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客户端

长江云公众号

八卷本《中国民间游戏总汇》出版

均为《中国民间游戏总汇》内页插图。湖南文艺 供图

《中国民间游戏总汇》作为一个文化领域的抢救性项目,首次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角度,对中国民间游戏进行了系统的总结和传承,自立项以来,《中国民间游戏总汇》先后入选了“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2015年度国家出版基金项目。1月13日,在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颁奖典礼上,《中国民间游戏总汇》再获殊荣——第十三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优秀民间文艺学术著作。

对传统文化领域的一次抢救

“虽然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不是一个出版业奖项,但它同电影‘百花奖’、电视‘金鹰奖’、戏曲‘梅花奖’、舞蹈‘荷花奖’一样,同属我国文艺界的最高奖项。”“我们出版界能够获得这样的国家级大奖,既是一种特殊的荣耀,也是对专家团队多年以来工作的肯定。”对于刚刚获得的奖项,湖南文艺出版社副社长、《中国民间游戏总汇》策划人曾昭来欣喜地说。

《中国民间游戏总汇》出版项目于2012年正式启动,2016年结项,历时5个年头。实际上,自2004年起,湖南文艺出版社就开始关注这一出版领域。曾昭来回忆,考虑到《中国民间游戏总汇》的出版价值,在当时国家还没有任何经费支持的情况下,时任湖南文艺出版社社长的刘清华当即拍板,决定投入10多万元启动这一出版项目,彰显了出版人的魄力和文化担当。

谈到民间游戏的保护与传承的必要性,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民俗学专业博士生指导教师、北京市重点学科中央民族大学民俗学学科带头人林继富认为,在当下,中国民间游戏面临失传、消失的危险。一是受“玩物丧志”“业精于勤荒于嬉”等观念的影响,民间游戏在漫长的历史中未得到足够的重视;二是中国民间游戏一直以来缺乏详细的、权威的书面记载,更没有专门的、系统的汇编整理,各领域专家局限于各自领域,未能从全局角度、从文化的高度对中国民间游戏进行系统审视和总结。

“这是一个文化领域的抢救性项目,而且是抢救、保存和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项目。”通过学术上的梳理和论证,林继富教授给予这一项目高度肯定,更加坚定了湖南文艺出版社的出版信心。“在政策和专家的双重支持下,我们开始落实这一项目。”曾昭来说。

于是,5年间,湖南文艺出版社集中力量做了这么一件事:由林继富任《中国民间游戏总汇》总主编,集结国内民俗学、民族学、人类学、教育学和民间文学学者,全面打捞史料,汇集民族民俗文化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首次以百科全书的模式,详细阐述了2000余种民间游戏的产生背景、规则或玩法、历史沿流、民族或地域之间的变异、价值与文化内涵等,出版了这套共计八卷,有1500幅插图,总计450万字的《中国民间游戏总汇》。

既是学术工具书,又是创意书

“《中国民间游戏总汇》听起来官方严肃,但其实,它不仅可以作为工具书,更是一套创意书。”湖南文艺出版社社长曾赛丰说。

《中国民间游戏总汇》以游戏内容为分类基础,分为八卷:棋牌类游戏卷、球类游戏卷、语言文字类游戏卷、角力类游戏卷、表演类游戏卷、跑跳类游戏卷、手工制作类游戏卷、综合类游戏卷。这套学术工具书集结了相关领域的一流专家学者,汇集了最新的学科研究成果,在学术界具有重要的意义,可供广大教育工作者、民族学、民俗学和人类学研究工作者以及高校师生查询、阅读,适合图书馆馆藏。

在曾赛丰看来,《中国民间游戏总汇》既是传统文化领域的一个抢救性项目,也是一次现代化背景下的系统开发与总结。它的出版不仅具有文化保护及积累价值,也有现实的教育价值及较高的产业价值。

“举个例子,电视台的创意人员就很期待这套书的出版,他们可以从中找到新的综艺节目游戏设计的思路,设计游戏的同时宣扬传统文化,一举两得。”曾赛丰说,作为创意书,它可以为创意、教育、旅游、体育、游戏产品开发等行业提供资源和思路,用在教育上,主要体现在对儿童的引导上,有利于儿童教育吸取民间智慧和传统文化精华,用在旅游领域,可以给当地旅游景区提供具备地方特色和民族文化气息的游戏借鉴,用在游戏产品开发领域,可以在开发产品的同时,宣扬中国传统文化,唤起民族共同文化记忆。

集结优秀团队保证出版质量

《中国民间游戏总汇》能获得此次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是专家团队多年奉献、出版团队对出版质量不懈努力的结果。

据曾昭来回忆,在策划出版过程中,一开始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搭建编撰团队、组织编辑力量。细心的读者不难看出,参与《中国民间游戏总汇》的专家团队人数众多,这一点从丛书编委会名单就能略知一二:全书共分为八卷,由8位专家担任主编,每一卷下设一到两位副主编,另外,参与撰写的作者达到30位左右,整个编撰团队达到50人。“这一庞大的专家团队组建起来很不容易。而事实证明,林教授组建的这个专家团队非常有战斗力。”曾昭来说。

从整体的编辑设计理念,到具体的文字定稿、配图质量,涉及每一个出版环节上的细枝末节,都离不开专家和编辑团队之间的默契配合。比如,部分民间游戏流传甚广,在各地有不同称谓,如撞拐又名斗鸡、斗拐、顶拐、斗牛牛等。初稿撰写时,未能准确区分,导致收稿后部分条目重复。此外,随着资料搜集的深入展开,编辑团队发现,一些游戏的玩法随着时间、地区的变化,也有所差异,如卖锁游戏所唱念的歌谣,在山东就有两种完全不同的版本,而初稿撰写时,未能全部涵盖。

“适逢三伏天,酷热难耐,但我们每天工作时长远远超过12小时,部分编撰人员的身体吃不消,但整个团队未因此耽误工作进度。”吕苗莉主要承担《中国民间游戏总汇》统筹及编辑工作,据她回忆,2015年7月,出版社针对上述情况,与总主编协商抽调出部分精干编撰人员,进行集中攻关改稿。全封闭式改稿历时10余天,对书稿做了较大幅度的、有针对性的修改,并补充了遗漏的游戏条目。正是大家争分夺秒的工作状态,保证了集中攻关的效果。“《中国民间游戏总汇》工作涉及人数众多、涉及方面极广、持续时间较长,磨练了我的意志,感谢这段经历。”吕苗莉感慨地说。值得一提的是,未来这一项目的最终成果不仅仅体现为纸质图书,还将以新媒体产品形态呈现出来。

(责任编辑 彭云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