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

这支比五月天更早接受BBC访问的乐团,究竟是什么来头?

2021-10-23 19:51:06 
分享到:

“会想选在阿根廷的水下之城Epecuén。那地方在上个世纪是一个很繁荣的城市,有一条直达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铁路专线。后来这座城市在1985年被附近一座名叫Lago Epecuén的咸水湖溃坝,湖水开始漫过城市街道,后来整座城市已经淹没在湖面之下,最近这几年湖面高度慢慢降低,沉寂水下长达28年的城镇渐渐浮出水面,但被咸水浸泡了20多年的城市已经是个历经沧桑的废城。

感觉办在那个地方会很特别,虽然已经浮出水面了,但一定还是会有咸咸的海味,来看我们表演的观众或是我们自己,在结束跨年演唱会后,除了当下的感动外,一定还会记得那个时候的味道。这就像是在某一个下雨的时刻,你可能会想起某一段回忆一样。”

——原载诚品书店《On The Desk 提案 你我他之间·乐团成员的相处时光》

台北艺术大学的摇滚音乐研究社在台湾的独立音乐场景里是一道相当重要的风景线,更是孕育了许多知名乐团的摇篮。

从早期的那我懂你意思了,到近年来声名鹊起的草东没有派对、Deca Joins、孔雀眼都发迹于此,而新生代的百合花、荒山茉莉也有着不可小觑的实力。

同样在这里成长的,还有一支已经走过14年的乐团——Mary See the Future

他们还有一个更有神秘感的中文名「先知玛莉」。

早在2011年,先知玛莉便受邀登上英国BBC广播电台专访,两年后才轮到五月天;他们更是为数不多曾经站到小巨蛋上表演的独立乐团。

2012年,先知玛莉凭借首张专辑《Yes, I Am》以黑马之姿入围金曲奖最佳乐团奖。同时入围的还有五月天、苏打绿、Tizzy Bac和戴佩妮领衔的佛跳墙。

尽管最终并没有得奖,但得奖的五月天也对先知玛莉赞赏有加。

贝斯手玛莎直言与先知玛莉一同提名与有荣焉,之后还毛遂自荐,担任了先知玛莉第二张专辑《My Fake True Love》的制作统筹;

主唱阿信也推荐了他们的歌曲《多雨的城市》:「这次的金曲奖,让我认识了这个团,Mary See the Future。迷幻,唯美,优雅,请听这首《多雨的城市》!」

多雨的城市音乐:Mary See the Future - Yes I Am

多年后,先知玛莉的鼓手Eric还成为了第三十届金曲奖评审团的一员。

不仅得到五月天的推荐,连刘若英也翻唱过他们的《Yes, I Do》,客语歌王黄连煜也邀来他们参与首张个人专辑《Banana》的编曲与制作,隔年便获得金曲奖最佳客语歌手与最佳客语专辑肯定。

入围过金曲奖,也曾给黄贯中、Placebo、The Vaccines作过开场嘉宾,更是能让千人规模的专场演出售罄的乐团,却因为话少而不擅长互动,没有通过街头艺人认证申请。文化局给出了「无法吸引人群目光,与观众互动可再加强」的评语,颇为哭笑不得。

没有签入任何公司,十几年来一直坚持独立运营……在众多台团蓬勃进军内地、纷纷取得出色的票房和知名度的浪潮里,先知玛莉依然保持着一如往常的低调做派,腼腆而话不多的个性让他们把想说的话都放进音乐中,按照自己的步调不紧不慢地游走着。

时隔两年,先知玛莉再次造访大陆,展开14城的巡回演出。借由这个契机,我们找先知玛莉聊了聊。

故事从屏东高中开始

时间回到二十年前,在屏东高中上学的Fish刚刚加入学校的吉他社,吉他弹得很厉害的Josh也在社团里,在同学之间小有名气。不过吉他社足足有一百五十多号人,即使同在一个社团活动,也不一定能认识彼此。

Fish很想和Josh组团,但他又不想随随便便地向对方介绍自己。于是有天,Fish路过Josh常去的乐器行,刚好Josh也在,Fish就拿了一把贝斯,在他的面前弹了彩虹乐队(L'Arc〜en〜Ciel)的《Driver’s High》。一样很喜欢彩虹乐队的Josh也倍感讶异,发现竟然有人在跟自己听差不多的东西。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认识,开始一起玩乐团。

