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

长江云调查 | “贪玩”的老年人如何戒网瘾?

2021-10-14 07:00:07 
分享到:

从晨起到晚睡,家住武汉市洪山区的秦女士看着60岁的母亲几乎不合眼、不离手地刷抖音短视频,“跟上了发条一样”,直至不久后出现失眠乏力、头晕眼花等症状,她不得不送母亲去医院就诊。在医院, 医生给出的“处方”中最重要的一个是“尽量不用手机”。

在大多数人眼中,老年意味着退休,从此就与广场舞、打麻将、太极、钓鱼这些关键词挂钩,但在当下,许多老年人退休之后,玩抖音成为了首要爱好。

(网络抖音老年用户图)

据《2020老年人互联网生活报告》统计数据显示,60岁以上的老年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达64.8分钟,甚至有0.19%的老人日均在线超过10小时。

相比于微信还要打字、说话,抖音只需要刷刷刷,点一点手指就可以不断地更新,并且能够根据用户的喜好推送视频内容。这样一来,老年人“上瘾”的几率更大。

玩抖音,到底对老年人的生活带来了哪些改变?正逢重阳节,长江云头条频道记者对老年网民展开调查。

现状:老年人社交在抖音

70岁邓爷爷:“不睡午觉也要玩抖音”

70岁的邓爷爷家住咸宁赤壁市,他玩了一年时间的抖音,现在收获了1271个粉丝,2.7万个点赞。家住农村,平时主要任务就是接送上学的孙子。

“我每天都不睡午觉,用空闲时间来拍视频”!在与邓爷爷的聊天中得知,他最喜欢拍的内容就是唱歌跳舞。邓爷爷是一名退伍老兵,年轻时也曾担任小学老师,特别喜欢搞艺术。“我热爱唱歌,唱歌可以锻炼我的肺活量”。在玩抖音之前,他还是一位K歌唱将,唱了2000多首歌曲。

谈及抖音对他最大的改变,邓爷爷说:“抖音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乐趣,总的来说就是,抖音比打牌好,比抽烟好!”

邓爷爷提到,邻居村里的老人们,现在都看手机抖音,每天都刷,白天干活时也刷。许多在外地打工的人,村子里的人通过抖音都知道他们在做什么,现在是怎样的状态。

56岁杨女士:“一条短视频都要拍上十几次才能满意”

家住武汉市武昌区的56岁杨女士平日在家带孙子,今年孙子满3岁上了幼儿园,她有了更多的时间玩抖音。她每天使用抖音的时长,已经远超过其他任何一款APP,最少有两个小时都沉浸在抖音里。“抖音的内容很丰富,刷不完的搞笑段子和养生知识,还有医生教你抗衰防老,专家给你科普日常小知识,这些你在微信里可看不到!”

除了刷小视频,杨女士每天会在自己的账号里上传3、4条视频,“我每条视频都要拍十几次才算过关,拍给网友看,必须是最漂亮的样子!”杨女士表示,虽然短视频已经严重侵占了生活,但每当收获点赞和评论,她都非常兴奋。

63岁张女士:“抖音胜过一切娱乐”

家住黄冈市的63岁张女士是一位抖音资深用户,抖音号上有1200个粉丝,3.7万的获赞,不到一年的时间已经发布了240个视频。初识抖音,张女士只是想学烧菜做饭这样的生活小妙招,后来她发现,抖音上也有和她一样的银发用户,别人的创意短视频总能让她捧腹大笑,刷得停不下来,于是,拍同款便成了张女士的梦想。“我每天最少会刷一个小时,不点开抖音都不习惯!”记者发现,张女士每个视频都有100多个点赞,每一条留言她都精心回复。

“抖音胜过一切娱乐,拍拍抖音,有滤镜,又有美颜,大脸变小脸,老年人还可以变年轻人”。张女士的口头禅就是:有空抖一抖,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隐忧:老年人玩抖音要防沉迷

根据QuestMobile最新数据,抖音短视频的年轻用户占比开始下降,中老年用户占比开始逐渐上升。2020年3月抖音短视频新安装用户里,41-45岁以及46岁以上用户的占比分别为11.5%和14.5%,分别同比增长了1.4%和1.5%。而2020年3月,18岁以下、19-24岁、25-30岁的用户分别同比下降了0.4%、5.5%和2.2%,与之相比,中老年用户在抖音上正在显著增长。

老年人迷上手机,子女又是欢喜又是忧

在记者的调查采访中,不少人表达了几乎同样的意思——“以前父母老说我们别一天到晚捧着手机,而现在轮到我们劝他们戒网瘾了”。而对于“银发一族”迷上手机,子女又是欢喜又是忧。

