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客户端

长江云公众号

好文 | 曾经的过往,都是厚积

曾经的过往,都是厚积

01

江湖多风波,有人就有纷争。有些博奕看似不占上风,那也并不真的败,只因固守着与人为善,所不想赢了小人。

不想赢,不是真的赢不了。

这与懦弱无关,是不愿在周旋里拉底自己的生命质量。看懂不识破,保持着自己原有的风度,它与智慧相关。

若是赢得小人的伎俩,大概还需要更高一筹的阴谋诡计。纵使可以识破并予以反击,也不必非两败俱伤收场,恰到好处并保持着一定的高度即好。

智者的回击方式,应该是敛冷于眼,裣裙而去。让人撕心裂肺的回击,从来不必歇斯底里的对峙。所有的对峙纷争,无论形式种种,一陷进去就难能清静。

夜,风来。拴系在窗边的纱帘随风悠悠然,动的是风来,走的亦是风去。纱帘也不过应付一番,终归还是静止。至于,风遁走千万里以外的何处,纱帘还是纱帘。

人的来去,都只是过客。真正能撩拨心弦的那些人与事,大概不仅仅是随一番轻风,一番吹动能让你变成了不是你的样子。

不必从风,亦不应雨,浮动的心,岂止于周旋?

恕,难从命。

在岁月里把所有相遇当歌,抵挡着风与雨,深淺里轻轻的走来,一如风采依然。

02

总会在一些事情的末端之上,引起众说纷纭,各抒己见,虽说智者见智,仁者见仁,最后是是非非任凭飞长。

你会发现,看热闹更多的就是围观里外三层的人,哄笑一番,寻尽乐趣,饭后谈资。而这样的人,习惯于扎群议人长短,擅长于引风落石,往往以聪明人的角色高站在审断的高台之上紧系着绝对的正确论证,胡编扭捏事实成是非。

有些话,伤及人心,一辈子将成烙印。

人,伤人,不可恕。有时并不懂伤有多深,更不知道受伤的人或者是因为蒙羞影响一辈子的前程。

不想被伤,也总有被中伤。这就是人群之中的江湖,有些不在台上,不是明枪,而在台下也在暗箭。

所有的纷争概括来说,不是走在山穷水尽处险阻重重就是在人生得意登峰造极时。低处有低处道不尽的苦,高处有高处的说不明的寒。总之,伤害总是在得到与失去之间所防不胜防时趁机而入抑或者是你周围人群的人本身就已经在违背着种种规律。

交友不慎,并不是坏事,也总得在错的交往里伤及了心之后遇上对的人。

所以,人生的逆转顺境,都是在行走的路上。

恕,不远送。

曾经的过往,无论种种,都是厚积。

03

有些话,听听便是,淺笑安然着你的日子。太认真,偏信偏听,真正的伤害,并非全部在于别人给予,而是自己过不了自己,也只因为,听得太认真,丈量太仔细,误入人云亦云之中云雾蒙蒙。 

多么好的人,都会有坏话的风言行语;多么坏的人,也同样会有赞誉的飞传神颂。

更何况,好与坏,是与非,本来就鱼龙混杂, 而真正江湖正道,只数不邪之士。可,纷繁复杂又有多少不邪之士能够从容行世呢?

生活,本来就图个安心足矣,也难免人来人往也有不安好心,狰狞的心性于内善于用慈善于外的面具来伪装。诘谲层出不穷,正因如此,本能的警惕却难安得了这份心。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你得轻饶恕放着,太计较就会伤及心身。

尽管,你已阅人无数,皆知岁月沧桑与人情世故,真正的安然也惟独是那一颗置在尘世间以尝试过千百回又不停止过试探的心。

不论岁月变迁,人之无情,你伤过,痛过,恨过,哭过,悔过,最后生命的丰盈是这些年来这些伤害过你和不如意不顺心的欺负成就了你的精神高度,撑大了你的胸怀。

折损心智的往往不是站在高处审视问题,更多时候人在高处时不胜低处的抨击;即使心身不累,折腾间已让人奄奄一息。

你,所不甘心的不是能有多么高的情怀备受轻薄,应该是你所在的高处与厚重不成正比时的斜倾,尽管图得一时的远瞻,最后,还是重重阻碍遮挡了高处的风云。

有些人与事所触及不到,是人在高处,心已截然冰冻。

人情过于冷,但世间仍旧有温暖。而, 一个人的价值取决于所在的位置,你的心若在冰霜里纠结不休,必然寒冻三尺而不释化;你的心若在暖阳里拥抱光阴,岂不是蓝空明媚中感受人间的暖意?  

《太甲》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什么意思呢?意思是说“天降的灾害还可以躲避,自作的罪孽,逃也逃不了”这句话常常用来说自作自受的意思。

然而,自作孽的人,通常不懂得恕己亦不懂恕人。因为,所有的枷锁与负重,自己给自己拷上。

智慧的人生,从不刻意记过,只有深省与应对。

恕,不败给谁。因为,一直行走在自然的规律里且饶人饶己随遇而安。

恕,放过。且,心宽。

所,心安理得;问,心无愧怍。

来源:清月读微信公众号

(编辑:郭小涵 审核:蒋艳)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