Driver's High音乐:L'Arc〜en〜Ciel - 25th L'Anniversary LIVE

值得一提的是,吉他社隔壁的热音社里也有一位很喜欢音乐的学弟。多年后他以HUSH的名字活跃在各大独立音乐场景里,和Fish、Josh在台北重遇,不过那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高中毕业之后,从屏东来到台北继续上大学的Fish、Josh和他们的同学小士,再加上在大学里认识的鼓手Eric,组成了一支名叫十三号码头的乐团。然而大学时代即将画上句点,作为主唱的小士要去服兵役,决定解散乐团。

Josh并不甘心就这样草率地结束。「这什么烂理由,就这样放弃。而且大家都已经有默契,为什么大家不整合起来。」

没过多久,Josh就又找Fish和Eric一起把乐团重新组起来,在2007年结成新的乐团Mary See the Future。

「Mary See the Future」这个团名是Josh从美国Emo乐团Jimmy Eat World得来的灵感,一样不去关心语法带来的谬误,只是单纯的顺口好听。不同的是,乐团的风格并不是那么外放的Emo,而是选择了更加内敛的英式摇滚。

在先知玛莉的演绎之下,卡朋特经典的爱情歌曲《Close to You》从Shuflle的律动变成Britpop式的八分音符扫弦,甜蜜的旋律变成了猛烈的吉他Solo。

《Close to You》: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rx411J7LW

原作像是羞涩的小女孩小心翼翼地藏着自己的爱意,而在这个版本里,想要靠近却又无能为力的无奈感被无限放大,有着完全不同的感觉。

似乎是同样的基因,在不同的排列组合之后塑成了不一样的生命。原本只弹吉他的Josh也开始同时担任主唱,独特的嗓音和精湛的吉他演奏让他成为最吸引人的焦点;

Eric的鼓声在沉稳中循序渐进地迸发出巨大的力量;

而Fish作为一支三人乐队的贝斯手搭配效果器做出丰富动听的bassline很好地避免了音乐的「中空」,这在乐队早期的表演中更能体现出他的重要性。

从英式摇滚出发,不为自己设限

早期的先知玛莉颇受英国摇滚乐队Muse的影响:同样是三人乐队,同样是主唱兼任吉他手,同样将古典乐的声响结构融入到摇滚音乐之中。

2007年发行的第一张EP《What Should I Goes to Be》的第一首歌《intro》便在缓慢的弦乐中行进,清音电吉他和贝斯相互对话,交织出一首优雅的古典小品。

Intro音乐:Mary See the Future - What Should I Goes to Be

Josh的声线与Muse的主唱Matt Bellamy也有几分相似,尤其是在《Hole》、《Princess》等歌曲中充满力量的高音假声部分,如果给人声踩下失真,说不定能得到与《Muscle Museum》相当的效果。

如果要在台湾选最会弹吉他的主唱,Josh一定榜上有名。

2013年,Josh参加Fender主办的电吉他精英大赛,用一把Squire的J5 Telecaster翻弹了Jeff Beck的《Cause We Ended as Lovers》,顺利入围初赛。

Cause We've Ended as Lovers音乐:Jeff Beck;Jimmy Reed - Legends of Rock, Vol. 2

初赛的时候,主办把入围者的影片传到网上,最终按赞数最多的12名选手进入决赛。

当时一位同样进入决赛的选手觉得作为先知玛莉主唱的Josh仰仗着粉丝基数入选,质疑比赛选人方式不公平;结果决赛时Josh直接拿下冠军,赢下一把价值十几万台币的Stratocaster,让对方悻悻离去。

但Josh的厉害之处不只在于吉他演奏。

教会家庭出身的Josh从小就学习钢琴,因为觉得好玩,就把熟悉的古典乐句混入歌曲之中。

《What Should I Goes to Be》就引用了贝多芬的《致爱丽丝》;

What Should I Goes To Be音乐:Mary See the Future - My Fake True Love

致爱丽丝音乐:陈川 - 中国民乐大师纯独奏鉴赏全集:吉他

在他们的第一张专辑《Yes, I Am》里,《Crappy》引用了Francis Lai在1970年创作的《Theme from Love Story》.

