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客户端

长江云公众号

这首唱武汉的歌太美!歌王韩磊描绘诗意大武汉,隔着屏幕都听醉了……

这两天武汉又被刷屏了!

韩磊大叔在浩荡长江边,

他唱响了新鲜出炉的歌曲《在此》,

配合大屏幕上江城美景的航拍镜头,

让全场嗨到顶点。

“古琴在此,以一千年为弦……

黄鹤在此,以你指尖为天……”

从来没有哪一首歌能把武汉

写得这么富有诗意!

《在此》真的那么好听吗?

来看看韩磊现场的表演~

《在此》歌词

《 在 此 》

作词:喻 江

作曲:马上又

演唱:韩 磊

古琴在此

以一千年为弦

一滴泪染我当时青衫

黄鹤在此

以你指尖为天

拈花时惊动漫天云霞

长江在此

化一地波澜为墨

无边里勾勒楚地幽兰

落袈在此

山川起伏为衣襟

人间四月绣一树樱花

古琴在此

黄鹤在此

长江在此

落袈在此

天地在此

日暮一场烟雨

天地辽阔一毫厘

长江在此

化一地波澜为墨

有情里浮现四方晨曦

落袈在此

山川起伏为衣襟

绣你名字在万花落尽

古琴在此

黄鹤在此

长江在此

落袈在此

你我在此

万年同呼吸

此时风起是知音

一抹笑泛起千万双涟漪

楚字里天生人字的笔迹

天意

古琴在此

黄鹤在此

长江在此

落袈在此

你我在此

那天那地在此

寂静一如初起

你我在此

那天那地在此

寂静一如初起

而在线上,韩磊和《在此》也成功刷屏,同步看直播的“水友”(斗鱼直播观众)们纷纷打出“斗鱼一哥”的弹幕,“歌曲太美,我隔着屏幕都醉了”。

“本想看游戏直播,结果发现了新斗鱼一哥——韩磊!”《在此》还让身处各地的武汉人由衷感到自豪。

[网友的话]

@大河:《在此》唱出的是情怀,是自由,是豪迈,是故乡的倦念……

@露小露:是呀,还是咱大武汉好,在外飘了这么久,是该回去了

@随缘:展现了大武汉的胸怀,感动!很赞????

@桂加国:长江《在此》,醉了歌坛,醉了江湖,醉了武汉市民!

@李纯:大气的武汉,大气的武汉人,世界双一流的武大,浩瀚的长江。。。未来值得期待!有幸在武大就读四年,终身结下不解之缘!好喜欢的大城市!

@心如明月:在此时此刻,身居江城的我们倾听着《在此》气势磅礴赞歌,魂牵梦绕步入尤如仙境般的江城美景之中,摘云拈花,江涛泼墨,珞珈培樱,黄鹤展翅、琴台知音、荆楚神韵、东湖碧波、垂柳蔓妙、湖光山色、山青水秀。长江在此、黄鹤在此、知音在此、友情在此、美景在此、丽人在此、领袖在此、创兴在此!

@老林:在厦门的我好想念家乡武汉啊!魂牵梦绕!

@风信子:大气磅礴,一如在此;荆楚汉韵,一如在此!悠悠龟蛇,释然在此;东湖落珈,释然在此!大美武汉,天地在此;泱泱大国,天元在此!

韩磊:被词曲深深打动

韩磊说,当他拿到《在此》这首歌时,就被深深打动了,“好曲、好词、又是唱这么好的地方,好歌很难得,可遇不可求。这首歌的歌词纵横古今,旋律古风古韵,但是又很好地结合了现代元素,表现了武汉的风采”。

词作者:让你感受武汉的美好!

词作者喻江,1993年在武汉大学上学,她说,《在此》的创作是和武汉的缘分。“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候,我就在这么美的地方读书”。

聆听《在此》只需要4分19秒;但是“《在此》是一颗种子,会在听者的心中生根发芽,让人感受到武汉这座城市的美好”。

曲作者:唱出武汉人独有的自信

歌曲《在此》的作曲、著名音乐制作人马上又说,“我一看到词,就觉得歌里蕴含着一种特别的自信,有那种‘无论是人还是城市,经历过风云、沧桑、磨砺,我都在此’的感觉,这是属于武汉人独有的自信”。

【乐评】

在此,有幸

李皖

4月30日晚8时,长江北岸,斗鱼嘉年华舞台上,韩磊唱了一首新歌,一首现场观众谁也没听过的歌。

一首与武汉有关的歌。此时在他的背后,万里长江自西北而来,江水汤汤无声向东南流淌。江上楚天辽阔,呈现着发着暗光的一片亮蓝。远处,江对岸,淡淡的霓虹勾勒出连绵楼宇鳞次栉比的剪影。

韩磊沉声唱:长江在此,天地在此……

人群被感染了,人群立刻明白了。唱到后半段,已有一些观众跟着一起唱。

这首歌叫《在此》。在此,有幸。在此,肯定。在此,寂静。在此,无憾。

我在此,你在此,我和你在此。

在此今天,在此昨天,在此明天。

在此古往今来连绵接向未来。这是一个古代、当代、将来共在的此地。这是一个古人、今人、后人共在的时空。

主歌起伏开阔,主副歌连绵一体。起伏都很大,悠扬跌宕一片,互相映照一片,适合反复听,在词曲、音乐、歌唱中不知不觉浸入。迷醉中,伯牙在此,子期在此,李白在此,崔颢在此,远游的山人在此,莘莘学子在此,高朋满座在此,你也在此,你和他们一起在此。古琴袅袅,洞箫呜呜,百鸟啁啾黄鹤翩翩。人间四月满树樱花,天地辽阔万古如今只在毫厘之间。

歌曲包容极大,境界格局极大,姿态极为洒脱自由,恰如此地。词曲十分风雅,是粗犷的风雅,是带些野性的风雅,是雄健的风雅。这风雅意韵悠长,文气深厚不文弱,恰是武汉的风雅。

这正是脚下这片土地、身边这座城市的神韵。

韩磊的声音,如黄钟大吕。这华人男声中所稀缺的雄健浑厚端正之音,准确地,正是这歌曲要表露的神魂。他潇洒俯仰天地,磊落面对过往未来当下,是一种大洒脱。激昂处,那一句“天意”,是古人的一声“啸”,但“啸”在今天,啸在此时此刻此地相逢——神来之笔,神奇之境!

