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

长江青年说 | 江豚阿宝的故事

2016-03-08 09:51:00 湖北之声
分享到:

主持人:长江,是我们共有的家园,它繁衍了一方水土,也养育了一方子民,但它同样,也是很多水生动植物生存的天堂。但是这些年来,随着我们人类活动的增多,长江水生动植物的生存环境面临了严峻的挑战。

江豚和白暨豚是长江里最重要的两种生物之一。但是非常遗憾,在14年前,也就是2002年,伴随着白暨豚“淇淇”永远地闭上了眼睛,我们已经失去了长江的这枚活化石。那么江豚呢?

来听我们今天的《长江青年说》——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博士郝玉江讲述江豚阿宝的故事。

郝玉江(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博士):

大家好!我叫郝玉江,来自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首先,我们想请大家来听一段录音。(节目播出江豚出水呼吸的声音)

大家知道这是什么声音吗?

这是我的一个老朋友“阿宝”他呼吸的声音,阿宝是一个长江江豚,他的名字和我们的《功夫熊猫》电影里面的“阿宝”的名字是一样的,但实际上长江江豚的野外种群数量比大熊猫还要少,现在已经不足1000头。

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会把长江江豚放到人工饲养环境进行饲养,其实当时我们白鱀豚馆养着一雄两雌共三头江豚,但是非常遗憾,很都年都没有繁殖,那么我们希望从石首天鹅洲保护区引入一头雄性江豚参加我们的人工饲养繁殖项目。

阿宝,2004年在天鹅洲故道,经过两个星期的驯养以后,把阿宝从天鹅洲故道运到了我们的白暨豚馆。非常巧,很快我们通过B超确认,我们其中的一头雌性江豚晶晶怀孕了,我们大家都非常高兴,是不是阿宝的到来给我们带来了好运气?

2005年7月5日,我们的小江豚“淘淘”出生了,在以后的几年当中,一直到2010年,我们白暨豚馆又有3头江豚相继出生,但是非常有意思,我们通过亲子鉴定,发现这几头江豚的爸爸都不是阿宝。

正巧,我们准备开展一个长江江豚软释放的技术研究,所以我们考虑,把阿宝再释放到天鹅洲故道。

从2011年3月份开始,大约整个过程共经历了三个月的时间,我记得应该是6月1号,我们把驯养阿宝的围栏打开,让阿宝游到天鹅洲故道。但是非常有意思,阿宝游出围栏一段距离后,居然又游了回来,在围栏里面又转了一圈,几次出水呼吸以后,最后才渐渐地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我们想可能当时阿宝是来给我们做一个最后的告别。

对于阿宝是否能够真正适应故道的生活,我们心里还是没有完全的把握。所以有时候我们还是在想,什么时候我们能够再次见到阿宝,机会实际上很快就来了。

2015年11月,我们对天鹅洲故道的江豚进行了一次全面的普查。11月20日,这一天的捕捞工作比较顺利,很多江豚被捕起来后体检,第八头江豚是我称的重,因为他个子比较大,尾巴露在担架外面,尾巴上一个鼓起的疤,看着好熟悉呀,我心里一惊,不会是阿宝吧?等放到海绵垫上,打开担架布一看,哇!太像了,通过扫标仪一扫,身份证尾数4448,这就是我们家阿宝,大家就一下就兴奋起来了,纷纷跟阿宝合影。很多人问我,你觉得他还认识我们吗?我确实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他在白鱀豚馆将近7年的生活,是否记得曾经与他朝夕相处的训练员们?

阿宝的软释放是成功的,这说明在人工饲养的江豚通过科学的逆向适应驯化,完全可以再适应自然的环境,这为我们进一步开展长江江豚的人工饲养保种计划提供了有力的支撑,增强了信心。

主持人:郝玉江与阿宝的故事,听得让人十分动容。然而2012年的科考结果显示,整个长江干流中的江豚种群数量,已经下降到500头左右,并还在呈现明显加速下降的趋势。目前其种群每年下降的速率在14%左右,整个种群目前已经不足1000头,形势非常严峻!对长江江豚的保护,已迫在眉睫!节目录制现场,我们请到的嘉宾——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水生所副所长徐旭东,对此,也表达了他的看法。

主持人:特别想问一下徐所长,那除了今天我们讲到的这个阿宝这个江豚之外,长江里现在面临濒危的水生动植物的种类大概有多少,这个数字有没一个准确的统计。

徐旭东:你比如说鱼类,长江里大概现在统计的405种鱼类,其中90多种处于受威胁,濒危和极度濒危的状态。长江170多种特有的鱼种处于濒危和极度濒危的状态,所以形势是非常危险的。

主持人:是的,真的是非常危险,我还看到一个观点,是说破坏一个物种,只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年的时间,但是我们要创造一个物种,那要几百万年,所以也有人提出对这个工作,他还其实挺悲观的,就是在你们从业者看来?

徐旭东:它这个问题是这样的,所以以前只重视环境,但没有真正理解生态。如果长江即便有一天我们还它一江清水,这里面没有了鱼没有了生物,那还有生态吗?你像这个豚类,它是长江里作为旗舰的物种,它的消失就代表长江的整个生态系统处于一个非常脆弱的一个状况。它之所以到今天的这个境遇,是由于鱼类资源。而鱼类资源跟我们人类的活动,跟我们整个长江,干支流,通江湖泊,它的生态环境状况是息息相关的。

主持人:对,如果我们没有一口呼吸的干净的空气,如果我们没有一口干净的水,那么我们挣那么钱,还有用吗?

徐旭东:嗯,有道理。所以,我们不仅仅是重视水里的污染物的问题,还要重视我们生态的完整性的问题。

(责任编辑 夏金)

28
分享到:

便民服务

定制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