Crappy音乐:Mary See the Future - Yes I Am

Theme From Love Story音乐:Francis Lai - Instrumental Hits

而《Come Again》则引用了巴赫著名的BWV147《Herz und Mund und Tat und Leben》,让人听来眼前一亮。

Come Again音乐:Mary See the Future - Yes I Am

Herz und Mund und Tat und Leben, BWV 147: Jesu, Joy of Man's Desiring音乐:Classical Artists - Walter Rinaldi: String Orchestra Works / Bach: Cantata BWV 147, Jesu, Joy of Man's Desiring / Handel: Messiah: Hallelujah Chorus / Mozart: Ave Verum Corpus (Live in Rome)

作为先知玛莉的核心创作者,Josh的词曲创作也带着与众不同的特质。《Lucid Dream》一曲可以说是使用挂留和弦写作的范式,在模糊大小调界限的和声框架中,创作出梦幻感的旋律,也和清醒梦这一主题十分搭调。

Lucid Dream音乐:Mary See the Future - Yes I Am

贝斯手Fish的Bassline常常有着极强的旋律性,搭配肥厚的Fuzz效果器,也令人印象深刻。

《What Should I Goes to Be》和《You Suck》都用贝斯做前奏,相当引人入胜;

You Suck音乐:Mary See the Future - Yes I Am

在《礼拜天情人》和《The Loner》中,Fish运用点弦和滑音技巧,加上Delay效果器,在贝斯上做出漂亮的旋律;

礼拜天情人音乐:Mary See the Future - My Fake True Love

The Loner音乐:Mary See the Future - The Loner

《Ariel》里,Fish还展现了精彩的Slap演奏。除了作为一名全面的贝斯手,Fish还作为词曲作者,在乐团创作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Ariel音乐:Mary See the Future 先知瑪莉 - musickness

鼓手Eric也常常打出非同寻常的鼓点。

《Yes, I Do》在激烈的演奏中为温柔的歌曲拉开序幕,《多雨的城市》中用Tom鼓做出独特的氛围感,而在《The Loner》和《Cheer》里的军鼓连奏像是鼓棒敲出的旋律线一般,让他们的音乐呈现着缤纷的色彩。

Cheer音乐:Mary See the Future - Cheer

先知玛莉的音乐创作有着相当多元的面向,也慢慢找到自己独特的风格。他们既能在《Have Fun》这类激烈的歌曲里疯狂炫技,发泄着自己的负面情绪,也能在《Cheer》轻声诉说着,展现出相当温柔的一面。

Have Fun音乐:Mary See the Future - My Fake True Love

在看过陈绮贞的演唱会之后,Fish深受鼓舞,写下了这首歌的歌词。清新的吉他riff配合着合成器的声音,Eric敲出循序渐进的军鼓就像光芒一样指引你走入音乐里去,这或许是在先知玛莉的歌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鼓声,无比温暖而有力。

而先知玛莉受BBC专访的缘起,也和这张《Cheer》紧密相关。回忆起那时的情形,他们还是觉得很幸运:「哈哈哈,现在想起来运气真是太好了。我们那时候在一家餐厅吃东西,老板娘操着浓厚的英国腔问:『你们是来利物浦观光的吗?』

鼓手Eric马上回答说是来英国表演的,顺手送了一张《Cheer》单曲给她当作纪念,结果这位老板娘居然马上就在店里头播出来了!就在这个过程中,陆陆续续就有几桌客人过来与我们交朋友,还形容《Cheer》是「Lovely music」,刚好就这么巧有一位BBC的节目企划也在这家店,听见音乐之后马上跑来问有没有机会到他们的节目接受访问,这真的是一件非常奇特的经验。」

先知玛莉的歌曲里,也时常有着下雨的气息,甚至有时演出也会下雨,被歌迷们称作「雨团」。

《多雨的城市》就是一首以下雨为主题的歌曲,呈现着相当丰富的编曲段落。在前奏中,Fish使用了Fuzz和Delay效果器在贝斯上弹奏和弦,和木吉他一同营造出下雨的氛围。在冷冽的空气之中,也莫名流露着一丝暖意。

多雨的城市音乐:Mary See the Future - Yes I Am

在长达七分钟之久的《July》中,雨水冲刷的气息也扑面而来。前奏乍听有两把吉他缠绕在一起,其实只有一把吉他完成:让一弦和二弦两根高音弦留空,然后在低音弦上游移着高把位,随意地刷着吉他,同时弹奏着旋律跟和弦,简单却又非常美妙。

