们是需要给人们一个更日常、更安全的环境,这才叫常态化的防控。

风险在经过严格把控后能够降到更低,但如何在保证精准检测的前提下,减少防控的社会成本,还需更多平衡。相较于陕西景区所遇到的管控考验,眼下正在筹办的上海进博会面临着更为复杂的跨省甚至跨国流动风险。周三,上海市公布了进博会疫情防控工作的方案,精细且全面化构筑起展会疫情防控线,以保障活动顺利举办。

上海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专家组成员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 吴凡:对于比较集中的这些大型活动,我们提的策略就是一活动一方案一策略。每一个大型活动,它的形态都是不一样的,来得人不一样,活动的方式不一样,人和人之间的交往的这种状况也不一样,而且它可能造成的这些对于防控来说,可能潜在的风险也不一样,所以一般对于一些一个大型活动,我们会做专门的风险评估,来评估它根据它特殊的形态来作出防控的要求,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包括广交会、进博会等等一系列的大型活动,它都会有一些针对这个大型活动的特殊要求,我觉得这个是非常精准防控的一个部分。

这次疫情被发现与相对密集的核酸检测要求紧密相关,但成也核酸检测,值得思考的也与核酸检测有关,比如说出结果的时间长度。梳理这一次最早被发现核酸异常的那一对夫妇,通过他们的行程轨迹,就会发现,10月15号上午九点,他们就完成了核酸采集,但真正落实隔离留观措施,已经到了第二天的下午五点,中间的时间差真是足够大,我们如何让核酸检测发挥更大的作用?

核酸检测,能更快吗?

当地居民:要办住院手续,医生肯定让你做核酸检测才能住院。

当地居民:我平常在外面跑业务的,所以说每次出去之前和回来都要在这边做个核酸才行。

无论是住院、陪护,还是参加大型活动、跨区域流动。常态化防疫以来,核酸检测开始成为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事物。每天上午九点,浙江桐乡的这所乡镇卫生院内,就陆续有群众自行前来采样。虽然采样完成后就可以离开,但他们都希望能早一点看到报告。

浙江桐乡第三人民医院副院长 倪笑元:一般我们上午的采样,结果一般在下午出,下午的采样,结果晚上能够出,我们尽量确保当天能够出报告。我们是乡镇一级是负责采样的,我们把标本定时地送到我们集团的总院检验中心去进行检测。

浙江桐乡第一人民医院检验科副主任 陈筝筝:像乡镇的核酸样本采完之后,把样本送到我们这儿接收的时候,也是要核对一些数量的,然后就是数量无误的时候,然后我们再把这个样本,到我们系统里面进行扫描,把样本的信息录入。

此时,从样本被采集,到真正搬上实验台,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在接下来的三至四个小时内,医务人员将完成检测,并签发报告。据当地疾控部门介绍,正常情况下,从采样到出报告,时长能压缩到六个小时。如果出现紧急状况,样本量较多时,检测时长还可以进一步压缩。

上海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专家组成员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 吴凡:我们试剂盒,往往就是96孔,96孔是什么意思?同时可以测96个样本。所以这个医疗机构,如果检测的人多,那它可能就出结果很快,一个板子齐了,我就直接上机,一上机就是三四个小时,这台机器就被占用了,所以你如果来一个检一个的话,那成本是相当高的,不仅是检测试剂盒的成本,还有一个机器的,我可能就两三台机器,这两三台机器,做一个人也是做,做几十个人也是做,所以这个就是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医疗机构,它这种检测能力是不一样的,所以它可能需要的时间长短也是不一样的。

在本轮疫情中,最早被发现核酸异常的这对夫妇,从10月15日上午九时,在嘉峪关被采样到可疑样本,到第二天下午五时,在西安落实管控措施,中间存在32个小时的空白期,两人曾游览大雁塔等景区并到餐馆就餐。如何利用核酸检测为防疫抢出宝贵的时间,已然成为了公众关切。事实上,在吴凡看来,一旦发现了可疑检测报告,各方都应立刻提高警觉。

上海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专家组成员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 吴凡:如果我们在这些路途过程当中,我突然接到一个通知,说我这个检测的样品我的检测有可能出现结果异常,一旦了解自己结果异常的时候,你其实就要把自己当成我已经是阳性来对待,第一停止所有的你当前的活动,跟当地的疾控部门对接上,问应该怎么办?如果当地通知你说去再做一次检测,你应该怎么做?那么戴上口罩戴上手套,尽量不坐公共交通工具,然后到了医院之后,应该告诉所在的医院,我前面的检测已经出现了异常,那么这个时候往往医院对待这样的人,他会把你作为一个可疑阳性来进行处理。

自从去年,国务院要求全国所有二级综合医院需具备核酸采样和检测能力以来,核酸检测离普通人已不再遥远。一张核酸检测阴性证明,越来越成为不少地区和场合必要的通行证。但核酸检测仅是科学防疫中的一项手段,人们还需要从科学视角出发,正确使用这一手段。

上海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专家组成员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 吴凡:你整个从感染病毒到发病这整个一段时间里面,在不同的时点上采样的话,做核酸检测的话,他完全有可能在很多时候出现阴性的。所以就是说我拿了48小时前的核酸检测报告,压根不等于我现在100%安全的,只能说是相对安全的,所以我们要科学的来看待这个核酸检测报告,也不能完全依赖于核酸检测的阴性,这就是为什么我讲,我们不能依赖于核酸检测的快、慢和核酸检测的阴性阳性的报告本身,我们更多的要依赖于我们日常自身做好防护的工作,防护的意义在于两个,如果我已经感染了,我是可以避免传给人家,如果我没有感染我是避免别人传给我。

从去年武汉解封一直到现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们也经历了一波又一波国内的局部疫情,但也在这一波又一波的疫情当中,对病毒的了解有更深的认识,发现了更多的问题,比如冷链传播病毒等等,那么这一次又提醒我们,旅途中的防疫以及与核酸检测有关的速度与效率等等问题,为此,我们该以怎样的进步去回应呢?

(来源 央视新闻 责任编辑 唐元)

12
分享到:

便民服务

定制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