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客户端

长江云公众号

未战先跑的“逃兵”专家不要乱带节奏

这两天,对于新型肺炎,一个叫管轶的专家大谈“感到极其无力”“我害怕了”“连我都选择了做逃兵”。

且不说这个专家的真伪,就算是真的“防疫”专家,来武汉转了一圈,在其他专家“不计报酬、无论生死”决战第一线时,说这些立场先行的丧气话、充满偏见的键盘侠口气、乱带节奏的鸡贼语——这和表达个人的独立思考完全不同,我们从中看到的不是专家先见式的大声疾呼的紧张,而是一个比普通人还不如的未战先跑的逃兵式的恐慌。我的感觉和网友一样:

一个跑路的,和钟南山这样坚守一线的科学家,我选择相信后者。

但我在想另一个问题,为什么如此“专家”的声音掩盖了其他专家的声音?

大家用战争、战斗来形容这场抗击疫情的斗争,医护人员、专业人士是战场上的战士,但这场战争不是只有医院一个正面战场,还有社会这个大的第二战场、正面战场,专家“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第二战场,专家也要“沙场秋点兵”。

协和医院参与病毒救治的医务人员宣誓 记者金振强 摄

第二战场为什么重要?美国学者做了一项研究,发现媒体报道的数量与疾病传播数量之间有明显的正相关。当媒体的报道量增加10倍,疾病的感染数减少33.5%。

其中的原理在于,疾病的传播是在动态的社会活动中发生的,所以个人行动对传播有着重要的影响。媒体报道多了,大家的防范意识增强了,疾病的传播速度就会减缓。因此,广泛的媒体报道可能是预防疾病传播的一个有效手段。

媒体的报道,除了事件、事实,更多的则是关于疾病和传播的知识、观念、观点,甚至前瞻性思考。“广泛的媒体报道”中的广泛和深度都需要专家的权威、专业、素养来支撑,需要专家以科学的知识、理性的思维和务实的态度帮助普通市民从众多的信息中辨真伪、分轻重、定缓急、除虚妄。

所以,第二战场不可谓不重要,专家的更多出镜、发言不可谓不重要。社会的战场直接关乎医疗战场的成败和难易。

从这点说,在信息面前,在疑惑面前,专家不能缺席,要勇敢且快速发声,要响亮且坚定发声。

世事不是总等到诸般顺畅了才发言,也不是等到平台搭好、话筒架好才出声,在诸多不便中,专家的声音才更珍贵。要知道,你的声音大十倍,疾病能减少三分之一。而你的沉默,把信息的传播轻易交给谣言、崩溃论、贩卖焦虑来开垦,就会像闻一多的诗里所言: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它造出个什么世界。

那样的世界是怎么样,不知道,但一定是一个病态的世界。

(责任编辑 田思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