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客户端

长江云公众号

遭数千美企起诉 特朗普政府又“摊上大事”

长期都是官司缠身的美国特朗普政府,最近又“摊上大事”了。过去两周,包括特斯拉、福特、沃尔沃、家得宝在内的大约3500家美国公司,纷纷将特朗普政府告上法庭,指控其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是“非法的”,并要求政府退还税款、赔偿利息。面对着来势汹涌的诉讼狂潮,特朗普政府这次还能扛住吗?

特斯拉起诉特朗普政府:

对华加征关税违法

上周三,特斯拉向位于纽约的国际贸易法庭提起诉讼,状告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加征关税“违法”。特斯拉在诉讼文件中表示,企业不得不为进口汽车零部件支付更高的成本,这对企业利益造成损害。特斯拉要求特朗普政府停止这一做法,并对此前已缴纳的关税“还本付息”。过去两年,特朗普政府先后四次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涉及商品总价值约为5000亿美元。目前特斯拉提起的诉讼,主要针对的是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商品清单3和清单4。这两份清单分别对价值约2000亿美元和1200亿美元的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分别征收25%和7.5%的关税。两份清单都包含从原材料到电子元件等数百个非常具体的项目。

加收关税致成本升高

特斯拉在中国市场销量显著走低

特斯拉目前的直接和间接供应商超过130家,其中中国企业占一半以上。今年二季度特斯拉所交付的9.08万辆电动汽车中,有近3万辆是产自其设在上海的工厂。此外,特斯拉应用于Model3、Model S和ModelX等车型中的“大脑”、即全自动驾驶系统中的电脑芯片,也因为在上海完成组装而需要支付25%关税。同时,由于中国采取了对等反制,使得特斯拉的ModelS和ModelX车型上涨了14到30万元,大部分车型价格突破100万元,在中国市场销量显著走低。其实早在2018年,特斯拉就曾提出过关税豁免申请,警告称“加收关税会增加成本,对特斯拉造成经济损害”。但这项申请却在2019年被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否决。

约3500家美企起诉特朗普政府

要求“还本付息”

实际上,特斯拉的做法并非个案。据称,目前已经有约3500家美企向特朗普政府提起诉讼,称其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是“非法的”。提起诉讼的企业种类繁多,包括重型卡车制造商沃尔沃集团北美分公司、美国汽车零部件零售商佩普男孩、服装公司拉夫劳伦、食品企业都乐等。这些企业都要求美国政府退还他们支付的关税税款并赔偿利息。有分析认为,由于无法在本国找到合适的零部件制造商,很多美国企业的供应链和资金链都承受着巨大压力。在疫情和全球经济衰退的双重打击下,美国的贸易政策正在把许多在美企业推向“悬崖边缘”,关税已经成为他们身上背负的沉重负担。

特朗普曾以“退群”

威胁世贸组织总干事?

2017年上台后,特朗普政府四处挥舞关税“大棒”。不仅是中国,像加拿大、欧盟、日本、韩国等等,也都被卷入了美国单方面挑起关税摩擦。最近外界还在猜测,“退群”成瘾的特朗普是否会让美国也退出世贸组织。

9月中旬,世贸组织专家组曾裁定,美国2018年对价值2000多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违反了全球贸易规则。当时特朗普曾回应称,“我们就必须对世贸组织做点什么。”最近,曾报道过水门事件的美国记者鲍勃•伍德沃德,也在他的新书里爆猛称:特朗普今年1月份曾暗中要求当时世贸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要求对方在将美国归类到发展中国家。否则,美国就将退出世贸组织。

特斯拉是迫于自身生存发展压力

而提起诉讼

长江新闻号:您如何看待特斯拉就对华加征关税起诉特朗普政府这件事?特斯拉有胜算吗?

张建平:像特斯拉这样的企业,其实目前他的日子,在美国加征关税的这种情况之下是比较难过的。他有很多零部件,有些还是比较关键的零部件,是急需从中国来进口的,这些产品现在美国其实是找不到替代,最终这些成本都会转嫁到消费者身上。但是大家看,现在美国他的新冠病毒疫情在不断地蔓延,目前来讲还没有看到控制的迹象,在这种情况之下,美国经济现在前景堪忧,我们看到 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经把美国视为全球经济风险来源,所以下一步美国经济如何走,疫情形势如何发展,其实市场是感到“压力山大”,所以像特斯拉确实是出于企业自身的压力,还有下一步的生存与发展。

那至于说诉讼有没有胜算,我觉得其实这件事情确实比较复杂。但是告一下至少比目前什么都不做要强很多,再有一点就是它胜诉的可能性确实是有的,我想至少一半对一半这样的几率是存在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也看到现在美国一大批的企业实在是苦于美国目前极端的关税政策,使得企业难以为继。目前来讲美国的关税政策的效果,也包括特斯拉本身所作出的这样的行为,都恰好在证明了美国的关税政策是害人又害己。

美国未来关税政策

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长江新闻号:现在有这么多在美企业就对华加征关税问题发起诉讼,这能够改变特朗普政府在关税问题上的政策吗?

张建平:在美国,行政诉讼还有法律诉讼,其实都是有它必要的程序。现在到美国11月份的总统大选实际上只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那也就意味着特斯拉这样的企业,他们发起的这样一个诉讼,未来走向可能会面临着比较大的不确定性。它取决于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来执掌政权,以及他们的贸易政策和关税政策能否发生重大的改变。假如特朗普政府继续执政,那么这就意味着让他们来改变,目前他们已经确立了的这种极端关税政策难度确实是非常大的。以特斯拉为代表的这些企业要想翻盘,难度也非常大,但是它也取决于司法界最终会做出什么样的裁决,这个也是有很大的这种不确定性。所以我们得就是根据形势的这种变化来继续观察有没有可能。

美国极端关税政策

引发多方不满和警惕

长江新闻号:世贸组织做出相关裁决后,美国总统特朗普曾扬言“必须要对世贸组织做点什么”。张先生,您认为特朗普究竟会怎么做呢?美国真的有可能退出世贸组织吗?

张建平:特朗普的这番讲话也是继续威胁,在这个之前他可不是对世贸组织“做点什么”,是已经做了太多。因为美国目前的这种极端的关税政策不仅是打在中国的身上,同时也打在他几乎所有的贸易伙伴身上,把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那么他这样的一种态度和做法事实上在所有WTO的其他成员看起来都是很难理解和接受的。WTO的前总干事长拉米就很不客气地讲说未来WTO的改革我们要做两种方案,一种方案是有美国的方案,还有一种方案是没有美国的方案,那么现在大家看特朗普扬言要退出世界贸易组织,其实这样的一种退出对美国从经济利益上来讲未来将要付出高昂的成本。美国在历史上曾经有两次由美国的议员提出建议,那么美国国会确实审议过两次美国是否退出WTO的这种议案,但是这两次都是最终被否决掉了。目前特朗普只是要求美国的商务部长罗斯,还有美国的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去拿出退出世贸组织的方案,去研究这样的方案,但是目前他们还没有拿出来,能不能退出WTO,最终还要取决于美国的国会议员们整体上答不答应。

监制:郭小容

编审:邱惠

责编:张六超

编辑:李海 郑琼

(责任编辑 徐珊珊)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