July音乐:Mary See the Future - Cheer

歌曲像是染上雨雾的吉他音色令人沉醉,构筑了一个相当迷人的自溺的世界。Fish曾这样介绍:「这首歌是在说一个人在夏天的时候感到非常非常的孤寂,然后他觉得身边的事情跟以往没有两样,但事实上很多事情都已经改变了,而他自己却不知道。」

而先知玛莉也从来不为自己设限,并不把英式摇滚作为唯一的标签。收录在2019年发表的第三张专辑《Musickness》里的《Where’s Emily》里既有Funk风味的节奏吉他,硬摇滚跟爵士段落也都穿插其中,听来也相当过瘾。

Where's Emily音乐:Mary See the Future 先知瑪莉 - musickness

在这张专辑里,他们还用台语创作了《陆桥》,以钢琴、风琴和木吉他铺底,电吉他配合摇把模拟出管乐的感觉,有种伍佰的味道。

陆桥音乐:Mary See the Future - 陆桥

早在《Hellow》的雷鬼版本里,先知玛莉就把吉他的音色调得很像日本的三味线,而这次再度拓展了它的音乐语言。把吉他弹得不像吉他,也是Josh非常喜欢的特化玩法。

乐团介绍着用这种方式演绎电吉他的用意:「电吉他是近代、现代乐器的王者,因为它可以很接近吹奏乐器、很靠近声带的发音。

但同时它又有放大系统,可以让手指去很直接地呈现想要的内容,比较趋近于管乐器的逻辑,让它能以类似管乐的处理方式去呈现人声的线条感。

用失真吉他去模拟管乐其实Jeff Beck等很多著名的吉他手都做过,其实管乐在爵士乐也是很重要的元素之一。我们希望把很基本会的东西做一个延伸,包括钢琴也是,后来也会不断增加新的东西。」

从制作音乐、盖工作室到办大型演出,一切亲力亲为

作为一支已经度过14年的乐团,先知玛莉却没有签入任何公司,始终坚持独立运营团务,独立制作与发行自己的作品,是一支完完全全的独立乐团。

他们并不拘泥于设备或器材够不够专业,只关心声音是否正确:「我们平时创作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在电脑前工作,相较于一起坐在练团室一点点磨合地浪费时间,不如多利用时代的优势,通过网络大家工作也更有效率。」

先知玛莉的第一张专辑《Yes, I Am》,就并非是在条件优渥的录音室里录制的作品,而是在排练室里一遍一遍地做实验,靠着手边能用上的所有器材制作出来的作品。从创作、编曲、演奏,到录音、混音、母带全都由自己包揽,即便从现在的角度来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十年前就更加困难。

负责所有后期制作的Josh回忆起制作这张专辑的过程:

「从调整声音的音量、相位、频率响应到空间效果,在录唱之前还得根据source跟作品想呈现出的基本氛围,从中不停地修饰、混音调整出方向,在从里面去寻找我们自己的灵魂。执行这样的动作久了下来,我好像从一个表演者变成一个技术人员,你看见麦克风明明在前面,可是却无法安稳完整地诠释作品;你听到所有拆解后的清楚声响,却始终无法进入完美的音乐状态;

你清楚知道每首歌曲应该有的情绪起伏,但是更了解自己因为失去了什么而感到麻木空荡……这些未知的状态在设备前面无所遁形地被记录着。」

尽管漫长的制作期让Josh一度沮丧到想要放弃,但这张专辑最终呈现出了非常特别的质地,更让他们入围金曲奖最佳乐团、金音奖最佳摇滚专辑。

无论如何都很难想象,专辑中丰富的吉他编曲,仅仅是通过一把墨产的Fender Nashville Telecaster、一台Line6的综合效果器加上小不点的橘子吉他音箱录制出来的。

其实一张好的专辑,并不需要多么华丽的器材与设备,更重要的是对待作品的那份认真态度,值得更多的思考和把握。

先知玛莉凡事亲力亲为,不仅体现在音乐作品上,就连工作室也是自己盖的。鼓手Eric与那我懂你意思了、Deca Joins的鼓手陆大爆在台北市太原路一起盖了一间集录音、排练和教学于一身的综合性音乐空间「27 Club」。

