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客户端

长江云公众号

以变应变,变中求变

眼下,各行各业陆续全面复工复产。但对很多人来说,疫情改变了生活和工作的轨道,大批中小企业的复苏之路艰险重重,它们究竟该如何应对呢?《听,城市复苏的脚步声》请听下篇:以变应变,变中求变。

大多数餐饮企业没有自己的固定资产,靠租赁场地销售;但中档以上的餐饮企业装修成本投入巨大,算得上是重资产行业。

“它跟做服装和其他行业不一样,我今天这个东西武汉卖不了,我可以发到上海去卖。你做餐饮的是不可以随意搬动的,他没有办法去跳出他原有的经营场所,去另谋出路。这个问题是最严重的。”

熊飞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公司一个最基层的员工,包吃包住,加上工资,一个月要支付4000多元的人工费。一个炒菜的师傅、一个高管的工资,基本上都超过1万了。房租一个月7万左右,一个季度就21万。按柏年丰在汉10个门店的规模算,疫情前,企业一个月的人工和房租成本最少要200多万。

“200多万在一般正常情况下问题不大,因为我每天在经营,有持续不断的现金流进来。而我现在200多万交进去以后,不是说我交进去了以后市场已经恢复了,我交了定金以后可能还会持续三个月到半年是没有现金流进来的。所以这样的话,我们撑不了太久。”

这段时间武汉市密集出台针对个体工商户的定向纾困政策。依靠阶段性减免税费政策,熊飞10个门店如果正常开起来,大概每月每店能少交1万多元的税。

4月18日,武汉市出台的《关于积极应对疫情影响加大对个体工商户扶持力度的政策措施》规定,对承租国有资产类经营用房的个体工商户,3个月房租免收、6个月房租减半;同时通过政策引导市场租赁双方协商解决合理分担因疫情防控导致的租金成本,鼓励非国有资产出租人为个体工商户减免租金。柏年丰公司的房东都是非国有资产,熊飞知道,要跟房东协商减免房租难度很大。同样是三个月没有营业,同样急需现金流,房东也承担着巨大的压力。

关于房租压力,潮牌服装的彭艳晴跟熊飞的想法差不多,民营物业房东和他们“同是天涯沦落人”:“因为这个是大环境,商场给我们减了租,商场怎么办?我们给客户优惠了,我们怎么办?还不是得自救,去想解决办法永远都是对的。你哭啊闹的也没用的。”

相比之下,湖北麦瑟士健身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唐彪感觉非常幸运!他在武汉三家健身房的场地,有两家是国有资产,已经对业主实行了“复工前免租金”的政策,他要做的只是跟剩下一家非国有资产的甲方去沟通,看能不能尽量减免一些。复工前的几个月正好是他“跳出来”观察市场的好时机。

“这个阶段你无非做就几件事情,第一个你就是要调整心态,第二个就是要做准备,做一些营销和宣传。第三个就是不断去学习,看有好的方式方法,然后再去做提升。其他事情过分悲观也解决不了问题,因为总要面对这些问题。”

唐彪决定对公司的经营模式进行改造:一是用“线上引流,线下体验”来吸引客户。二是一改以往健身房“重营销,轻服务”的理念,为会员提供人性化、精细化服务,增加客户粘性。

“因为现在好多线上平台,还有我们用的最多的团购平台。它更多的是在培养客户的兴趣和观念,再去线下体验。除了做这种大型的综合性健身房,我们也可能会上马一些精细化的场馆。比如说私教工作室,瑜伽室、舞蹈室,甚至是搏击馆等等。”

咖啡馆老板非非想到从老客户入手,做社群营销,用如今电商领域的一个新词儿来说就是“私域流量”。

“把之前有过接触的客人,建了一个外卖活动群,在这个群里面他们可以过来自提。然后我就给他们外卖平台相同的价格。然后会有一些秒杀的活动,希望能够有一点效果。

4月24日,熊飞弹着古琴,在社交平台上宣布柏年丰餐饮有限公司位于汉口的一家门店即将开业。除了请网红直播带货外,熊飞还在琢磨把旗下几家临街的店面改造一下,卖早点、做夜宵。一起打拼了十几年的团队这个时候更加团结,大家决定一起走下去。熊飞相信,挺过最艰难的时刻,就会越来越好。

“毕竟那个时候那么艰难的时刻我们也挺过来了,我相信未来还是可以期待的,冬天已经来了,春天应该也不会远了!”

(湖北之声记者 万敏 黄乐毅 洪燕  编辑 华磊 周漫 责任编辑 骆璟)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