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客户端

长江云公众号

补短板,越早越好 —— 一河一湖的启示

治荆楚必先治水。

洪水,多少年来,一直是湖北人民的心腹大患。

今年梅雨期43天,较往年平均多19天;湖北入汛以来平均降雨量超692毫米,居新中国成立以来同期第一位。

惊涛拍岸中,有的堤坝巍巍挺立,有的堤坝却不堪重负、溃口成灾。

巨大反差,根源何在?

7月下旬,记者探访阳新县富河、鄂州市梁子湖。

7月17日18时许,阳新县富河干堤葵赛湖段下垸临时河堤合龙,溃口堵住了。7月9日,这里出现40多米宽的溃口,6000多亩农田被淹。

补,还是不补

——富河用累累伤痕印证补短板的紧迫

“完了!完了!”

7月9日9时许,看到堤坝被洪水撕开一道口子的瞬间,阳新县军垦农场党委副书记虞润卿心如刀割。他意识到,更大的溃口即将出现。

20分钟后,溃口从3米扩大到40多米。

7月28日,回忆起惊心动魄的这一幕,虞润卿依然心有余悸。6000多亩被淹的农田、300多户进水的房屋,让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今夏暴雨中,富河溃口不止这一处。

在阳新县排市镇河北村,26台抽水机马力全开。

66岁的村民胡启发不停地给机器浇水降温。他身后百米处,一片泽国。一栋红顶瓦房半截淹在水中,那是他的家,已泡在水中半个多月。

“24小时抽排,预计15天,滞水才能抽排完。”胡启发说。

在排市镇万家村,58岁的村支书李相猛正值守在一个溃口处。

7月9日,巡堤时,他眼睁睁地看着堤坝被洪水冲开。当时,他离溃口仅10米远,感觉脚下的堤坝在摇晃。

洪水肆虐,单薄的堤防不堪一击。

洪水有多猛?

来自阳新县水利和湖泊局的数据显示,今年富河流域创四个“历史之最”。

降雨量历史之最——

7月1日至8日,富河流域降雨量442.4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多6倍,创当地有气象记录以来新高。

水位历史之最——

7月11日,富河阳新水位23.74米,超1998年极值0.05米。

灾情损失历史之最——

富河干流两天出现3处溃口,支流决堤6处,超过30万名群众、50万亩农作物受灾,造成经济损失约15.9亿元,为2016年的1.4倍。

泄洪分洪历史之最——

上游富水水库累计泄洪5亿多立方米,建成18年的网湖分洪闸首次开闸分洪,周边8个镇(场)部分良田鱼池被淹,直接经济损失过亿元。

堤防有多弱?

“坝宽不足3米,这段堤50多年没整修过了。”从小在堤边长大的李相猛深深叹了口气。

他的叹息,得到阳新县水利和湖泊局副局长刘道荣的印证。

“144公里长的富河堤防修建于上世纪60年代,近年来,其中90多公里已分期加固整治,但仍有近50公里未纳入整治。溃口全出在未整治的近50公里范围内。”刘道荣说。

他介绍,此前多次申报加固剩余近50公里项目,但由于资金有限等多种原因,未能立项。

补,护佑了沿岸百姓;

不补,受灾的仍是沿岸百姓。

如若来年再遇洪水,再溃9处,谁之责?

预防是最有效、最经济的策略。

今天,富河用累累伤痕印证了补短板的紧迫性。

值,还是不值

——梁子湖在痛定思痛补短板后终得安澜

历史总有惊人的相似。

发生在阳新县富河的洪灾之痛,鄂州市梁子湖也曾遭遇。

21.49米!

2016年7月12日凌晨1时,梁子湖水位创新高,超保证水位0.13米,超历史最高水位0.06米。

洪水,悬在人们心头的利剑。

当年7月14日上午的那声爆破,不少人刻骨铭心。

震天的爆破,炸断了阻隔梁子湖与牛山湖的围堤。

这意味着,梁子湖破垸分洪,永久性退垸还湖启动,梁子湖水位由此下降0.19米。

“无奈之下,我们还对梁子湖周边17个民垸破垸分洪,最后才稳住阵脚。”时隔4年,鄂州市水利和湖泊局总工程师叶斌谈起当时的艰难抉择,仍感心痛。

当年,鄂州受灾人口20多万人,转移群众1万多人;

当年,尽管万般不舍,牛山湖垸1600多位居民,永久性迁出湖区。

那一场洪水的冲击,让梁子湖的短板暴露无遗——

当时,梁子湖只有唯一的入江通道,樊口电排站抽排能力仅214立方米/秒,外排能力严重不足;环湖堤防薄弱,防洪能力仅“十年一遇”;多年围湖开发,梁子湖与周边多个湖泊被隔断,蓄水能力大打折扣……

痛定思痛,梁子湖开启补短板之路。

不惜代价补!

