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客户端

长江云公众号

了不起的匠人|他修复文物X光都找不到破绽

《了不起的匠人》第二季

提到匠人,大家印象中都是满头白发的样子。《了不起的匠人》第二季播出到现在,大部分确实都是年过六旬的老者。然而今晚《了不起的匠人》中,我们要介绍的第一位匠人是一位80后,如今才32岁。

别看他年纪轻轻,却拥有十余年的文物修复经历,不仅恢复了上百件文物,多次参与国家级博物馆馆藏文物的修复。他修复的碎成47片的商代青铜鼎,连x光都找不到破绽。

这位牛人,他的名字叫刘胄。

刘胄出生在湖南安化的一个文物修复世家。他的父亲刘蔚然也是一位出色的文物修复师,在画画和古文上颇有造诣。对刘胄而言,刘蔚然既是父亲也是师父。

如今,早已出师的刘胄继承了家里留下的“谦吉祥号”,重新挂牌做起了文物修复,并也开始带徒弟,做起了老师。平时生活在长沙,与远在安化的父亲交流变得越来越少了。

自从刘胄经营“谦吉祥号”以来,业务繁忙,事业顺风顺水。送上门来要修复的文物,刘胄几乎没有搞不定的,直到他收到了一张古画。

那是一张朋友的祖先画像,无论是面部还是身体部分都已残败不堪,模糊不清。由于朋友再三委托,刘胄决定挑战一下。刘胄很自信可以修复得很好,只是对于最后一步——“全色”没有把握。他决定打电话问问父亲的意见,没想到父亲非常反对,父亲认为砸了自己招牌是小,没给别人修好是肯定不行的。父亲刘蔚然一直推崇“保护式修复”,反对儿子进行“恢复式修复”。他认为儿子的绘画水平不足以还原古画原来的面貌。

虽然遭到父亲极力反对,刘胄仍然决定试一试。因为就在这之前,刘胄曾帮一位阿婆完成了一个木雕的复原,这个木雕是阿婆的爷爷在世时雕刻的最完美的作品,可惜后来损坏了。当刘胄把复原的木雕像还给阿婆时,阿婆的笑容让刘胄觉得只有让文物恢复最初的面貌,才能让那些寄于器物情感的委托者心里获得一丝慰藉。

对刘胄而言,要完成前面的步骤轻而易举。

从清灰,到干揭裱和湿揭裱将古画分离成碎片,再到将碎片重新拼合成古画并粘贴在新的纸上面,并晾干。最后一步也是最难的一步就是“全色”了。

如果能做好会让古画重新焕发生机,如果做得不好,那将完全改变古画中人的相貌,将是永远的败笔。尝试几次后,刘胄发现,自己的绘画功底确实无法完成最后的“全色”。无奈之下,他决定回老家一趟,请父亲出山,挽救这张古画。

父亲是否会突破自己的观念帮儿子完成古画复原?今晚22:00,《了不起的匠人》将揭开答案。   

中国的漆器制造工艺可以上溯到商周时期。经过长年发展,漆器制造衍生出许多种类,其中存世量最少的一类叫犀皮漆。犀皮漆跟犀牛没有任何关系,而是由于在制作时漆层高低不同,打磨后可显现不同的花纹,加上多用赤、黄、黑三色填入,纹理似犀牛皮的缘故。犀皮漆曾被明代书画家董其昌赞为漆器之首。

然而犀皮漆工艺正濒临失绝!本周六晚22:00,《了不起的匠人》讲述的第二位匠人就是犀皮漆匠人甘而可。

从学徒到徽州漆器髹饰技艺国家级传承人,甘而可坚守了整整四十年,只为了心中的那份期待,让源于中国的漆器重新惊艳世界。

时间回溯到1999年,那时的甘而可45岁,是一位古董商人,生活安逸富足。在此之前,他曾是漆艺厂副厂长。为了做“最好的漆器”,45岁的甘而可关掉了原本收入颇丰的古董店,转身投入犀皮漆工艺的研究与制作。犀皮漆这项事业并不能带来良好的收入,相反需要大量投入时间、精力与财力,而甘而可认定了这条路,就不打算回头。他说“我要做漆器,就要做最好的漆器”。

犀皮漆这项工艺没有样本参考,有的只是书上记载的寥寥数语,甘而可甚至不知道,这条道路能否走通,“选择很重要,就是一路走去,绝不回头”。

安徽犀皮漆不描、不刻、不画,却将变幻莫测的纹理深藏于大漆之中,其中的奥妙就是“打埝”。在胎骨上制作出的凹凸纹理叫做“埝”,打埝是制作犀皮漆的关键步骤。这一个动作看似轻松,却将很多犀皮漆学匠拒之门外。

“打埝”既考验手法,也考验工匠的审美。在“打埝”过程中,需要用很快的速度来进行纹饰造型,埝的高低、形状、走势都决定了最后所呈现出的花纹。

甘而可说:“打埝时要掌握漆的那种流动性,迅速把漆布到点上去,力求胸有成竹,手法跟心法要一致。”

等埝完全干透,就可以刷上不同颜色的色漆,反复涂刷15次,漆层也只有1毫米厚。漆需要反复涂40遍,每刷一遍需要阴干,才能继续下一次。漆在没有完全干透的情况下,绝对不可以刷第二遍。

甘而可制作的犀皮漆光亮照人,没有任何划痕,整个漆器犹如在水中一般,这在之前的漆器中从未有过。而秘诀就在于最后的步骤,漆面抛光。甘而可坚持用手代替工具,进行最后的抛光。他说:“唯有手掌的肌肤与经验能感应漆面推光的温度与频率,方能形成细腻、晶莹的表面质感。”

誓为中国漆器正名的甘而可,用一年时间制作,历经无数次上漆和打磨。最终,所有的美在浴水而出的一刹那呈现和定格。

甘而可说“你今天做不了最好,没关系的,还有明天;明天做不了最好,也没有关系,还有后天,甚至是一辈子。只要你坚持做下去,总有一天,会成为最好的。一生做一件事情,应该可以做好的。”正是有如此精神堪称匠人。

来源:湖北卫视微信公众号

(编辑:郭小涵)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