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客户端

长江云公众号

特朗普频频公开放话拒绝承认大选结果

9月2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吊唁已故最高法院大法官时,遭遇现场美国民众巨大嘘声,尽管特朗普事后硬着头皮表示他“几乎听不到”,但民调持续落后的特朗普显然已坐不住了,多次表示拒绝承诺接受选举结果。特朗普这一表态是否会给今年的大选蒙上新的阴影?

特朗普吊唁已故大法官时被嘘:

投票让他下台!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娅于24日上午前往最高法院,瞻仰已故大法官金斯伯格的灵柩时遭遇尴尬一幕,聚集在附近的民众高呼“把他赶下台!”

对于示威者的抗议声,特朗普事后接受采访时则表示,“声音并没有很大“、“我们几乎听不到”。

美国总统 特朗普:你对最高法院外的一些呼喊有什么感觉?比如把你选下去,我想那只是政治性呐喊,从我们站的位置基本听不到。有人说是呐喊,但他们紧挨着媒体,我们基本上听不到多少,我们听到有声音,但是不大。

特朗普抱怨邮寄投票

“是一场灾难”

尽管特朗普对民众的抗议轻描淡写,但随着大选日期的临近,民调一直落后的特朗普其实心里也没底了。23日,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公开拒绝承诺若败选愿意和平移交总统权力,并宣称大选结果可能最终要交由最高法院裁定。特朗普还继续抱怨邮寄投票“是一场灾难”,邮寄选票已经失去控制,他不会移交权力。

美国总统 特朗普:实际上根本不会有什么权力交接,只会有权力延续,邮寄选票已经失去控制了。

特朗普言论遭

民主党人激烈声讨

特朗普的表态立即引来民主党人普遍声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表示对特朗普“哗众取宠的言论感到无语”。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表示对特朗普的这些言论完全不感到意外,特朗普连科学都会鄙视,更不用说尊重选举程序和结果了。她为特朗普感到可悲。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在推特上批评称,总统如此不顾一切地想要紧握权力,以至于不愿意承诺和平移交权力。民主就是这样消亡的。民主党议员斯洛特金警告说,如果特朗普在输掉大选后拒绝承认选举结果,她会寻求国防部出面来确保权力移交。

共和党“救火”:

会接受大选结果

当地时间24日,共和党政要急忙“救火”,向美国选民保证共和党会接受11月大选的结果。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表示:“11月3日选举胜利者将于1月20日宣誓就职。交接将平稳有序地进行,一如1792年以来每次总统大选一样。”一向声援特朗普的参议员格雷厄姆告诉福克斯新闻:我可以向你保证,大选将是和平进行的。如果共和党失败,我们将接受结果。如果最高法院判定拜登胜诉,我将接受结果。参议员罗姆尼也警告称,总统提出的任何不符合宪法规定的想法,其带来的后果都是不可想象和无法接受的。

特朗普“火速”提名大法官

背后有何玄机?

特朗普表示,会在26日提名已故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的继任人选。据美国全国广播电台此前报道,金斯伯格曾告诉她的孙女,她最大的愿望是选出新任总统之后,再提名替代她的大法官人选。然而,特朗普却此说法表示怀疑,还猜测金斯伯格的遗愿是由民主党议员佩洛西等人“捏造”的。美媒分析称,主要有三位女性候选人有望赢得这一席位,三人均倾向保守派。由于目前8名大法官中有5名保守派和3名自由派,这将使得保守派在最高法院内获得更大优势。舆论认为,一旦双方大选结果接近,特朗普会不服上诉,直至最高法院。这将会使得这次大选结果变得混乱和复杂。

长江评论 Dialogue

嘉宾介绍:苏晓晖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

特朗普为何频频公开放话

拒绝承认大选结果?

【长江新闻号】:特朗普23日表示,他不会承诺在大选日之后进行和平的权力交接,并再次拿邮寄选票说事称这是“一场灾难”。特朗普近期为何频频公开放话拒绝承认大选结果?