湖堤加固工程启动了,樊口电排站二期工程启动了,梁子湖流域西翼河湖连通工程启动了……

鄂州市启动重大防洪排涝项目及供水、排水民生项目22个,工程总投资达138.85亿元,除争取到中央、省级资金6.49亿元外,地方自筹资金达132.36亿元。

争分夺秒补!

今年3月,疫情期间,这些补短板工程被列入鄂州市首批复工复产项目,一手抓防疫、一手抓建设。

补的效果如何?

来分析一组数据——

防洪能力在提升。梁子湖及周边三山湖、鸭儿湖水系35公里长的堤防变高变厚,防洪能力提高到“二十年一遇”;

蓄水能力在扩大。曹家湖、武城湖、垱网湖等低洼地区重回梁子湖,还湖4.6万余亩;

抽排能力在增加。樊口二站今年6月运行,在樊口一站基础上,增加150立方米/秒抽排入江流量;

入江通道在通畅。规划“一主两翼”三条入江通道,“一主”长港河沿岸8万多平方米违章建筑被拆除,47公里行洪通道重回清爽;西翼通道上,八湖连通工程已打通六湖;东翼通道已列入规划。

暴雨考验中,梁子湖交出了有惊无险的答卷。

看水情雨情,今年比2016年更猛。梅雨期间,鄂州市降雨770毫米,比2016年同期多68毫米,且降雨时段更集中、破坏力更强。

看防汛形势,今年明显好于2016年。直到7月5日,梁子湖水位才达到设防水位19米;今年最高水位20.94米,相比2016年降低0.55米。

“湖堤加固、樊口二站等工程,今年发挥了重要作用!”鄂州市委书记王立欣慰地说。

巨额投资补短板,到底值不值?

今天,梁子湖安澜、沿线百姓安居,给出了答案。

7月25日,鄂州市梁子湖区防汛人员在梁子湖外塝大堤巡堤查险。

小账,还是大账

——一河一湖启示早补快补

“损失1万多元!”

说到被拆除的违章建筑,鄂州市杜山镇村民霍建国难免有些心疼。他弟弟家刚刚花上万元,在长港河边建好崭新的柴火房、杂物间。

“阻碍行洪,又污染环境。”杜山镇河长办公室主任吴三祥说,2019年6月,镇里集中拆除长港河沿岸617户乱搭乱建。

“终于能一眼看到对岸了。”霍建国感到视野开阔了,10多年来,沿线密密麻麻的违章建筑仿佛一堵厚厚的墙。

算小账,村民遭遇了损失。

算大账,如果梁子湖的入江通道不畅,洪水泛滥,损失的何止1万元?

“损失2000多万元!”

谈起军垦农场溃口,阳新县玉麟合作社理事长辛战勇红了眼眶。辛苦耕耘11年,合作社1280亩火龙果、枇杷等精品果树,全部被淹。

果树生长周期慢,见效慢。灾后重建,他准备先种植短平快的水稻应急。

辛战勇明白,要挽回损失、重走高效农业之路,军垦农场的堤防必须加固。

“按‘二十年一遇’的标准,一公里堤坝预计投资1000万元。”阳新县政协社会法制委主任彭易猛介绍,2019年他曾提交过关于富河干流补短板的提案。

算小账,一公里投资上千万元,难免要掂量掂量。

算大账,一个合作社就损失2000多万元,一公里堤防保护的何止千万元?

同自然灾害抗争是人类生存发展的永恒课题,一河一湖的故事已给出回答:补短板,宜早不宜迟,早补早受益。

这是富河的呼唤。

也是湖北除水害、兴水利的呼唤。


来源:湖北日报、湖北省人民政府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