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客户端

长江云公众号

戏码头|这种血性在我们文化中浩气长存!

在湖北卫视《戏码头》的舞台上,我们通过昆曲《醉打山门》、秦腔《黄鹤楼》、楚剧《万里茶道·饮酒》、京剧《智取威虎山》四出大戏,品味了一场场“壶中日月,台上春秋”的传世佳话。

来自江苏省昆剧院的优秀青年演员曹志威,带来了自己的成名作昆曲《醉打山门》选段,他仅以右腿支撑,全身360度原地转圈,脚不离地,手上还要用力挥动拂尘,以难度极高的造型绝技,让全场瞩目。

戏曲评论家、剧作家、高级记者翁思再大赞曹志威的功底,说他把花脸的基础打得非常好,演绎得非常精彩,”这样的戏曲接班人多多益善!“

中国戏剧梅花大奖得主、评剧名家冯玉萍也夸赞曹志威把鲁智深醉了之后的形神,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非常出彩。

文化学者、散文理论先行者肖云儒感慨,曹志威虽然没有喝酒,却将《醉打山门》的状态演得非常好。他说,酒与中国文化、与中国戏曲有着千年以上的联系,为什么?酒,装到杯子里是水,喝到肚子里是火:“曹志威今天给我们的就是美中之醉,醉中之美”!

《剧本》杂志副主编、青年戏剧评论家武丹丹深情赞美,“ 在这个唱段中鲁智深虽然醉了,却是他最自由最清醒的时刻,通过对18个罗汉造型的模拟,来反映他自己的人生向往;而曹志威的艺术生涯也像一杯酒,需要沉淀、需要发酵、更需要时间的馈赠,最后才能成为一杯美酒佳酿。”

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秦腔名家王新仓,为大家带来了《黄鹤楼》选段。他以秦腔的艺术特点,将酒局中“明争暗斗,刀光剑影”进行了戏剧性的创作演绎。

肖云儒感慨到,”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兵事国事“,酒在中国人的文化里面,有一个重要的功能——营造一种特殊的意态的情景和心理场,在这种形式之下,就可以以异于平常的方式干出惊天动地的事情。

武丹丹说到《黄鹤楼》这个故事非常传奇,特别是它戏剧性的结尾:“只说竹节识英雄,能退周瑜百万兵。他最后的令箭藏在竹节里,进退之间生死一线,对于人的智慧的考量,对于戏曲舞台上多种角色行当的一种展现,都是非常好的一个剧目。”

翁思再则想起了关于秦腔的历史,那是两百多年前,第一个到北京红的就是秦腔。您知道吗?秦腔最开始是“琴腔”哦......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何后来京剧学昆曲的表演方法,学秦腔、梆子系统的伴奏方法呢?翁老师有非常精彩的讲述,小戏迷带您去看一看吧:

来自武汉楚剧院优秀青年演员余维刚,为我们带来了新编楚剧《万里茶道·饮酒》选段。他在这折原创经典戏中,以酒抒情,以恨抒情,塑造了人物极致真情和极致爱的崭新艺术意境。

肖云儒笑称自己一看到楚剧就后悔了:“我竟然到了古稀之后才与她相逢,相见恨晚。在余维刚的演出中,恨皎月、恨大漠、恨黄沙,恨浊酒、恨并蒂开的花......他恨不能和爱人在一起,这其实是一种到了极致的爱。他营造了极致的爱,极致的真情和极致的美境,非常好!”

翁思再从楚剧的历史讲起,赞扬楚剧有个非常大的好处:“它从小到大,从弱到强,谁好向谁学,学了京剧的伴奏京胡,又用了汉剧和京剧的行当,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借鉴,成为了一门综合戏剧。楚剧包容性很强,善于学习,善于接受新的东西,这种精神对戏曲发展非常重要。”

来自上海京剧院的优秀青年老生演员蓝天,为大家带来了京剧《智取威虎山》选段,精彩演绎了一位热血激昂的“孤胆英雄”杨子荣。

翁思再对蓝天非常熟悉,赞赏他是“一个非常有希望的明星”。他提起了蓝天从小就爱戏,但是爸爸了解演员的辛苦,心疼他不让他考戏校。蓝天却依旧想尽办法坚持,后来终于打动了父母,考上了戏校,还在短短几年就成为了全国青年比赛的榜首,“所以蓝天就是一个励志的故事,有志者事竟成。”

武丹丹看完觉得蓝天的演出真的有一股英雄气,有在人间驰骋的感觉。《智取威虎山》为什么能够成为经典?正是因为它词曲俱佳,是几代人的集体记忆;它有革命的豪情,舍我其谁;有英雄的热血肝胆,势不可挡;更重要的是,今日痛饮庆功酒,这杯酒留在革命者的血液里,千杯万盏都化作对祖国对人民无尽的深情。

肖云儒说,《红灯记》里的李玉和,临行要喝妈妈的一碗酒;古代的荆轲也是慷慨赴死;杨子荣也有慷慨赴死的精神,不同的就在于,杨子荣要迎接一个马上要到来的胜利,由死向生,慷慨赴死。

肖云儒老师关于“英雄是什么”的激情诠释,令我们热血澎湃:“英雄就是血性,酒就是激昂血性的东西,一个民族一块土地,一个国家多么需要血性,多么需要杨子荣这样的英雄主义精神!”

的确如此,咱们戏曲传承也需要这样的英雄主义精神,愿这种英雄、这种血性在我们的文化中浩气长存!

来源:湖北卫视微信公众号

(编辑:郭小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