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云客户端

长江云公众号

空巢青年为何空虚、寂寞、冷?

靳东的角色虽然多金帅气但也是空巢青年。

江疏影出演空巢青年罗玥。

“养蛙”游戏盛行。

热播剧《恋爱先生》创下高收视,也戳中了很多人的心坎,它涉及的“空巢青年”话题引起观众热议。与此同时,最近火爆的养蛙游戏折射出了同样的现实。在大城市中,空巢青年为何空虚、寂寞、冷?和“空巢老人”有什么关系?我们以为,外在的空巢只是表象,只有内心充盈,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恋爱先生》罗玥是典型空巢青年

刚落幕的热播剧《恋爱先生》中,第27集有一段对“空巢青年”的刻画:罗玥(江疏影饰演)辞职之后在家哭了3天,一直没有吃饭,程皓的爸爸,也是罗玥的对门邻居去疯狂敲门,罗玥问他“有事吗?”程父说:“我3天没见你出门了,电视也没声音,看看你是不是还活着呀。”罗玥说:“您什么时候这么爱管闲事了?”程父说:“什么叫我管闲事啊?社会新闻上经常报道,就你们这样的空巢青年,背井离乡独居独宿,真的要是喝水呛死了,洗澡摔死了,十天半月的都没人发现!”程父看到“脱了相”的罗玥,问她被谁欺负了,罗玥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对于这个情节,许多观众表示看得特别揪心,也让大家了解到了一个让人有些心酸的群体——空巢青年。戏里的罗玥就是典型:从比利时回到国内做五星级酒店的行政经理,人生地不熟,没有朋友和很多储蓄,闲暇时间只愿意宅在家里,吃饭主要靠叫外卖,生活并没有很舒适,但还是不愿意将近况告诉妈妈。妈妈来到女儿这里住几天,她又不太适应,赶紧催妈妈回老家,自己重新进入“空巢青年”的模式。

剧中的程皓(靳东饰演)虽然多金帅气,但也是“空巢青年”,下班后喜欢与扫地机器人为伴。最后,男女主角相互表白,决定要正式在一起时,程皓决定卖掉房子,要求和女主角做室友,还说“无人问我粥可温,无人与我立黄昏,有房子又有什么意义呢?反正也没有归属感”。

“空巢青年”不必然等于孤独可悲

影视作品和游戏都在讲“空巢青年”,究竟这个概念的意思是什么?它一般指年龄介于20岁到30岁之间,离开父母亲人到大城市打拼,工作资历不够丰富,并未在职场站稳脚跟,租房居住的单身年轻人。据统计,中国的“空巢青年”已经超过5800万人。对此,知乎上有一条描述得到网友的众多点赞,“留守儿童、空巢青年、空巢老人,可能是我这辈子要体验的三种状态”。

有网友这样描述一个典型的“空巢青年”:“刚到大城市工作不久,居住环境从月租几百元的地下室、城中村到三四千元的一居室,唯一熟悉的室友是喂养的宠物猫、狗,厨房有全套餐具但吃饭主要靠外卖,长时间在手机和电脑之间无缝切换,见得最多的人是外卖小哥和快递小哥。”这样看来,“空巢青年”的真正问题不是独居,而是生活心态上的“宅”和懒。他们不主动拓展社交圈,甚至有些“空巢青年”在网络社交媒体上表现活跃,但实际生活中却有社交障碍。

有人认为,“空巢青年”的休息时间主要用来睡觉、玩手机、玩游戏、看电视、看电影。对此,之前坊间热传的“国际孤独等级表”的表述就更形象了,其中“一个人吃火锅”被排在第五级,不少人大呼“受不了”。

尽管“空巢青年”得到诸多“批评”,也有不少人自嘲,但有人表示不应该大加挞伐,因为这种自由便利的生活“孤单而灿烂”,在年轻人中日益流行。而且,在大多数网友看来,“空巢青年”独自生活并不必然等于孤独、可悲,而是为了梦想而奋斗的必经阶段。

单身消费套餐

让“空巢”更便利

和空巢老人一样,空巢青年也是城市化发展、社会人员快速流动的结果。在许多年轻人看来,自己远离家乡,在外求学深造打拼,为的就是能实现人生理想,这样就不得不离开父母和老家,分隔两地让双方进入相同的“空巢”状态。

同时,作为独生子女,这些年轻人从小在家人的宠爱和期待中成长。他们习惯于家中没有同龄人的生活,而且从小被父母教导要学会独立,而作为父母唯一的依靠,他们默默地承受着无法与人分担的压力。此外,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一代难免很焦虑,焦虑之后更感到迷茫,情绪或许就变得被动和消极。

另外,互联网的蓬勃发展给“空巢青年”不与真实的外界联系提供了条件。借助电子商务和社交媒体,人们足不出户就可以查询到各种信息,并且迅速便捷地买到需要的东西,这让“宅”和自我封闭越来越普遍。越来越多的商家还专门开辟了各种单身消费套餐,甚至有“一人食火锅”,消费者就更不用担心一个人吃不完了。

天天玩养蛙游戏为何不与人交往?

《恋爱先生》对“空巢青年”有生动的反映,近期火爆的一款手机游戏《旅行青蛙》同样折射了这一群体的心态,游戏里沉默寡言、热爱旅行的青蛙成了他们的新宠。

游戏中,青蛙独自吃饭、读书、睡觉、旅行、做手工,和游戏玩家全程没有交流。玩家能做的就是在“庭院”里采摘三叶草“赚钱”,为青蛙准备餐食、整理出发的行囊,然后青蛙会悄悄离开,玩家只能孤独地等它静静归来。偶尔,它会为玩家拍一张照片寄回,让玩家知道它身在何处,甚至还寄来一些“土特产”,带来小惊喜。不过,玩家和青蛙的联系也仅限于此,更多时候玩家见不到它,也不知道它在哪儿。

许多玩家表示,其实“养蛙”等于“养娃”,自己所做的一切和父母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非常相似:推开家门,总会看到餐桌上摆好父母准备好的可口饭菜;离开家乡,奔向远方,日益年迈的父母除了惦念,能做的也只是为孩子整理行囊,多准备些衣物、食物,将这份家的温暖尽力延续得久一点。而父母辛劳半生就是希望多换得一些“三叶草”,让孩子获得更好的物质生活以及更安稳的成长条件。这份长情的付出,这些默默的奉献,是游戏内外并无二致的父母深情。

父母在老家是空巢老人,年轻一代就是游戏中的蛙,就是空巢青年。在一线大城市,年轻人一个人住,每天迎着人潮、挤十几站地铁上班、回家,日常饮食常靠外卖、速食,大部分时间里形单影只。长此以往,空巢青年就渐渐习惯了一个人过日子,也习惯面对激烈的竞争,却无处倾诉艰辛和苦痛的现实生活,对家人也多半“报喜不报忧”。

从这个角度来看,玩家与蛙之间的情感联系恰到好处但又不会过分亲密,不需要耗费很多精力,就能治愈空巢青年的空虚和寂寞。

还有人提出疑问,这些人每天都惦记着打开游戏看看青蛙的动态,为什么不愿意花时间与朋友交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6号