苏晓晖:其实近期我们也会观察到,特朗普本人压力是非常大的,在他的预测中,如果在这一次选举中最终没有胜选的话,不但他本人,包括他的家人,都有可能有入狱的风险。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近一时期,我们会看到美国国内的选战格外激烈,尤其是共和党,特朗普他在进行选战的过程中,甚至是无所不用其极,政策没有底线,包括在内政外交方面,都有一系列非常出位的这样一种政策走向。

但是从现实来看,今年的选举对特朗普来说,并不是一场容易打赢的战役。尽管此前,共和党认为胜选连任,对特朗普来说并不是一个大问题,但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美国国内经济的下滑,以及美国在疫情防控过程中出现的一系列的漏洞对民众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所以我们从目前的选情来看,特朗普不但没有占据优势,反而是处于劣势,所以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他需要考虑有可能出现的一系列的情景,那么此时对于这个选举结果,尽可能进行影响,以及在这个选举结果出现之后,甚至否定选举结果这样的一个选项,都出现在了特朗普面前的“工具箱”中。

共和党担心特朗普

负面言论不利拉选票

【长江新闻号】:特朗普的态度不仅引发民主党人激烈声讨,共和党人也坐不住了,参议院24日紧急通过了“重申和平过渡权力”决议案,共和党许多政要也纷纷保证共和党会接受11月大选的结果。如何看待共和党人的这种反应?

苏晓晖:并不是说现在共和党的内部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分裂,这种不同的声音,我觉得出于几个方面的考虑。首先对于一些共和党的大佬来说,他们希特朗普本人能够表现出更多的可控性,在这个选举的过程中不要出昏招,不要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现在就开始就这个选举的结果,来发表一些所谓的负面言论,有人会质疑,美国总统现在已经认定自己要输,这对未来特朗普吸引更多的选票来说,并不是一个有利的因素。那么同样对于共和党来说,他们考虑到的不仅仅是特朗普胜选的问题,还有党派利益的问题,那么此时特朗普挑战这个选举的结果,在选举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开始质疑选举的结果,甚至已经亮明自己的态度,绝对不能承认失败,这一系列的做法,有可能在美国国内引发一场宪政危机。那么对于共和党来说,这样的一种方式,可能最终损害的不仅仅是特朗普本人,还有可能会为党派的利益,带来更多的负面影响。

那么另外其实在2016年特朗普胜选之后,大家就观察到,特朗普不但与民主党人之间有非常深刻的矛盾,同样的他与共和党内的一些高层的人士与那些大佬们关系也并不和睦,这就是非建制派,我们说非美国传统的政治精英与政治精英之间,在很多问题上出现的一种不和,那么现在在这种选举的背景之下,这样的一种不合是在进一步被突显。

特朗普急于提名

大法官意在大选

【长江新闻号】:特朗普直言围绕选举的争议最终会牵涉最高法院。而本周六,特朗普就将宣布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选,外界认为保守派大法官大概率将增加到六人,占绝对优势。这个结果是否会让大选权力交接产生变数?

苏晓晖:此前一般来说,在美国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年,出现了大法官空缺的情况,这种事件也曾经发生过,那么急于补位,并不是一个固定的选项,或者是规定的动作。但是现在特朗普考虑到的,是今年选举的结果可能并不利于自己,所以此时有可能最终选举的结果,会由最高法院来决定,就像2000年,当时的小布什与戈尔对阵的时候,最终也是美国最高法院裁定,不需要进行重新投票,认定了小布什的胜局。所以对于特朗普来说,最高法院是他必须要掌握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抓手。

我觉得一方面可以看出,现在对于特朗普来说,他确实是非常的焦虑,希望一切尽在掌控之中,不要出现让他意外,或者是难以应对的一些局面。那么另外在这个大法官任命的时候,大家也会看到,现在特朗普希望,借助参议院共和党占优势的这样一种情况来进一步巩固美国的最高法院中,保守派力量的进一步增加,所以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来尽可能地使美国国内,应该说政治游戏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角色。这个最高法院的大法官,能够落入保守派的阵营,也是特朗普现在对政治规划以及迎合保守派势力的一种做法。

来源:湖北卫视《长江新闻号》

监制:郭小容

编审:解炜

责编:张俊

编辑:陈衢 郑琼

(责任编辑 唐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