从房间的设计测量到隔音材料的挑选,再到进行施工,除了部分较为专业的工作由专门的师傅来完成,很多部分都是两位鼓手和朋友们亲手搭建起来的。

剧场设计专业出身的Eric理论和实践经验都足够完备,算得上筹措27 Club过程中的军师:不仅负责绘制设计图,材料的规格与用量也都在他的控制之中。

面对此前并不熟悉的隔音知识,他也没有打退堂鼓,而是花时间去学习相关的知识,让开始前的准备得更加充分。

就这样,27 Club顺利地盖了起来,许多乐团也都来这里排练和录音。不仅先知玛莉的许多作品都诞生于此,Deca Joins的首张专辑《浴室》也是在这里录制的。

与制作专辑一样,也许过程漫长而又充满焦灼,但最后的成果还是让人欣喜的。

赶在疫情到来之前,先知玛莉去年年初在台大体育馆终于举办了他们的首场大型专场演唱会,挑战三千人的观众规模,作为第三张专辑《Musickness》的巡回终站。

同样的,这场演出依然是他们自己举办。站上更大的舞台、面对更多的人群,他们也有着非常不同的感受:

「一般巡演的场地是在Livehouse,比较贴近观众;在台大的时候,我们与观众有一些距离,这造成我们所有的动作都会被这个舞台放大,例如团员们之间的距离被放大了,我们除了需要更加强乐器上面的咬合外,也会有眼神上的交会让彼此安心。

而且在大型场地,我们的流程是很紧凑的,大家都必须配合所有团队的所有安排,完全按演出schedule走。这样的演出对观众来说自然会因规模不同而产生不同的期待感。」

崭新的尝试在带给他们挑战的同时,也给了他们许多学习的机会。乐团在舞台布置、摄影机转播、搭设VJ上都做了很多调整,更将这场演出看作一个学习如何呈现大型舞台show的过程。

而随后,疫情的到来改变了很多事情。在很难去现场表演的日子里,先知玛莉也开始尝试做线上直播演出。对于直播技术并不熟悉的他们,再次秉承着凡事靠自己的精神,开始自行摸索相关的软硬件设备,慢慢克服技术上的困难。聊起和线上和线下的不同,他们也有着独特的体会:

「线上直播没有现场观众也就没有即时Feedback,一切变成一个数字化的东西。不过有趣的是,我们可以在一个舒适的熟悉的环境,不用像线下演出一样舟车劳顿,时间也是以我们自己掌握为主。」

把演出变成乐团的系列作品

对先知玛莉来说,演出不仅是对音乐作品的宣传与推广,更将它们当成一个系列作品。从2012年起,每年的冬天他们都会以将团名和圣诞节结合的「Mary Xmas」为主题,以不插电或微插电的形式做巡回演出。

不过对于大陆乐迷而言,更令人感到熟悉和亲切的是每年的五六月份举办的巡回演出「梅雨季」,这一系列的初衷是将365天的体验与感悟化为演出,陪伴乐迷朋友们度过压抑苦闷的时光。

梅雨季是受到林强的专辑《惊蛰》的启发,原本是想要举办一场带有季节性主题的演出,却慢慢变成每年最令人期待的固定项目。

没有固定歌单、即兴改编演奏是梅雨季的特点,乐团有时还会邀请乐迷上台和他们一起表演,让一切自然地发生。

每一年先知玛莉都会怀着每首歌曲创作时的思考,结合他们这段时间喜欢玩味地曲风和特别的生活经历,尝试一再地赋予每首作品不一样的风味,也留给乐迷更广阔的想象及感受空间。

受到疫情的影响,去年的梅雨季并没有在五六月份如期进行,在台湾的演出一直延期到了八月,也不得不与大陆乐迷失约。没办法进行现场演出的先知玛莉选择把和梅雨季关系紧密的《多雨的城市》重制成爵士乐版本,陪伴不能见面的歌迷。

钢琴、低音提琴和爵士鼓成为这首歌的主轴,搭配爵士乐的底色,和声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在爵士改编的基础上,Josh仍加入了摇滚电吉他的拉扯。在音色上,它不朝向那种圆肥的爵士吉他clean tone,而是能屈能伸的指弹过载音色,成为了游走在管乐感的存在以及贝斯与钢琴上的桥梁。