网友王晓诉说了自己的苦恼,今年王晓生了二胎,产假结束后,她就回到了工作岗位。家里大宝和二宝都是公婆在带,公公今年迷上了抖音,无时无刻不在刷。大宝因为还没上学,奶奶照顾着二宝,爷爷干脆带着大孙子刷起了抖音,一刷就是一两个小时。下班回家后,看见孩子玩爷爷的手机,王晓制止,孩子就大吵大闹,公公怼王晓:“不就是个手机吗,他不闹就行了!”说起着迷抖音的爷孙俩,王晓感到非常无奈。

网友蓝天白云讲述,抖音近来经常给他妈妈推送一些养儿防老、孩子不孝的“孝顺”视频。她挨个点赞,挨个下载,还经常发给自己看。他吐槽道,“我告诉她不要全信网络,防止受骗,可在她眼里就是我不孝顺了。”

沉迷网络,老年人极易被虚假信息所骗

客观上,如今不少老年人与人交流的机会减少,不仅空巢老人,还有一些老人为照顾下一代,随子女搬迁至陌生大都市,脱离了熟悉的生活环境,内心孤独感更加强烈。

这种和社会脱节的孤独感是老年人沉迷网络的主要原因。的确,网络的吸引力太大了,忙得脚不沾地的打工人尚且要抽空玩把游戏,更何况有大把时间的老年人?但不同于青壮年,老年人网龄较短,缺乏筛选和辨识有效信息的经验,极易被虚假信息所骗。

无独有偶,抖音上曾出现一次热搜事件——六旬女子迷恋短视频里的假靳东而离家出走

2020年10月中旬,江西赣州一位60多岁的大妈称“靳东在抖音上公开向她表白,还承诺要送给她钱和房子”,为此她还为了和靳东搞“姐弟恋”而和家人闹得离家出走,“因为想念他瘦了十几斤”。事实上,这个把大妈迷住的抖音账号只是打着“靳东”旗号的骗子,其视频也仅有粗糙剪辑和配音。

不过,六旬大妈的遭遇并非个例。据统计,各类视频网站上的“靳东”账号在巅峰期竟然超过两千个,受骗者更是不计其数。

作息不规律,“我妈居然近视了?”

网友“啤气泡”在社交平台上吐槽:“最近总听我妈嘟囔说自己眼睛有点看不清了,我想我妈可能是到年纪了,眼睛有点老花,于是带她去眼镜店准备配一副老花镜。结果验光结果出来,近视?我妈居然近视了?”原来每天晚上,网友“啤气泡”的爸妈两个人都会坐沙发上,各自捧个手机刷短视频,声音放得震天响,两个手机里的短视频声音此起彼伏,一刷就是几个小时。

过去,老年人喜欢遛弯、锻炼;现在,很多老年人选择坐在沙发上刷手机。老年人身体的各项机能本就已经在衰退了,长时间使用手机,给眼睛、颈椎造成了更大的压力,加上运动量减小,作息不规律,势必会影响身体健康。

同济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刘医生告诉记者:“现在有一个明显的现象是干眼症患者的就诊量在逐年增加,而这些人群中,55岁以上年龄段的人群占多数,而导致干眼症的主要原因就是长时间接触手机屏幕,这与近几年来短视频的兴起以及宅家时间变长有很大关系。”

支招:解决老年人上网成瘾问题,可推出“老年模式”

互联网是一把双刃剑,中老年人活跃在互联网的背后,也助长了网络成瘾、电子诈骗、隐私泄露、无节制消费等不良风气,加重了家庭和社会的负担。

在采访中,不少子女有着同样的期待:平台能否效仿“青少年模式”,给父母也设定个“老年模式”,帮助老年人过滤掉一些容易受到诱骗的内容,提醒老年人不要沉迷等。

对于过度沉迷于短视频的老年人,平台确实应像“青少年模式”学习借鉴推出相对应的“老年模式”。

对老年人群在使用时长、用眼健康、视频内容等方面进行一定的保护与提醒,剔除虚假、低劣等不良信息,从而达到“防沉迷”目的。同时,面对互联网营销骗局,虚假传播等平台应织牢监管密网,对不良短视频制作者毫不留情严惩重罚。

但光靠“老年模式”并不能药到“病”除,要解决老年人上网成瘾问题,“网”外的功夫也很重要。

老年人的生活中最不缺的似乎就是“时间”。如何打发无聊的时间?除了智能手机,谁还能填补这一空白?子女们与其担心老人放不下手机,不如自己先放下手机常回家看看,陪伴和沟通,才是帮助老年人戒断网瘾的良药。

(长江云头条频道记者 关竹)

39
分享到:

便民服务

定制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