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客户端

长江云公众号

北约改革报告渲染“中国挑战”

北约已经“脑死亡”!这是法国总统马克龙曾经给出的警告。但如今,北约这个军事组织不仅没有“脑死亡”,反而愈加活跃。12月1日到2日,北约各成员将召开外长会议,其中的主题之一,就是如何应对中国的军事崛起。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还直言不讳地指出,应该考虑将中国正式纳入战略概念。平时活跃在大西洋两岸的北约,如今为何突然将目光瞄准中国呢?

北约举行视频会议 

聚焦如何应对中国崛起

当地时间12月1日,北约成员国的外交部长举行视频会议,讨论北约目前面临的一些关键问题。其中包括北约的改革、俄罗斯军事建设、中国崛起以及北约在阿富汗的训练任务。值得注意的,北约本次会议,还邀请了日本、韩国、新西兰、澳大利亚等亚洲伙伴参加。12月1日,北约发布的一份改革报告《北约2030》指出,要认真思考如何应对中国及其军事崛起。报告还建议北约设立一个咨询机构,协调西方应对北京的政策。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声称,中国的价值观与我们的不一样,中国试图恐吓其他国家,我们需要与盟友,也和志同道合的国家一起,共同面对这一问题。他还表示,中国正在大规模投资新武器,从北极到非洲,并通过投资我们的基础设施,距离我们越来越近。北约应该考虑将中国纳入北约的“战略概念”。

外交部:希望北约树立正确的中国观

对于北约最新的报告以及相关言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12月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回应说,中国倡导坚守的全人类的共同价值是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不知道这6个词是不是也能得到北约成员国的认同?这是不是我们应该共同坚守的价值?对于“恫吓”及“胁迫外交”,华春莹直言,这些说法是彻头彻尾的虚假信息。中国从不搞什么“胁迫外交”或“恫吓外交”。恰恰相反,中国是“胁迫外交”和“恫吓外交”的受害者。华春莹表示,希望北约树立正确的中国观,理性看待中国发展和内外政策,多做有利于国际和地区安全与稳定的事。中方愿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础上同北约开展对话与合作。

北约开始将中国纳入议事日程

成立于1949年的北约组织,最初的目的是遏制苏联的军事威胁。9·11事件发生后,北约跟着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参与反恐任务。但是近年来,随着美国军事战略的调整,大国竞争成为主要议题,北约开始将中国纳入议事日程。去年12月,北约举行年度峰会,首次在联合声明中,首次正式承认中国构成了“挑战”。今年6月,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声称,中国的崛起从根本上改变了全球力量平衡,加剧了经济和技术霸权的争夺。不过,他同时表示,北约不认为中国是新的敌人或对手,但是北约必须应对中国崛起的“安全后果”。

成员国各打小算盘  

北约已经“脑死亡”?

12月1日,在北约外长视频会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发生激烈争吵。蓬佩奥抨击土耳其购买俄制S-400防空导弹是在给俄罗斯赠送礼物。另一边,恰武什奥卢指责蓬佩奥自私自利,还在欧洲拉帮结派对付土耳其。事实上,这番争吵只是北约内部矛盾的又一次公开曝光。2017年,特朗普上台以后,多次在军费开支方面批评其他北约成员,甚至威胁要退出北约。在欧洲防务问题上,2019年10月,法国总统马克龙公开批评北约已经“脑死亡”。在处理对俄关系的议题上,美英等成员立场强硬,但德国和俄罗斯的经贸联系紧密,俄罗斯通往德国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被美国视为俄罗斯离间北约的一枚楔子。在中东事务上,土耳其多次与俄罗斯采取联合行动,而不是听取北约成员的意见。今年8月份,北约两个成员土耳其和希腊之间的领海争端激化,一度剑拔弩张。面对北约内部的各种分歧,西班牙《国家报》曾经评论说,各成员国各打小算盘,北约在政策上正在失去方向感。

拜登将修复美欧关系 

北约重获生机?

11月30日,在北约外长会议举行之前,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表示,已邀请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在上任后出席北约峰会。稍早前的11月24日,拜登与欧盟和北约领导人通电话,双方确认将重建美国和跨大西洋的关系。12月2日,英国路透社在评论中表示,特朗普一次又一次批评北约成员国没有履行责任,拖欠巨额军事经费,作出许多伤感情的言行。但是拜登上台后,美欧将重修旧好。

长江评论

军事评论员:魏东旭

美国希望利用北约来牵制中国

长江新闻号:北约在最近的战略报告中表示,要认真思考如何应对中国的崛起,北约秘书长还表示,考虑将中国正式纳入“战略概念”。您如何看待北约的这些新动向?

魏东旭:北约针对中国有一些负面性的评论,并不是说北约的大多数成员国把中国视为了敌人,而是由于在北约内部,美国一直在给中国贴危险性的标签,所以这个报告并没有体现出北约的集体意志,而是体现出美国的战略思维,因为美国一直希望把北约的力量从欧洲区域牵引到中国的家门口,针对中国进行制衡。

北约失去战略目标 凝聚力迅速下降

长江新闻号:过去这些年,北约内部矛盾重重,各成员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在您看来,北约出现这些问题的根源是什么?这对北约未来的发展会有怎样的影响?

魏东旭:北约是一个落后的、过时的产物。因为在冷战期间,北约主要是作为一个军事集团和另外一个军事集团进行全方位的军事对抗。冷战结束之后,这种大规模的军事集团之间的博弈,已经不复存在了。现在很多国家还是没有放弃冷战思维,想要给北约找到一个全新的出路,但是北约内部的意见并不统一,成员国之间也有很深的矛盾和隔阂。这说明北约的团结和他的向心力出了极大的问题,内部的隔阂和裂痕不断地扩大。把一些危险性的标签贴到中国的身上,并不能促进北约的这种团结,甚至可能会导致北约的进一步分裂。

美欧关系即便好转 北约也难恢复活力

长江新闻号:有分析认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将修复美欧关系,与此同时,北约也将重获生机,对此,您怎么看?

魏东旭:对于法国、德国这种欧洲强国而言,其实他不希望完全看美国的眼色去行事。所以从目前来看,美国的这种单边主义对于欧洲成员国来讲,是变得越来越不适应。更多的欧洲国家是希望推介欧洲防务一体化,更倾向于欧洲发出自己的声音。即使美欧关系得到了一定的缓解和缓和,只可以说为北约赢得了一线生机,但是不可能让这样一个垂垂老矣的,诞生于冷战时期的军事集团焕发出全新的活力。

监制:郭小容

编审:解炜

责编:曾春锋

编辑:吕世通 郑琼

(责任编辑 肖静涵)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