多雨的城市音乐:Mary See the Future - 多雨的城市 (2020)

终于在今年,先知玛莉带着梅雨季回到大陆和大家见面。相比以往的巡演只在每个城市短暂停留,这次因为需要隔离、等待各个城市演出报批,他们在上海生活了两个多月,不同的感受被累积着。

「以前对于巡回的城市印象像是一些片段,而现在更像是大块的,以不一样的方式被记忆下来。」

乐团对于这趟行程有着不同的感受,而对乐迷来说也是一样。

在这次巡回里,还原录音室作品的编排并不是他们的目标,先知玛莉不再以吉他、贝斯、鼓的三大件形式作为基底,而是尝试了很多新的编曲和配器,跳出摇滚乐团的枷锁,使用合成器制造电子声响,也在一些场次搭配VJ,用不一样的方式去呈现以往的歌曲。

除了电子元素的增加之外,爵士也成为乐团的新方向:沿袭《多雨的城市》的改编方式,原本就带有爵士味道的《到底是》也被改编成爵士曲风,更是将真正的管乐声音放到了Program里。

「在『娱乐』这个主题下,也许声光效果足够,加入Program可以满足观众们感官的刺激。我们在用Program时也是有一些考量,希望能将我们的演出标配化而选择了这样的方式,一边用的同时也一边在学习,也会随着实际演出的效果来检讨该如何调整。」

也许对于很多乐迷来说,熟悉的音乐也许会突然变得陌生,也是一个相当冒险的举动;但对于乐团而言,这样的演出形式却并不以服务观众为重点,而是针对怎样去呈现一首歌来做新的探索。在现场,Josh也对这些全新的版本做出巧妙的比喻:

「其实音乐也可以像App一样,不断地更新它们的版本。」

这些全新的音乐元素的确是不小的挑战,但也给乐迷带来很多的惊喜。

在矛盾与迷失之中寻找出路

从开始结缘的高中时代,到乐团成立,再到入围金曲奖、登上小巨蛋,一直到举办大型演唱会,这支成绩斐然的乐团却也面临着生活的难题。

Eric曾提及:「乐团会有一笔大家的收入,但可能没有办法满足每个人的生活最低需求。所以我们可能就要另外再去寻找哪些可以补足我们最低生活需求收入。」

除了经营乐团和教乐器之外,Josh还曾为许多歌手编曲制作,徐佳莹的《理想人生》、詹森淮的《我想再唱起歌》的编曲都出自他的手笔;

Eric也兼任高中青棒队的棒球教练,也在母校北艺大担任摇研社的指导老师。

走过十四年,先知玛莉仍然在音乐的道路上继续行走,不断学习各种新鲜的事物,随着对音乐理解的变化,也在拓宽着自己的风格。而创作这件事对于创作者而言,也有着不可或缺的意义。

正如Fish所说:「我相信很多创作者都是透过不同的形式不同的媒材在寻找跟这个世界交流的一种方式,在矛盾与迷失之中寻找一个出路。」

乐团也早已成为融入他们的血液的一部分,只要在一起,那个可能性就会出现。Eric这样诉说着自己和乐团之间的情感:

「有曾经很认真想过一件事情,如果没有跟大家一起玩乐团的话,在生命中会是一件非常非常难过的事情。」

在乐队有如快消品一样不断涌现的新时代,讨巧的创作或许会赢得暂时的名声,但终究无法永远流行下去。

「年轻朋友们可能会觉得成名很容易,但做乐团这件事其实并不再是出几首歌就会被很多人听见的状况了。希望他们不会因此而觉得没什么搞头就不玩了,玩团是需要经验的累积和磨练的。」

提及有什么宝贵的经验可以分享给年轻的乐队时,先知玛莉给出了这样的建议。

「音乐这条路是学不完的,一定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找到自己学习的方向和适合自己的方法。例如要学会“听”,在能熟练演奏自己的乐器外,还要能在忙碌的同时听到更多的声音。」

在最后,先知玛莉也向我们透露了新作的进展,近期将会有一个很有趣的合作创作,应该不久后就会让大家听到。而他们的梅雨季巡回也还在进行中,也希望大家有机会可以去现场感受他们的特别编排,一起淋一场迟来的雨吧。


7
分享到:

便民服务

定制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