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客户端

长江云公众号

长跑特长生突然憋气 英勇民警莫名胸闷 血管受伤需谨慎

蔡甸有个长跑特长生小谢,一口气跑万米不在话下,正准备凭此“鲤鱼跳龙门”,可前不久,意外发生了,他小跑一会都憋气,更别提长跑了;与他相距不远,沌口有个周警官,原本身强体壮、捉贼追凶,不在话下,但前不久,他也莫名胸闷,稍微活动就大喘粗气,这状况,实在无法胜任民警工作。他们四处寻医,几个月下来,都无法锁定病根。最终,他们来到市肺科医院,在三条隐秘线索的引导下,医生找到了罪魁祸首——肺上一根受伤的血管。不同的是小谢的是静脉、周警官的是动脉。

遇事掉链子 有心无力前程忧

小谢是蔡甸区一名高三学生,中学阶段,他苦练长跑,在专业方面已经出类拔萃。老师、家长都对他寄予厚望,他也希望自己能凭借着自己长跑方面的优势,考上理想的大学。5月初,距离高考还有两个月,小谢突然胸痛、低烧。稍加活动,就大口喘气,长跑训练只能暂停。小谢心急如焚,但有心无力,只好四处求医问药。

周警官一直身强体壮,果断勇敢,雷厉风行,是他的个性。虽说已经47岁,但一直战斗在一线,精力、体力不输90后。但最近一年,他也栽了跟头。不仅时常莫名胸痛,就连行动都不利索了,因为活动量稍微大点,他就上气不接下气。

相同表象 ‘饿死鬼’ 结节现身

小谢、老周,在武汉各家医院辗转。听说武汉市肺科医院开设了肺结节管理工作室,两人都不约而同来了。经检查发现,他们都是在“结节”面前栽了跟头。小谢左下肺有2x3厘米大小的高密度实性结节,老周左下肺有两个2x1厘米大小的结节。

而穿刺活检结果显示,两人的结节都有个共同特点——组织坏死。也就是说,他们的结节,就是一团被“饿死”的组织,形象点说,就是“饿死鬼”结节。

三条线索 受伤血管是祸首

在相同的表象之下,两人病情的还有诸多相似点:他们胸腔都有积液,且积液中有血水渗入,呈现淡红色;他们的结节形状都是楔形;他们都有胸部刺痛感。

血水、楔形结节、痛,三条线索直指一个问题:肺血管。

杜荣辉说,刺痛一般由血管栓塞所致,中医上讲“通则不痛”,那痛则不通。不通的血管,在血压的推动下,就可能从血管壁渗出,掺入胸腔积液,让积液呈现血水状。第三个线索就更明显了,一般因血管不通引发远端组织失去营养供给而“饿死”,产生的结节,都是楔形。

通过增强CT和血管造影技术,小谢被发现肺上一静脉堵塞。老周则是肺上一动脉堵塞。再深究发现,小谢的肺静脉栓塞,是去年的一次射频消融手术时损伤肺静脉所致。通过安装肺静脉支架,小谢很快治愈出院,生龙活虎地回到了他的赛场。老周的问题显得麻烦了些,他的结节太结实,且堵塞的是动脉,需要通过抗凝进行消栓,如若这招收效甚微,则需要在ECMO(人工膜肺)支持下,进血管取栓,目前,国内只有北京两家医院有这技术。目前,老周正在进行上述治疗。

血管堵塞产生的“饿死鬼”结节因少见而常被误诊或始终找不到病根。采访结束时,杜荣辉又接诊了一名60岁胸痛患者。他的“饿死鬼”结节也是肺动脉栓塞引起的,而他的肺动脉栓塞还可以追溯到他的左下肢静脉曲张。

(湖北广播电视台融媒体新闻中心记者 汪佳睿 通讯员 王敏 张全录)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