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客户端

长江云公众号

大刀向鬼子们的身上砍去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是中国抗战期间广为流传在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一首抗日救亡歌曲。此曲是为1933年3月二十九军在长城喜峰口与日军展开白刃格斗, “大刀队”杀得鬼子满地找头、尸横遍野而作。 武汉抗战期间江西德安的万家岭大捷是中国抗战史上一次重大的战役胜利,中国军队在《大刀进行曲》的鼓舞下,又一次发挥了大刀的神威,用大刀片子砍残了日军的106师团。

日军当时计划沿长江两岸和大别山麓,横跨安徽、江西、河南、湖北四省,一举歼灭中国军队的主力,会攻武汉,把中国中央政府降为地方政府,然后用政治诱降和军事迫降的两手,来解决中国问题。1938年6月份开始,沿长江两岸进攻的是冈村宁次指挥的11军,9月底冈村乘飞机在空中视察战局时发现,南浔路与瑞武路之间的中国军队有一个缺口,他就下令来自大阪的106师团作为奇兵,企图从此处穿插中国军队的背后,彻底瓦解中国军队的防线,然后顺势拿下南昌,兜袭武汉。但倭将的这点鬼心思被负责赣北战区防御的中国第一兵团司令薛岳所窥破,薛岳,原名薛仰岳,因幼时即仰慕南宋抗金民族英雄岳飞,而取名仰岳,人称老虎仔,是一位久经战阵、智勇双全的虎将。薛将军决定将计就计,顺势在106师团的来路上摆了一个倒八字形的口袋阵,意在打它一个大的伏击。

当时中日军队的战斗力是一比七,一个日军的甲等师团不把中国军队的七个师放在眼里,106师团虽然是个预备役师团,但战力也十分了得。该师团在师团长松浦淳六郎的率领下,悍将骄兵,孤军深入,犯了兵家之大忌。也活该106师团倒霉,首先他们从冈村那里拿了一份1926年从孙传芳那里窃取来的、五万分之一比例的过期的旧地图,里面错漏白出,无法参考,该部日军从走错了路,到彻底迷了路。再则德安万家岭一带地下埋藏丰富的铁矿石使日军用的指南针失去了作用,整个师团像个无头的苍蝇到处乱撞、找不着北。薛岳说:“我这个反八字阵势,如袋捕鼠,又如飞剪,敌犯右则左应,犯左则右应。敌若钻进来,就很难逃出去”,一待日军全部进入口袋,中国军队就迅速地扎紧袋口,于是106师团一下子就陷进了江西的崇山峻岭和中国军队的团团包围之中。日军这时才如梦方醒,白天他们利用武器的优势,在飞机的掩护下,不断疯狂突围,入夜中方利用人数的优势,在夜色的掩护下,顽强夺回阵地。 这支被中国军队围困了多天的日军,像杀红了眼的赌徒,困兽犹斗,与中国军队反复争夺包围圈内的一切制高点,战斗十分惨烈,日军的各路增援部队也被早有准备的中国军队拼死挡在包围圈之外。由于负隅顽抗、垂死挣扎的106师团伤亡过于惨重,冈村宁次被迫决定动用飞机向战区空投200名中下级军官进行补充,谁知也随风飘到我方阵地上空,成了中国士兵的活靶子。

经过几昼夜艰苦卓绝的激战后,该部日军元气大伤。10月8日,中方主帅蒋介石看到时机基本成熟,下达了10月9日24时前务必全歼该敌、给“双十节”的 献礼的总攻命令。战地总指挥官薛岳命令在各部队中选拔身强力壮、武功高强的官兵200至500人组成十多支奋勇敢死队,担任先头突击,人人配发大刀一把,脱去上衣、光着膀子,入夜后展开夜战,冲入日军阵地,摸着穿了上衣的就砍,大刀片子下,血肉横飞,杀的日军鬼哭狼嚎,死伤不计其数。各部长官一律靠前指挥,主力部队紧随其后,向万家岭、箭炉苏、田步苏、雷鸣山、杨家山等地全线展开攻击,前赴后继,踏尸猛冲。战斗中,第4军奋勇敢死队曾突至万家岭第106师团司令部附近不过百米,因天色太黑,加之自身也伤亡重大,未能及时发觉日酋松浦中将。据战役结束后一名日俘供认:“几次攻至师团部附近,司令部勤务人员,都全部出动参加战斗,师团长手中拿枪,如果你们再坚决前进100米,师团长就只有被俘或者切腹”。

这一夜血战,106师团的防御阵地彻底崩溃,此役总计歼敌过万,史称万家岭大捷。万家岭位于江西省德安西北20公里,高不足50米, “山不在高,歼敌则名”,中共《新华日报》于10月11日发表了叶剑英写的社论,热烈祝贺万家岭大捷。新四军军长叶挺电称:“并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三,盛名当垂不朽!” 。奋勇敢死的大刀队更是让日本鬼子闻风胆寒,中国传统十八般兵器之一的大刀片子砍出了中国的军威、国威!

作者:卢纲

(责任编辑 唐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