但这只是歌曲之一境。马上又的作曲,喻江的歌词,写得开阔而高级,预留下宽广的制作空间。如果是女高音,这歌曲,可能是时空清朗寥落的无限。如果是戏曲花旦,这歌曲,可能是身段水袖妖娆的妩媚。如果是两列童声男女,这歌曲,可能是天真懵懂初心洁白的无邪……

但不管是什么,它是肯定,极其的肯定,无条件的肯定,无边无际无始无终的肯定。几个稀疏的词,似讲述了一个恢宏无比的故事,此地的故事。此地故事语焉不详,但语气肯定:对此地肯定,对此生肯定,对你对我对你我偶遇相逢有聚友情爱情肯定。

仿佛说:我来了,我在此,我碰见了你。此情此景,今生今世,有幸啊!

此时,眼前是一片苍苍茫茫,眼前是一片空灵浑满妙境,有大江大湖平原山林,有烟霞雨雾清晨日暮,有琴台、黄鹤楼、珞珈山、武汉大学、江汉朝宗。生命震动,只两个字,在此,再无一字多余废话。这在此,这歌名,这歌词,这肯定,斩定利落,有一种豪迈、霸气,是干净铁定的自信。

像是面对着苍莽人生,面对着古往今来世界,只说出一词:“是的。”这“是的”断然,绝对肯定,再无怀疑。那端然安在的面容上,分明又有一缕在野的旷达、“不服周”的劲儿,恰是楚地气派,武汉气质。

这就是武汉!

4月27日至2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印度总理莫迪在湖北省武汉市举行非正式会晤,刷屏了整个朋友圈,“深厚历史底蕴”是武汉成为会晤地点的考虑因素之一。让全世界都知道了,武汉不仅是繁荣现代的大都市,还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

(28日上午,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印度总理莫迪在烟波浩渺、风景秀丽的武汉东湖边散步)

就像在此歌词里说的一样:古琴在此,黄鹤在此,长江在此…这些都是天下最美的东西!

这就是武汉!

地处华夏之“中”

坐拥“天元”之位

承东启西

接南转北

九省通衢

3500多年前

商朝先民在武汉黄陂区筑盘龙城

它被认为是武汉城市之根

清末开埠通商

武汉是中国为数不多的大城市

新中国成立后

武汉成为举足轻重的工业重镇

武汉

是风光旖旎的山水名城

“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李白《黄鹤楼闻笛》

因水而兴

因江而魅

水,是武汉的精髓

一城秀水半城山

是武汉最好的写照

武汉

拥有大小湖泊166个

最著名的莫过于东湖

自古以来

文人墨客、英雄豪杰

都对东湖偏爱有加

屈原在东湖“泽畔行吟”楚庄王在东湖击鼓督战刘备在东湖磨山设坛祭天李白在东湖湖畔放鹰台题诗

毛泽东一生钟爱东湖

称它为“白云黄鹤的地方”

东湖时时皆美、处处皆景

绵延100多公里的世界级东湖绿道

是国内首条城区内5A级旅游景区绿道

华灯初上

漫步东湖绿道

赏湖光山色

令人心旷神怡

市民在武汉东湖绿道休闲游览。新华社记者 熊琦 摄

武汉

是楚风汉韵的文化名城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木兰诗》

花木兰代父从军的故事

在中国家喻户晓

关于花木兰的故乡众说纷纭

有一种说法是

在今武汉黄陂区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阅遍山水的诗仙李白

尤其钟爱黄鹤楼

他在这里饮酒赏景

为友人送行

也为黄鹤楼赢得了“天下江山第一楼”的美誉

航拍辛亥革命博物馆与武昌起义纪念馆。新华网发 闵任之 摄

在中国历史的风云激荡中

武汉占据着至关重要的地位

1911年的武昌起义

不仅成为辛亥革命的开端

也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

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敢为人先,追求卓越”

更成为武汉特有的精神气质

航拍楚河汉街。新华网发 闵任之 摄

武汉

是中国桥梁建设的名片

在中国历史上

武汉曾经“驾乎津门,直追沪上”

被视为“东方芝加哥”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毛泽东《水调歌头·游泳》

提到中国桥梁史

就不得不提武汉

武汉长江大桥

被称为“万里长江第一桥”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

成为武汉人“不服周”的真实写照

世界建桥看中国

中国建桥看武汉

武汉

向世界展示着中国跨度

武汉之大,是境界之大

古琴台里的知音,让世界动容

音乐大师韩磊被词曲作者的赤诚感动,找到了每一个“在此”世界唯一的生命意象,一曲《在此》唱燃大武汉。

韩磊老师将《在此》唱得悠长,唱得霸气、唱得深沉、唱得优雅、唱入至高的大美,唱到无声的寂静,营造出一如初起的天地气场。

武汉的歌,在此;

中国故事,在此;

世界传奇,在此;

你我在此。

END

来源 | 长江云综合湖北经视、新华社、长江日报等

主编 | 徐夏 陈萌亚

(责任编辑 何潜彬)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